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張大秋往旁邊船上看去,隻見上面站著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,身後是幾名女護衛。

他身為暗衛,對雲光公主的資訊自然掌握了不少,立即認出來,這小姑娘正是雲光公主的貼身女官青兒。

雲光公主的人怎麼會在旁邊?

張大秋電光火石之間一下子明白過來。

嫁禍!

他被人算計了!

從什麼時候開始的?

此時青兒也正興奮,沒想到能看到這麼一出好戲,這個暗衛狗番子竟然和姓高的火拚起來了,不枉她一路躲躲藏藏,甚至幾次換船隱蔽行蹤。

陳元等人一開船她就意識到不對了,那個姓任的分明去和暗衛番子通過氣,為何沒見他上船,她立即知道恐怕是那個番子心中有了警覺,於是不敢跟的太緊,隻遠遠在後吊著,甚至偶爾遠遠超過任家貨船到前面去,然後換船開回來,如此幾次,以蔽行蹤。

張大秋還真被他蒙過去了。

青兒瞧著張大秋,喝問道:“對面船上是誰,快快報上名來,膽敢殺害朝廷命官,快跟我回去見官!”

張大秋此時也明白了,他這是被人給陷害了,這是陳元和公主府佈下的局,方纔在船上的也不是高宜,而是陳元假扮的,就是為了在彆人面前造成他殺了高宜的假象。

明白了事情的底細,張大秋不再慌張,冷聲道:“青兒姑娘未免太小瞧我了,就憑這麼小小計策也想陷害我?”

“方纔在船上的是陳元吧?”

“想要汙我殺人,光憑青兒姑娘一張嘴恐怕還不夠,證據何在,死屍何在?”

青兒道:“呸!什麼叫光憑我一張嘴,這麼多人都看見了,眾目睽睽之下殺了人,還想抵賴不成!”

“錦衛!”

“在!”

後面的一個女侍衛應道。

青兒道:“立即去安排人搜查,務必把高大人屍首找到,咱雲州府雖然是小地方,可高大人畢竟是朝廷的官員,由不得彆人隨意殺戮。”

女侍衛應一聲,身子一縱,踏水上了岸,很快組織了一群漁民去河上打撈。

張大秋看著公主府的人在旁忙碌,心中冷笑,他倒要看看對方怎麼找出個死高宜,如果對方找不出,可就是他發作的時候了!

兩岸漁民沿河搜尋,一連過了近一個時辰,還是沒有發現高宜的蹤影。

青兒著急起來,心想高宜的屍體該不會是被魚給吃了吧,那可大大的不妙,沒有屍體,這個狗番子未必會認賬,她豈不是要落空了。

張大秋在旁嗤笑道:“青兒姑娘,屍首呢,公主府莫不是要汙衊張某?”

聽他連帶上公主府,青兒心中氣急,卻又不知如何回話,喝道:“錦衛,搜的怎麼樣了?!”

錦衛回道:“還在搜查,隻是此處河道寬闊,前面不遠就是大江,江水湍急,順流而下就是東海,恐不易找到。”

青兒峨眉緊蹙,心中悶悶不樂。

張大秋正要諷刺幾句,忽然聽到遠處傳來叫喊聲:“找到了!”

他猛地瞪大了眼。

找到了?

怎麼可能!

青兒小臉一下子放起光來,連聲叫道:“快帶過來!”

很快錦衛將漁人找到的屍體帶到船上。屍體看衣著正是方纔的高宜。

“不可能!”

張大秋失聲道。

隨即縱身一躍,跳到這邊船上。

鏘啷啷!

女侍衛們把手中刀劍拔出,指向張大秋。

“張千戶,你想搶屍體不成?眾目睽睽之下,你就算搶走了屍體,也脫不了罪,我勸你還是早日伏法的好!”

青兒嬌喝道。

張大秋胸中怒氣翻滾,可又無可奈何,若是其他人,他直接殺了了事,還有誰敢說他殺人?

可偏偏眼前是雲光公主最親信的人,根本啥不得,若不然,就算他躲回京城黑獄,暗衛也保不下他。

他強忍著胸中氣,說道:“青兒姑娘,就算要治罪,至少也容我檢視屍體,看是否高大人,之後再做決定不遲。”

青兒擺手讓女侍衛收回刀劍,移步上前,與張大秋一同檢視屍體。

張大秋將屍體泡散的頭髮撩開,露出臉面,果然是高宜不假,胸口一處劍傷,傷口已被水浸得發白,等揭開前襟,小腹部清清楚楚印著一個腳印,正是張大秋將高宜踢下船去的那一腳。

難不成真是我殺了他,方纔在船上的真是高宜?

張大秋一陣失神,卻很快反應過來。

好狠毒!

他明白過來,對方定是早將高宜拘押起來,隻等他動手之後,立即以同樣方式殺死高宜,隨後將屍體就近拋進河裡,等人打撈。

青兒姑娘,下官倒不知,公主府竟然也有如此手段!”

張大秋恨聲道。

青兒不明白他在說什麼,嫌惡道:“自己做了殺人的勾當,反要倒打一耙不成?”

張大秋冷笑兩聲,說道:“青兒姑娘,這一招算是公主府贏了,隻是就憑這就想定我死罪,shu.com卻是癡心妄想,這天下可不是公主府說怎樣就怎樣的!”

他是暗衛千戶,雲州府無人可以審他,必定要送回京城,到時候就不是公主能作主的了。

青兒不高興聽他講話,正要譏諷幾句,讓他明白,公主是天上鳳鳥,如何會和他這等汙濁鷹犬計較,就算是對局,那也是他主子嚴清纔對。

卻忽然被遠處傳來的一聲長鳴打斷。

這聲長鳴威嚴厚重,立即引得船上眾人往河的下遊,大江的方向看去。

隻見黑壓壓一片船艦正從大江駛進清揚河道。

當頭一艘主艦有幾層樓高,巍巍然一座小山壓過來,清揚河中漁船和貨船,相比起來,竟像是小魚蝦遇到了大鯊魚,登時沒了風采。

主艦上立著一支旗杆,夜風中,旗幟舒捲不定,上面明晃晃一個“白”字。

張大秋心神巨震,幾乎握不住手中之劍。

原來他們都是勾連好的!

他像是一下子明白了公主府的算計。

雲州府自然沒人可以審他,但白一然作為江東總督,他可以!

而且白一然是兩品的法身,在他手中,張大秋絕翻不起絲毫風浪。

公主府必是算準了總督海軍於此時返航,於是才約定了今晚在清揚河上相會,就是把他最後的生路斷絕。

怎麼辦?!

張大秋心神亂了起來。

如果落到總督手裡,他再也不能有活命機會,白一然挾大勝之勢,本就威勢無二,再加上他有心討好公主,說不準直接審也不審,立即出手斬殺了他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