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剛纔就隱隱覺得不對勁,隻是一時心急,就把這些不對勁的地方給放過去了。

現在想想,不合理的地方可太多了。

如果老騙子真是為了躲他,逃出了廣陽府,那他燒了自家宅子的舉措就是徹底的畫蛇添足,不光無益,反而有害。

把宅子留下,悄悄地離開廣陽府,神不知鬼不覺,哪怕陳元來尋他,見宅中無人,必然要在城中搜尋幾日,這才能想到他已經出城遠去。

可他把宅子燒了,豈不是立即讓人想到他已經不在廣陽府了?

老騙子人機靈的狠,哪裡會做這種傻事,更不用說在城門遇到齊阿公,還和他說什麼外出逃難的事,他要是這麼容易信任彆人,還做什麼老騙子。

想到這裡,陳元心中一動,立即覺得那個所謂齊阿公也可疑起來。

關於老騙子出城的事,都是他說出來的,如果老騙子實未出城,那他能有這麼一番說辭,真相就很清楚了。

再加上,茶館中有客人說起過,這位齊阿公是新進才入的廣陽府。

按說一開始他就該懷疑上齊阿公,隻是聽說他有兩個賢公子,於是心中不自覺把懷疑放下。

可如果齊阿公就是老騙子,以他的易容技術,時而假扮出兩個兒子外出閒逛,難道還有什麼難處不成。

這老東西,真是太油滑了!

陳元心中暗恨,轉身又進城往茶館走去。

走進茶館,陳元四周巡視一遍,卻不見掌櫃身影,他扯過一個夥計,問道:“你家掌櫃呢?”

夥計見煞星又回來了,心中惴惴,忙道:“掌櫃回家去了。”

該死的地主階級,下班這麼早!

陳元問道:“我問你,你可知道齊阿公家住在哪裡?”

夥計道:“就在城東三槐巷子儘頭。”

陳元轉身要走,想了想,又反身回來,從懷裡掏出二兩碎銀子丟給夥計,這才跨步離開茶館。

夥計手裡捧著二兩銀子,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。

潑皮也會發好心了?

陳元問了幾次路,來到三槐巷子,果然見到巷尾有一座堂皇的大宅子,上面一塊匾額,寫著“齊府”兩個燙金大字。

陳元心中冷笑,大踏步闖過去,看門的家丁見他來意不善,連忙上前攔住,被他輕輕一推,跌到一邊。

大門口的動靜傳進裡面,很快又奔出來五七個護衛。

這些護衛手中拿著長棍,見陳元來勢凶猛,呼喝一聲,舉棍劈頭就打。

陳元被老騙子戲耍一番,正心中煩悶,見護衛持棍子打過來,屈指在棍梢一彈。

哢嚓一聲。

棍子前梢斷裂,木片彈飛回來,打在護衛胸口,打得他向後跌過去,在地上打了幾個滾。

眾護衛儘皆駭然。

他們都隻是有幾把力氣,粗通武藝的普通人,平日裡吹起牛來響震天,可都知道自己的水平,眼前這人明顯是開了竅的武者,自己等人和人家比起來,不異於汙泥之於青天,哪裡還敢動手,於是都在旁邊逡巡著,誰也不敢上前,眼看著陳元從大門闖了進去。

齊阿公正在堂屋裡乘涼,忽然聽得家中管家從外面跌跌撞撞奔進來,口裡喊著:“老太爺,禍事了,禍事了!”

齊阿公眼一瞪,怒道:“什麼事,大呼小叫!”

管家道:“外面有個蠻漢打進來了!”

打進來?

齊阿公心中納悶,剛站起來,就見陳元大踏步從外面奔來。

陳元徑直奔到齊阿公面前,仔細打量他半天,心中暗自讚歎。

這老騙子的易容術實在強得不像話!

你看這皮膚的褶皺,老人斑,白頭髮連根都沒半點黑,真是神了!

“老先生,正所謂一回生,兩回熟,咱們也算是老交情了,這麼戲耍我,不應該吧?”

陳元道。

齊阿公摸不著頭腦,問道:“你不是之前茶館的年輕人嗎,為何跑到我家來鬨,我可不欠你什麼錢!”

“還在這裝蒜!”

陳元見他還不肯承認,一步跨到他面前,伸手去扯他的臉皮:“我倒要看看,你這易容術到底有什麼訣竅。”

陳元在齊阿公臉上扯了兩下,整個人呆住了。

真的?!

這不是老騙子?!

低頭再看,隻見齊阿公一張老臉脹得通紅,發出一聲驚天的嚎叫:“還有沒有天理王法了,我老人家活了七十幾年,到老了,被一個年輕後生這麼欺辱!我不活啦!”

陳元連忙跳到一邊,滿臉尷尬。

卻聽外面一片急促的腳步聲傳來,很快,

一個貌美少婦領著許多丫鬟家人匆匆趕來,遠遠就聽少婦焦急問道:“管家,聽說有人打上門來了,老太爺可還安好?”

“大奶奶切不可進去,那賊人凶猛,見了你還不知做出什麼畜牲事呢,你快躲去後院,小人這就叫人去報官! www.uukanshu.com”

隻聽管家說道。

陳元算是明白了,這次真是徹底的烏龍。

眼看著齊阿公坐在椅子上隻是哭,堂屋外,應該是齊阿公兒媳婦的少婦著急地要進來檢視,而管家一邊差人去報官,一邊勉強攔住少婦,不讓她進來。

到處都亂成了一鍋粥。

沒辦法,還是趕緊溜了了事。

陳元一步跳到齊阿公身邊,抓住他的手腕,度一些先天木氣進他體內。

木氣主生髮,於養生和療傷有大用,這些先天木氣,足以讓老人家無病無災多活好些日子了。

做完這些,陳元一晃身出了堂屋。

堂屋外管家,少婦及眾家人全都嚇了一跳,可還沒來得及看清陳元身形相貌,就見他身子一縱,跳出牆外去了。

眾人全都面面相覷,好半天纔想起屋裡還有個老太爺,這才一擁而入,進堂屋檢視去了。

遠離了齊府,陳元這才鬆一口氣。

齊阿公竟然不是老騙子假冒的,這真有些出乎陳元意料之外。

難道齊阿公說的是真的,老騙子真出城去了?

不應該!

陳元立即搖搖頭,否定了這個可能。

茶館裡這些客人根本沒有保密的意識。

老騙子應該能想到,一旦他把自己出城的訊息告訴了齊阿公,就相當於茶館的茶客都知道了。

而一旦有人要尋他,到茶館一打聽,立即就知道他出城的事,他不可能這麼不謹慎,竟然把自己的行蹤泄露出去。

除非…

他是故意泄露的,為的就是讓他知道!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