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殺了張大秋,陳元倒有些犯難了。

這人不殺不行,他不像是個會信守承諾的,再加上他行事不擇手段,放他回去,過不了多久,暗衛的那位總管說不定就到他門前了。

可殺了他也有麻煩。

如果他方纔所說屬實,一旦神京得到他死訊,陳元恐怕也會隨之成為暗衛重點懷疑的對象。

陳元盯著張大秋屍體看了一陣,心中有些遺憾。

可惜變化神通瞞不過高手,若不然他就可以頂了這傢夥的身份,去神京把隱患解除,到那時,他死不死,關他陳元屁事。

等一下!

陳元心中忽然一動。

誰說一定要用神通才行?

他心中想起一個人,頓時興奮起來。

隻要找到這個人,問題八成就解決了。

想到這,陳元一把提起張大秋的屍體,動身往雲州府方向奔去。

此時天色已經大亮,提著一具屍體在路上奔走極為惹眼,陳元先是找了一戶農家,留下塊碎銀子,偷出兩隻大口袋,把張大秋的屍身套在裡面,這才繼續趕路。

花了半日功夫,陳元這纔回到雲州府。

他先是去了城隍廟,把屍體暫存在那裡。

曹先生見他提了具屍體過來,詫異道:“陳先生,這是何人?”

陳元笑道:“說起來這位還有些身份,這是個暗衛千戶。”

“張大秋?”

曹先生驚訝道。

陳元好奇道:“曹先生也知道他?”

曹先生笑道:“有高手入雲州府地界,又是神京來人,我城隍廟自然知道,在他甫入城時,我還出面與他接洽過…”

說著他看了看裹在袋子裡的張大秋,歎息道:“不成想,這才十來天工夫,竟然喪身在先生手中,不知是何因由?”

陳元於是將張大秋前來查他身份之事講出來。

曹先生失笑道:“這人真是不知死活,也不想,以先生身份,豈是他能查得?”

“不過,依小神淺陋之見,以先生之神通修為,又何必如此小心翼翼,儘可以大名行走天下,又有何人敢怠慢先生。”

陳元心中苦笑。

那你可高看我了,我有個屁的神通修為,以前還行,現在嘛,還是小心些吧。

他知道,這都是因為之前他輕鬆驚走閻君教道首,這才被人高估了修為,實情如何,真不足為外人道也。

“對了,”曹先生又道:“先生前幾日放在這的那位差人,該當如何處置?”

祂說的是馮捕頭。

陳元幾乎都忘了他了,之前不過是為了不讓高宜和張大秋髮現他變化容貌的事,這才暫時把馮捕頭藏在這,如今連張大秋二人都死了,再藏下他也無用了,於是讓曹先生派遣陰使,自將馮捕頭遣送回城,偷偷放走。

將張大秋屍體留在城隍廟,陳元先是獨自入城,去悅來客棧取了張大秋的行禮,公文和腰牌,隨後轉去城外公主行宮。

公主行宮今日大不比往常,行宮外面立起一座軍營,到處旗幟招展,行宮外面也加強了警戒,陳元猜測這都是白家的人,白總督父子目下應該就在行宮內。

在距離行宮還有近一裡路的時候,陳元就被一隊官兵攔了下來,陳元說要找青兒姑娘,官兵倒也沒有為難,派人進行宮去喊青兒。

沒過多久,青兒跑了出來。

陳元能看出來,青兒的情緒不太好,可見到陳元,她卻高興了不少,笑道:“陳公子,你好厲害啊,怪不得公主往日裡總是稱讚你,你是怎麼讓姓張的和姓高的內訌起來的?”

這是她最想不通的,高宜和張大秋怎麼就互殺起來了?

首先不可能是高宜得罪了張大秋,高宜什麼身份,打死他也不敢絲毫怠慢張大秋,可如果高宜不得罪他,張大秋如今又用得著高宜,他為何要殺了高宜?

青兒真是怎麼想都想不通。

陳元笑道:“山人自有妙計,說出來就不新鮮了。”

青兒白了他一眼,嬌嗔道:“偏你會弄鬼,說吧,這次來找我,又有什麼事?”

陳元道:“張大秋為對付我,陷害我一個朋友在平陽縣坐了牢,如今張大秋逃了,還煩青兒姑娘派人往平陽縣走一趟,讓平陽縣知縣秉公審理,不可冤枉了好人,等案情查明瞭,立即將人放出來吧。”

青兒點頭道:“這個好說,我立馬派人過去,可惜我修為低淺,若不然就把那姓張的也捉住了,也好替你出口氣。”

陳元失笑道:“不敢有勞青兒姑娘,等什麼時候我修為高了,自會把仇給報了。”

青兒讚賞地看著陳元,點頭道:“真好,這纔是好男兒的本色。”

事情已經交代下,陳元不多停留,向青兒告辭離了行宮。

青兒目送他消失在林木中,轉身回了行宮。

陳元正要穿過樹林,返回城隍廟,卻見面前忽然攔了一隊官兵,打頭的校尉喝道:“你就是陳元?”

陳元點點頭,問道:“諸位官人有事?”

校尉答道:“我等是無雙公子座下親兵,受無雙公子差遣,

向你傳句話。”

“請講。”

“無雙公子說了,”校尉道:“雲光公主乃皇室貴胄,一身乃萬機之所繫,不是什麼瑣碎的人事都能勞煩公主的,你以後不要再來了。”

陳元搖頭,笑道:“這種話,還是等白公子以後作得行宮的主了再說吧。”

“放肆!”

校尉喝道。

他身後官兵也全都怒目而視。

在江東省,乃至在整個大周,還沒有人敢這麼對自家公子不敬。

一個小小書生,被除妖司趕出來的小旗,哪來的膽子敢對公子說這種話! www.kanshu.com

“來人!”

校尉叫道:“把他拿下,讓他知道點厲害,不是什麼人都是他能得罪的!”

身後官兵響應一聲,齊刷刷跨步向前,這些人都是久戰的老兵,眼睛一瞪,立即就是寒徹骨的殺氣。

好霸道的白家人!

陳元心中發怒,捏起拳頭就要把這些人打翻。

“住手!”

旁邊傳來一聲斷喝把雙方攔下。

陳元轉頭去看,卻見青兒滿面寒霜,蛾眉倒豎地走過來。

“我就說你們鬼鬼祟祟跟在陳公子身後要做什麼,”青兒道:“原來是要做這等恃強淩弱的勾當,走,跟我去見白公子,我倒要問問他,此地究竟是白家,還是公主行宮!”

眾官兵登時慌了神。

公子托他們給陳元下馬威,動機如何,他們都清楚,不過是公子吃飛醋而已,本就上不得檯面,若是被青兒鬨到公主面前,公子丟臉不說,他們多少落個辦事不力之罪。

那校尉連忙賠笑臉道:“青兒姐姐原諒則個,咱們再不敢了。”

青兒兀自不解氣,說道:“我有什麼好原諒的,你們得罪的是陳公子,向陳公子賠禮!”

校尉忍氣吞聲,陪著笑,說道:“陳公子大人有大量,不與小的們計較,還請勸勸青兒姑娘,切莫讓公主知道。”

陳元把青兒拉到一旁,說道:“多謝青兒解圍,這事就這樣吧。”

青兒不悅道:“你怎麼這般軟塌,好不容易尋到他不是,正該鬨到公主面前,怎麼也要讓他面上不好看才痛快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