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看著青兒一臉憤憤不平的樣子,陳元心裡直想笑。

他搖搖頭,笑道:“公主和白家聯姻,眼下看來,似乎已經不可避免,你作為公主的身邊人,多半要跟著公主一起去白家。”

“這些人都是白公子身邊親信,若不然,也不會派他們來找我麻煩,你惡了他們,以後在白公子面前也不好看,豈不是給自己找麻煩?”

“你向來對公主一片忠心,乃至捨身忘己,可是總要給自己留些退路。”

青兒怔住了,她沒想到陳元竟會有這麼一番話。

她自小就和公主生活在一起,公主對她有情有義,可終究主仆有彆,雖然可以於日常生活中護著她,卻從未和她講過這種處事的道理,至於其他人,自然更沒人和她說。

陳元還是第一個像是彼此平等的朋友一樣,站在她的立場上,教她如何自保,如何為自己打算的人。

見青兒安靜下來。

陳元反身回到幾個官兵面前,說道:“青兒姑娘說了,幾位也是心存其主,可見忠貞有加,幾位能儘心以待白公子,相比也能儘心以待公主,所以青兒姑娘不會與各位計較,幾位過後與白公子回話,隻說已經將話傳於陳某知道就是。”

校尉聞言大喜,說道:“多謝青兒姑娘體諒。”

陳元點點頭,回頭看看青兒。

青兒沒有多說什麼,放幾個官兵離開了。

“青兒姑娘,”陳元道:“告辭了。”

青兒道:“也彆叫什麼姑娘了,你就叫咱青兒就行,以後再有什麼姓張姓王的找你麻煩,你就來公主府找咱,咱替你出氣!”

陳元笑道:“好,那就說定了。”

這小姑娘還挺講義氣的。

說完,陳元轉身往遠處奔去。

青兒在原地又站了一會兒,心中莫名有些悵然,最後回顧幾次,反身回了行宮。

陳元徑直去了城隍廟,與曹先生寒暄一陣,提起裝著張大秋屍體的袋子進了陰陽界通道。

等他再從通道出來時,已經到了廣陽府。

廣陽府的那個精通易容術的老騙子,陳元印象很深刻,當初若非可以追蹤因果,他還真捉不住他。

所以在決定要冒充張大秋去神京城時,他第一個想起的就是這個老騙子。

變化神通騙不過法相高手,那是因為變化神通不過是元氣之變化,而法相高手對元氣最為敏感,一眼就能看出其虛幻不實。

可易容術不一樣,隻要技術夠精緻,對方要想發覺,還真不容易。

趁著現在酆都城主還在神京,他有這麼個強力援手,正是入京的好機會。

陳元依舊把張大秋的屍體寄存在城隍廟,自己則變化了容貌,徑直入城去了。

這老騙子在廣陽府有多處巢穴,陳元最先去的是上次他化身侯員外的府邸。

等趕到侯府的時候,陳元整個人呆住了。

哪裡還有什麼侯府,原地隻剩下一片瓦礫和焦土。

這是怎麼回事,老騙子家被人偷了?

不應該啊,那老傢夥最擅長隱藏形跡,彆人可不容易找到他。

侯府既然被燒成一片瓦礫,陳元不得已,隻得轉去老騙子當初假扮乞丐的簡陋居室,卻見那處房屋也已經倒塌。

看倒塌的痕跡,不像是出於自然,反倒像是人為推倒,若非這處居室四周與其他人家緊相連接,陳元估計這裡恐怕也是一片焦土了。

陳元皺起眉頭。

老騙子是被仇家追上門了,又或者是被他嚇到,以為暴露了行蹤,於是自行離開了?

這就有些麻煩了,他現在無法調動元始法相,不能追蹤因果,想找到老騙子可謂難如登天。

他在原地徘徊一陣,想一想去了之前侯員外常光顧的風月茶館。

“掌櫃,”陳元道:“來一壺上好毛尖,再來一些招牌點心。”

掌櫃還是上次的那位,聽陳元吆喝,連忙笑著應承,隨即招呼夥計去備茶和點心。

沒過多久,茶和點心端了上來。

陳元喝了一口,噗的一聲噴了出來。

“什麼破茶,滿口餿味,掌櫃的,你是不是把彆人喝剩下的給我了?”

陳元喊到。

掌櫃的眉頭一皺,感覺事情不太對。

做生意的最擅長察言觀色,他一看就明白,這人恐怕是在找茬。

店中幾個夥計聽到陳元吆喝,都趕過來檢視,聽他說茶水有餿味,立即就要端下去,再換新茶上來,卻被陳元按住,

說道:“怎麼的,把新的換了久的,就算是沒事了?”

“把你們掌櫃的叫來。”

夥計們憤憤不平,茶館中其他客人不明就裡,也都興致勃勃地在一邊圍觀。

掌櫃的見陳元鬨起來了, www.uukanshu.com連忙趕過來,先是把夥計們支走,讓他們各自去招待客人,隨即將圍觀的客人勸開,這才走到陳元面前。

“尊客,對不住了。”

掌櫃賠笑道:“是我們的不是,這點小小謝禮,不成敬意。”

說著從懷裡掏出五兩一塊銀子,遞給陳元,顯然是打算破財免災了。

陳元斜覷了他一眼,說道:“怎麼,打發要飯的?”

掌櫃皺起眉頭,說道:“尊客也不要太過分了,我家的茶水,可謂眾口皆碑,從沒有以次充好的事,更不用說把彆人喝剩下的茶水,再重新給客人的事,江湖上混飯不容易,這五兩銀子就當交個朋友,尊客不要不識好歹!”

“不識好歹?”

陳元提高了聲量吆喝道:“究竟是誰不識好歹,你欠下我一千兩白銀不還,隻靠五兩銀子就想打發我,卻說我不識好歹,我倒也諸位客人給評評理,天下有沒有這般道理?”

茶館中的客人見他沒完沒了,早又圍了過來。

茶館掌櫃眼睛瞪得要飛出來,鬍子都要翹起來,怒道:“誰欠你一千兩銀子了,你不要信口胡說!”

“DC區有一位侯員外,你可認識?”

陳元問道。

掌櫃道:“自然認識,這又怎的?”

陳元道:“那姓侯的前陣子找我借了一千兩銀子,我放貸的時候,他給我出示了明證,那是一張欠條,上面寫著風月茶館欠他三千兩紋銀,我這才願意借錢給他。”

“如果那老東西人不見了,這錢可不就要你來替他還?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