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張大秋之所以一直心中淡定,最大的倚仗就是,雲州府除了雲光公主,沒有人是他的對手,而雲光公主不可能親自出手對付他,這不符合公主的身份。

可此時忽然見了白家的旗幟,他頓時不淡定了。

二品法身的白一然不說,僅說法相頂峰的白無雙就不是他能對付的。

而且這父子倆絕不會顧忌他身後的暗衛,就算出手殺了他,暗衛也沒那個膽子拿這父子倆怎麼樣,不過是打碎了牙齒往肚子裡吞罷了。

張大秋心裡混沌了一陣,立即反應過來。

逃!

趁現在還有機會,趕緊逃,不能等艦隊到面前,到時候可就沒機會了!

想到這,張大秋縱身,化成一道線向遠處飛去,很快消失在夜色中。

青兒沒有出手阻攔。

先不說她以及身邊這幾位女侍衛根本不是張大秋的對手,事實上,見到白家的船隊,青兒比張大秋還受到衝擊。

她沒想到白總督來的這麼快,白總督來了,那公主可就要進京了!

青兒心中悶悶的,一時說不出話來,眼中止不住就要掉淚。

公主走了,以後可就不知還能否回來了。

張大秋上了岸,腳步不停,直接向遠處飛奔去。

他也不回雲州府,直接取道往神京方向走。

這時候回雲州府,不是正被白家堵住嗎,他沒這麼不識時務,反正他此次來雲州府的目的已經達到,回不回去已經無所謂了。

陳元竟然會變化神通,他就算不是那位“陳先生”,也必定和他大有關係。

現在他就要趕回京城,上報總管大人,點齊人馬來捉拿陳元。

與“陳先生”有關的人物,必定是暗衛的首要關注對象,總管大人肯定會親自帶隊,白家父子就由總管大人去應付吧。

而他張大秋,能有此發現,必定憑此平步青雲!

張大秋越想越是精神奮發,腳步也又快了幾分,他半飛半跑,半夜工夫,已經出了雲州府地界,前面就是金蟾府。

金蟾府是白家祖地,幾乎整個府都是白家的,他擔心被白家人攔下,雖說按道理金蟾府白家人不可能這麼早得知他的訊息,可是小心總沒錯。

於是張大秋轉身往旁邊銀昌府跑去,又過了半個時辰,張大秋進了雲州府和銀昌府交界處了一個鬆樹林。

這處鬆樹林綿延幾十裡,向來是兩府客商往來最頭疼的地方,一怕豺狼虎豹,二怕妖魔精怪,三怕強梁盜賊。

以張大秋的修為自然沒有什麼好怕的,此地已經遠離了雲州府,對方就算派人來捉,也早就追之不及,他心下輕鬆,想著此次回京,多半就要晉指揮使,嘿嘿笑了兩聲,找個大樹根坐下來休息。

張大秋坐在大樹根上,從懷裡掏出一個小袋子,裡面是暗衛特製充饑的肉乾,每條肉乾有小拇指長短,隻一條就能抵一天的消耗,是暗衛外在執行任務必備的糧食。

他從小口袋裡拈出一條肉乾,放進嘴裡慢慢嚼起來,卻忽然心中一凜,從大樹根上站起來,看著前面的灌木叢。

一陣颯颯響聲。

灌木叢迤邐遊出來一條水桶粗細,十幾丈長的大蟒,大蟒遊出灌木叢,盤成高高的一堆,凶猛地往張大秋咬過來。

張大秋不驚反喜,笑道:“是你這畜牲,正好加餐。”

說著雙手抱住蛇頭,高高躍起,隻是一甩,十幾丈長一條巨蟒,被甩得渾身節節斷裂。

張大秋用劍給巨蟒斬下一段,剝了皮,生了火,隨即削斷一根樹枝串上,放在火上炙烤起來。

不多時,蛇肉散出誘人的香氣。

張大秋口中津液隻流。

他孃的,真是人逢喜事,老天爺都幫忙,正要發達了,上天都要給他送賀禮來享用享用,那老子可就不客氣了。

想著,他拔劍削下一片肉就要放進嘴裡。

卻聽耳邊傳來一陣笑聲,隨即有人說道:“張大人倒是會受用,明明犯了事,卻不急著逃跑,到吃起來了。”

張大秋吃了一驚,猛回頭,隻見一個年輕人走了出來,這年輕人模樣他早就爛熟於心,可不正是陳元。

張大秋手一振,把劍上的蛇肉甩掉,警惕著四處打量著。

陳元搖頭笑道:“不用看了,隻有我一個。”

張大秋卻並不敢放下警惕,盯著陳元,說道:“高宜是你殺的?”

陳元點點頭。

“你是陳先生?”

陳元笑道:“是不是,

你自己來試試看不就知道了?”

“裝神弄鬼!”

張大秋喝道。

提劍就向陳元刺過來。

他不相信陳元會是陳先生。

從神京來之前,他心中有懷疑,但現在他心中確定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陳元絕不會是那位陳先生本人。

那等人物,哪會陪他玩這些陰謀詭計。

但陳元必定與陳先生有關無疑。

如果是陳先生親自在此,他自然隻能束手就死,以求對方萬一突發慈心,能放他一馬。

可眼前既然不是陳先生當面,隻是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,那他倒要看看對方有幾分本事。

張大秋並未專研劍法,手中佩劍不過隨手拿來用而已,可即便如此,他一旦用起劍來,依舊有不凡的聲勢,森森然劍氣激射,明晃晃劍光閃耀,一時間竟將躍躍欲出的朝陽光芒給壓下去了。

鬆樹林這下子遭了殃,左近的灌樹叢被劍氣的風暴攪得粉碎,許多百年巨樹,生長至此不知經曆了多少雨雪風霜,結果在森然劍氣中,沒能堅持兩個呼吸,就化成了齏粉。

以張大秋為中心,方圓十幾丈範圍,儘被掃蕩成一片空曠,隻餘下陳元,仍舊灑然站在原地,離張大秋隻不到一丈距離,他身上有兩道黑白之氣,氤氳不散,但有劍氣撞在上面,立時撞得破散,化成無害的天地元氣。

張大秋瞳孔一縮。

竟然毫無作用!

他心念一動,四散的劍氣頓時收斂起來,緊緊貼在手中長劍上,隨長劍猛地朝陳元身上刺下去。

這一刺,貼在劍上的劍氣猛然爆發開來,幾乎有泄洪之勢,鋒銳無比的劍氣,聚集在一個點,衝擊在陰陽氣上。

陰陽氣終究是分散著的,一時運轉不及,竟被衝開一個口子。

劍氣從小口中咆哮著衝了進去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