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這麼一想,陳元心中立即通明起來。

老騙子這話必定是專為他留的,目的就是讓他聽了以為自己已經離了廣陽府,從而出城去追,而不再在城內搜尋。

既然如此,那老騙子定然還在城內。

陳元心思活泛開。

隻要還在城內,那就還有機會,隻是該去哪裡找他纔是?

廣陽府雖不甚大,可也有幾萬人口,他又不能再追蹤因果,要從這幾萬人中,找到個能隨時易容的老騙子,真比大海撈針還難。

陳元一邊在城中閒走,一邊思索對策,忽然他心中一動。

老騙子既然選擇留話給齊阿公,必是想到自己若要找他,肯定會去茶館打探,既然如此,他如何會不關注茶館的情況。

陳元今天在茶館一場大鬨,老騙子必然得了訊息,以老騙子的謹慎,知道陳元來尋他,尤其是之前兩次見識到陳元追蹤的神奇,必然不會留在城內等陳元找到他,他多半會選擇出城避難。

既然如此,他可能會往哪邊走?

陳元心中立即有了答案:北門!

老騙子既然營造了自己從南門出城的假象,引得陳元從南門去追,此時若要逃走,自然是尋北門為上,若不然,陳元出南門尋不到,或者意識到自己受了騙反身回來,豈不是正好撞上他。

陳元心中立即霍亮起來,當下決定去北門外埋伏下來,等老騙子自投羅網。

他抬頭四處看看,卻發現自己邊走邊想,信馬由韁的,不知不覺,竟走進了一處死衚衕,他轉身就往外走,轉了幾個彎,眼前就是城中的一條主道,順著主道走到底就是北門。

陳元剛走進主道,卻見前面圍了一群人,吵吵嚷嚷不知在理論些什麼。

他不好熱鬨,不過這群人正攔在去北門的路上,既然順路,他順勢往裡面瞅了兩眼,見人群中一個都頭,領著一隊官兵,正不知在盤問些什麼。

他仔細聽了兩句,似乎是在捉什麼人。

陳元無所謂地搖搖頭,立即就要離開。

都頭身邊有一個五十歲左右,面相質樸老實的男人。

陳元往裡看時,正和這個男人對了眼。

男人先是一愣,隨即變了臉色,指著陳元喊到:“長官,就是他,闖進我家,傷了自家老太爺的就是這人!”

陳元也變了臉色。

孃的,這不是齊家的管家嗎!

那都頭見要追捕的人竟然到了自家面前,立馬招呼手下官兵鎖拿。

陳元心中直罵自己蠢貨,剛闖進彆人家鬨個天翻地覆,竟然不知道換副臉面行走。

不得已,陳元一溜煙閃進旁邊的小衚衕裡,官兵也跟著追了進去。

齊家的事到底是陳元自己的不是,所以他也不好和官兵動強,隻得儘力躲藏,不讓他們抓到就行了。

好在官兵的修為與他相差實在懸殊,若在開闊處,眾目睽睽之下,他無處可藏倒也罷了,既然進了小巷子,他隻是拐了幾個彎,跳了幾次牆,官兵就再也摸不到他蹤影了。

等擺脫了官兵的追捕,陳元這纔回顧四周,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跳到了一戶人家。

看樣子這戶人家十分富裕,奇怪的是,一個兩進的宅子,竟然沒有下人服侍。

陳元心中奇怪,走進了前面的正房,卻忽然怔住了。

臥房中,一個男人被綁在地上,嘴裡被錦帕勒住,見了陳元,男人拚命的點頭向他求救。

陳元連忙過去把他嘴裡錦帕取下,驚奇道:“掌櫃的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竟然是風月茶館的掌櫃。

“小兄弟你認識我?!”

掌櫃的問道:“快救我出去,我必有後報,快,再晚就來不及了!”

陳元心中一動,問道:“掌櫃的,你沒見過我?”

掌櫃見他還在磨蹭,心中大急,正要說話,卻聽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
陳元連忙將錦帕重新勒住掌櫃的嘴,轉頭在室內看了一圈,炕上鋪著一個展開的包袱,裡面有些衣物錢財,似乎在打點行禮。

掌櫃身邊有一個敞開的櫃子,裡面大略有些容身的空處。

陳元來不及思索,縱身跳進去,把櫃門掩好,隻留一條縫可以看到外面景象。

不多時,一個身影從外面走進來,赫然又是一個掌櫃。

假掌櫃走進來,笑道:“真是嚇死我老人家了,還以為官兵找上門了,原來是追捕一個小毛賊。”

“現在的年輕後輩,不知好好鍛鍊本領,隻知做些粗活,實在敗壞行規。”

感歎兩句,

假掌櫃又道:“王掌櫃,叨擾幾日,實在委屈你了,我老人家也是沒辦法,我有個對頭,神出鬼沒,極善追蹤,不得已借你身份遮掩一下,今晚我就要走了,以後你就自在了。”

見王掌櫃眼神似乎有些奇怪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假掌櫃也不在意,繼續笑道:“不過走之前還是要和你借些盤纏,我老侯的家當多半葬送在大火中了,好不容易攢下錢買的宅子,本想用來養老的,結果就這麼沒了,唉,要不說人不能入錯行。”

一邊說著,侯老人走向王掌櫃身邊的櫃子,奇道:“怪了,櫃門怎麼關上了?”

他沒有多心,這種櫃門,隨便一陣風就能給帶上了。

侯老人伸手就要把櫃門打開,裡面藏著王掌櫃不少家當,他還指望靠這些錢去其他地方立足呢。

卻聽王掌櫃呼吸忽然急促起來。

侯老人眉頭皺起來,說道:“老王你何必這麼激動,不過要你些錢而已,又不會給你拿光,你賺錢也賺夠了,幾輩子都花不完,真個吝嗇鬼!”

說著一把將櫃門拉開,卻發現眼前出現一張臉,正直直地盯著他。

“驚不驚喜,意不意外?”

陳元笑道,隨即從櫃子裡跳出來。

侯老人整個呆住了,呼吸急一陣,緩一陣,好像隨時要死過去,好半晌才發出一聲怪叫:“怎麼是你!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!”

邪門了!

他怎麼找來的,他不是出南門了嗎,就算意識到不對,也要過幾天才趕回來吧,就算趕回來,也還要在過幾天才能查到這裡吧,為什麼他會出現在櫃子裡!?

侯老人整個人傻掉了。

陳元很欣慰,說道:“老侯,咱們也是見過幾面的老交情了,何必這麼見外呢,我又不會拿你怎麼樣,這次來找你,隻是想讓你幫個忙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