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感應到陰陽氣被衝開缺口,張大秋精神一振,低喝一聲,體內元氣運轉,又使了三分力。

如此磅礴的劍氣,凝聚在這麼狹窄的空間裡,激盪起來,發出耀眼的光芒。

陳元也沒想到張大秋劍氣竟然這麼強,連陰陽氣也能斬破,這還是他肉身的力量,若是現出法相,更不知會有什麼境界。

心中想著,他動作並不遲鈍,眼見著劍氣洶湧而至,他伸出手去,抵在陰陽氣的缺口處。

磅礴的劍氣儘數打在他掌心。

如同逆流衝擊頑石,劍氣撞在陳元掌心,隻是激起幾朵氣花,很快就沒了聲息。

陳元翻過掌心看了眼,隻見上面一片殷紅。

他心中有些驚訝。

這張大秋還真有些東西,自從他地煞凝陰術第二重修成後,能撼動他肉身的可不多見。

陳元甩甩手,很快掌心中的殷紅消失不見。

張大秋眼神一凝。

這怎麼可能!

剛纔那一劍,已經是他常態下最強的攻擊,換作他自己,都不確定能不能擋下那一劍,可陳元竟然隨手就接下來,這一劍竟然連對方一點皮肉都不能破開。

這還打個屁啊!

張大秋心中一陣窒息。

他不敢再試探,直接放出了法相,乃是一三十丈左右,渾身如巨石磊成的魔神樣的人物,法相雙眼中有火焰噴出,周身繚繞著黑色濃煙,一眼看去,真有攝魂奪魄的威勢。

與法相相比,陳元的肉身渺小的如同螻蟻。

張大秋顯化了法相,膽氣頓時壯了起來。

法相境比的當然是法相,肉身修為如何,比起法相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他肉身修為比不過陳元,不代表法相就弱,勝負如何,還未可知呢!

張大秋抬起巨掌,徑直向陳元蓋壓下來。

這一掌簡直像救星自天際落下,還在半空中,就已經掀起大風,周圍的大片鬆樹立即偃伏下去。

陳元不等巨掌落下,雙腳猛蹬地面。

地面被炸得翻騰,陳元藉著反衝的力道,整個人向著蓋壓下來的巨掌猛衝過去。

璫的一聲巨響。

陳元和巨掌撞在一塊。

張大秋隻覺一股巨力撞在自己掌心,讓他一陣不穩,踉蹌著後退了幾步,巨大的衝擊力量,讓大地一陣顫動。

陳元也被一掌打得向後飛過去,整個人埋進地下。

他感應一下,發現身上並沒有什麼傷勢,頓時放心下來,體內元氣爆發,從地下跳出來。

此時張大秋已經調整好身形。

他心中大是驚駭,陳元明明還沒有顯化法相,為何竟有這般強勢?

他雙眼中,火焰猛地跳動,緊接著整個天地間到處都生出火焰,隻是幾個呼吸,整個鬆樹林,彷彿已經被大火淹沒。

陳元眉頭微皺。

他立即感覺到,這火併非凡火,若是凡火,不可能這麼容易將樹林引燃。

果然,隨著火勢蔓延過來,陳元立即發現,這些火像是有了生命一樣,死命的要往他身體裡鑽。

陳元自恃地煞凝陰術強力,並不躲避,任由火焰捱到身上,火焰鑽進身體中,隻一瞬,連劍氣都無法損傷的強悍肉身就被火燒得破敗,但下一刻,地煞凝陰術強力的恢複能力運轉,將身體恢複如初,大火的破壞速度,竟比不上地煞凝陰術的修複能力。

眼看著時間已經不早,而且張大秋放出法相,聲勢不小,說不定隨時都可能引起關注,陳元不再留手。

他強頂著火勢,一路橫衝直撞奔到張大秋法相腳下,隨即高高躍起。

張大秋見自身陰火竟然燒不得他,心中早就惴惴,見陳元跳起在半空中,立即揮手把他抓在掌心,隨後用力握去,想把陳元捏死。

卻聽半空中一連串雷聲炸響。

張大秋吃痛,發出一聲嚎叫,定睛看去,卻發現,握住陳元的一隻胳膊已經被炸得粉碎。

陳元身子懸在半空,周身雷光閃耀。

“五雷法!”

張大秋又驚又怕。

卻見陳元周身的雷光忽然瘋狂蔓延開來,彷彿是什麼花朵,把繁密的根鬚紮在空中,而且不斷地向張大秋方向纏繞過去。

終於,天地間煥然大明!

雷霆隻是一閃,張大秋的三十丈法相如同空中泡影,整個破碎開來。

張大秋從半空中重重摔了下來。

眼見著陳元向自己走過來,張大秋徹底慌了。

這是個什麼怪物!

不用顯化法相,光憑肉身施展手段,就能夠輕易擊潰他的法相。

難道他真是法身高人不成?

不管陳元是不是法身,張大秋都明白,

自己根本不可能從他手裡逃脫。

“你不能殺我!”

張大秋叫道:“殺了我,你也不能活!”

陳元在他面前停下來,問道:“為什麼?”

張大秋道:“暗衛的人都知道,我來雲州府是為了調查你,現在我死在這,你逃不了嫌疑!UU看書 uukanshu.com”

陳元嗤笑道:“那可未必,你殺了朝廷命官,畏罪而逃,半途中死於他人之手,不知有多少人想要領這個功去請賞,怎麼都落不到我頭上。”

張大秋冷笑道:“你還是不瞭解我,若沒有把握,我又豈會來雲州府冒險。”

“離京之前,我早就和屬下說好,一旦我在江東省出了什麼差錯,不管明面上我是怎麼死的,必是你搗鬼,到時候就坐實你的嫌疑。”

“隻要你敢殺我,用不了多久,暗衛就會天下張榜捉拿你。”

陳元眉頭微皺,以他對張大秋的瞭解,這像是他能做出來的事。

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種麻煩。

張大秋見陳元似有猶豫之色,連忙道:“隻要你饒了我,以後咱們井水不犯河水,我也不想多一個你這樣的敵人,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再針對你,畢竟,以你的修為,我無論如何沒有把握除掉你,而一旦被你逃掉,死的就隻會是我。”

“這次來雲州府,雖然給你招了些麻煩,可到底沒給你造成什麼損失,大家相安無事豈不是好?”

陳元瞥了他一眼,笑道:“好口才,我都要被你說服了。”

“不過,狗改不了吃屎,你這種人不可能安生下來,與其留著你給自己埋個雷,還是請你上路的好。”

張大秋驚道:“殺了我,暗衛會找上你的!”

陳元笑道:“那就不是你該操心的了!”

說完手中電光一閃,從張大秋眉心直透進去,將他腦子儘數攪亂。

張大秋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