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高宜連人帶馬猛衝過來,聲勢之壯,竟有摧枯拉朽之威。

陳元不躲不避,向前跨出一步,伸手按在馬頭上。

駿馬像是撞在一堵高牆上,陳元身形絲毫不動,駿馬卻撞得頸骨斷裂,整個傾跌下來。

高宜早就高高躍起,半空中抽出懷中刀,向陳元劈下來。

陳元反手握住刀刃,長刀再難前進一分。

高宜心中吃了一驚,想要收刀回來,卻發現陳元的手彷彿精鋼鑄成,絲毫動搖不得。

不等他反應過來,陳元的手用力一握,高宜的百鍊鋼刀頓時斷成碎片。

陳元順勢一掌拍過去。

高宜隻覺巨大的掌力迎面撲來,壓得他呼吸為之一滯,緊接著前襟被陳元扯住,隻一扯,把他扯到面前。

“饒命!”

高宜慌亂中隻叫出一聲,隨即後腦被敲了一下,頓時昏了過去。

陳元手提著高宜,分出兩個分身,一個往城隍廟趕去,另一個卻變作高宜模樣,直往任家貨棧而去。

分身一路緊趕慢趕,終於在約定時間之前趕到任家貨棧,遠遠地卻發現貨棧外面圍了不少官兵。

那官兵的頭不顧任大龍阻攔,帶人硬闖進貨棧,隻聽得裡面一陣乒乓亂響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分身心中疑惑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。

眼看約定的時間將近,張大秋說不定馬上就要趕到,若是被這些官兵給打亂計劃,那可就麻煩了。

分身側耳細聽,隻隱隱約約聽到幾個搜查逃犯的字樣。

搜查逃犯?

真就這麼巧麼,早不搜,晚不搜,偏偏在這個時候?

分身在外面圍觀,隻見這些官兵嘴裡嚷著搜尋逃犯,卻隻在貨棧裡一頓打砸,之後並不離開,而是和任大龍隨意糾纏。

任大龍心裡有鬼,正精神不寧,如今見這麼多官兵忽然堵上門來,早就嚇得幾乎背過氣去。

分身心中瞭然,哪裡是搜什麼逃犯,這些人是故意來搗亂的,到底是誰的安排,難道是知道了他的計劃?

分身心中一凜,悄悄地向四處打量過去,忽然在清揚河邊一家茶館臨窗的地方見到個熟悉的身影。

他心中一怔。

是她!

搗什麼亂啊!

分身心中無奈,往茶館走過去。

進到茶館,走上二樓,分身收了變化神通,推門走進包廂。

隻見包廂裡站著幾個女侍衛,臨窗的座位上坐著個俏麗的小丫頭,正興致勃勃看著下面官兵和任大龍糾纏。

聽到開門聲,小丫頭回過頭來,驚喜道:“咦,你怎麼來了?”

分身哭笑不得:“青兒姑娘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青兒得意道:“還不快謝我,之前手下人向我報告,說高宜這廝本來在平陽縣公乾,忽然夜中偷偷返回來見了任大龍,任大龍又去悅來客棧見了暗衛的那個狗賊,所以我就讓人盯著這個任大龍,發現他今天一直在準備什麼東西,又是備船,又是調遣心腹手下,又是往船上佈置什麼山珍海味,我估計著他們肯定有什麼陰謀,所以就和城外軍營中的人打個招呼,調了一隊官兵過來。”

“管他有什麼陰謀,先給他攪黃了再說。”

那還真是謝謝你啊!

陳元心中無奈,卻又有些感動。

他知道,哪怕公主府訊息靈通,也不可能到這種地步,必是因為他之前讓青兒調查任大龍,她記在了心裡,所以一直派人加強對任大龍的監視,才能及時發現他冒充高宜回來見任大龍的事。

又因為擔心他們對陳元不利,所以乾脆調來官兵,打亂“對方”的計劃,卻不成想反而乾擾了陳元的計劃。

陳元道:“多謝青兒姑娘,我正好有事請姑娘幫忙。”

“什麼事,儘管說就是。”

青兒大包大攬道。

陳元道:“下面的官兵,暫且讓他們離開吧,另外,請姑娘與幾位侍衛去清揚河上駕船一遊如何?”

“遊清揚河?這是做什麼?”

青兒疑惑道。

陳元笑道:“不需要做什麼,到時候姑娘自然知道。”

青兒見他神神秘秘的不肯把話說透,氣得牙癢,有心跟他糾纏一陣,又擔心誤了他的事,隻好答應下來,先是派人把官兵叫走,隨後讓人去河上租船,帶著幾個侍衛上了船。

雖然陳元不肯說透,可青兒心中猜測,其中必定與任大龍今天的安排有關,於是不肯讓船遠行,隻在任家貨棧附近轉悠。

……

任家貨棧。

任大龍正急得滿頭是汗,眼見時間就要到了,

高爺和張爺說不準馬上就到,這要是被這些官兵攪亂了計劃,高爺和張爺不能商量出一個應付公主府的對策,那他不就死定了?

任大龍正不知如何是好,他讓人捧了幾盤銀子來孝敬官兵的頭,可是兵頭銀子照收,人卻是半步不肯離開貨棧, www.uukanshu.com氣的任大龍直想罵人。

忽然從外面走過來一個女人,女人對兵頭耳語一陣,兵頭嬉笑道:“兄弟們,看來逃犯不在這,咱們撤啦。”

說著帶兵撤出任家貨棧,片刻間不見了蹤影,任大龍看得目瞪口呆。

不等任大龍鬨明白髮生了什麼事,就見分身所化的高宜走過來。

“高爺你總算來了!”

任大龍像是見了救星。

分身頷首道:“可有什麼事發生?”

任大龍有心把剛纔官兵來查的事說出來,為打發官兵他費了不少銀子,正好可以表表功,又擔心惹得高宜不悅,於是咽口吐沫道:“無事,無事,就等著兩位爺來呢!”

分身滿意地點點頭,走進了貨棧。

很快黃昏到來,天色漸漸暗下來,貨棧裡點上了燈。

張大秋卻始終沒有露面。

分身心中漸漸驚疑起來,問道:“張大爺如何沒來,你可把信交到張大爺手上?”

任大龍道:“這是小人親自辦的,絕沒有半點馬虎,小人把信交到了張爺手上,張爺還讓小的跟高爺傳了話,這事高爺你也知道的啊。”

分身當然知道,隻是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,為何張大秋還沒到,難道是有什麼意外?

“任大龍,”分身吩咐道:“派人去客棧看看,張大人還在不在客棧。”

任大龍連聲應諾,立即派人去客棧檢視。

半天後前去檢視的人回來了,報說張大秋天還沒暗就離開了客棧。

分身眼睛一眯。

天沒黑就離開了?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