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任大龍像是頭上炸了個響雷,一時間七葷八素,什麼都反應不過來了。

公主府怎麼會找上他呢,和公主府比起來,他就像是螞蟻比大象,正常來說,大象連看都看不到螞蟻,怎麼會專門找螞蟻的麻煩。

“怎麼會!”

任大龍驚叫道:“小人對公主府向來恭敬得狠,不敢有絲毫得罪,公主府為何要為難我?”

“還不是陳元的事。”

任大龍這纔想起被公主府請去的陳元,果然還是惹麻煩了。

“高爺,小人可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對付那位陳小爺,現在出了事,你可不能不管我。”

任大龍道。

陳小爺…他孃的,這老東西態度倒是變得快。

陳元心中吐槽。

“我怎麼管你?”

陳元道:“連我也自身難保,哪裡來的本事救你?”

“你該不會以為,我在公主面前竟然會有幾分體面吧?”

任大龍一下子被噎住了。

沒錯啊,高爺在他們眼中當然是得罪不起的大人物,可在公主眼裡又算什麼呢,如今公主府明擺著是為陳元出氣,哪裡會在意高爺體面。

“這可如何是好,這可如何是好。”

任大龍像是沒了頭的蒼蠅,在原地轉來轉去,慌亂地嚷道。

“彆亂轉,讓老子看得心煩。”

陳元“怒”道:“要想脫身,也不是沒有法子。”

“什麼法子?”

陳元道:“為今之計,在雲州府夠份量保下咱們,也願意保下咱們的,隻有一個人。”

任大龍眼巴巴問道:“什麼人?”

“張大秋,張千戶。”

任大龍失望道:“張大人也隻是個千戶,在公主面前恐怕也算不得什麼吧?”

“你個蠢貨!”

陳元罵道:“千戶與千戶也是不一樣的,若是普通官兵,莫說是千戶,就算是指揮使甚至都指揮使,面對公主,也沒幾分面子,全看公主高興。”

“可張大人不同,暗衛的千戶,就是見了各省巡撫,總督,也能分庭抗禮,他此次來雲州府乃是暗查,所以低調從事,切不可小視了他。”

任大龍沒想到那個看上去年紀不大的張大人,竟然有如此威勢,當真是喜從天降,於是說道:“既如此,高爺何不立即去找張大人求情。”

陳元搖頭道:“不可,我現在被人盯上了,行動有人跟隨,好不容易纔甩掉尾巴來找你,若是我去找張大人,太容易暴露,我這裡有一封信,你帶去給張大人,邀他後日黃昏來此處相見。”

說著把高宜用了私印的信交給任大龍。

任大龍忙不迭點頭,向外叫道:“王總管,你快來!”

陳元冷聲道:“怎麼,你還想交給彆人去辦?你自己親自去!”

“對,對,我親自去,我親自去!”

任大龍擦擦頭上的汗,顫顫巍巍離了貨棧。任大龍緊趕慢趕,趕到了張大秋下榻的悅來客棧。

張大秋睡覺淺,聽到有人在房門外呼喚,立即清醒過來,問道:“誰?”

“小人任大龍,受高宜大人吩咐,來找大人議事。”

任大龍?

張大秋略作反應,立即想起任大龍是誰。

這傢夥怎麼來了,還是這麼大半夜,難不成有什麼大事發生。

張大秋本就是和衣而睡,於是起床開門,把任大龍放進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任大龍於是將晚上高宜來找他的事講了一邊,隨後把信件遞給他。

張大秋把信展開。

他受過辨認字跡的訓練,能認出來,上面卻是高宜的字跡,下面用的印也確是高宜的私印,當下心中懷疑去了大半。

“他為什麼不親來見我,反叫你來報信?”

張大秋問道。

任大龍哈著腰,說道:“高爺說他被人跟蹤了,恐怕是公主府的人,擔心被對方知道了,提前有準備,所以遣小人來報信,請張大人後日黃昏務必往鄙處小會。”

“張大人務必發發慈悲,救小人和高爺一命,過後必當感激不儘。”

張大秋心中不屑,若依他本性,如何肯與這兩個卑瑣小人有什麼來往,可眼下還用得著他們,又實在不好不救,於是說道:“我知道了,你回去告訴他,讓他好好做事,其他的事都由本官作主就是。”

任大龍千恩萬謝,出了客棧,回到自家貨棧,把張大秋的話報給陳元知道。

陳元滿意地離開了任家貨棧。

接連奔波了一整天,陳元回到家裡,第二天休息了一整天,隻等約定的時間到來。

第三天,陳元早早出了城,往前走了五六十裡,這是一條狹窄的小山道,兩邊是陡峭的山壁,

以及茂密的樹林。

這是平陽縣往雲州府的必經之路,高宜若想回來,一定是要從這裡走的。

陳元在旁邊石壁上找了個比較平坦的地方坐下來,藏身在樹叢後面,隻等高宜經過。

一天裡,這條路上紛紛擾擾過了幾個商戶,許多流民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直到下午近傍晚的時候。從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,陳元這纔打起精神看過去果然是騎著白馬,一身黑衣的高宜。

高宜一路放馬奔馳,正要經過這個所謂的葫蘆口,卻聽一陣風聲,下一刻,一根巨樹從旁邊山上飛下來,正好攔在他的馬前。

駿馬受到驚嚇,登時人立起來,暴躁地噴著鼻息。

高宜警覺地看向旁邊山壁,問道:“雲州府刑曹參軍高宜行事,什麼人敢攔我?!”

話音剛落,一個熟悉的身影從石壁上探出頭來,高宜心中一驚,怒道:“陳元!”

他心中一陣發涼,陳元竟然在這樣一個險要的地方把他攔下,肯定不會是有什麼好念頭。

張大秋並沒有把自己對陳元身份的推測告訴高宜,要不然他也不敢就這麼跟著張大秋試探陳元,可即便如此,高宜也知道,陳元的身份恐怕大有貓膩,要不然張大秋這等身份,也不需要這麼謹慎。

如今陳元攔在了他面前,還是在這等險要山林中,高宜頓時把心提起來。

“陳元,襲擊朝廷命官可是死罪,你不要自誤!”

高宜厲聲道。

陳元能感受到他聲音中的怯意,笑道:“為犯人開罪,殺人嫁禍,這也都是死罪,高大人也沒少做,怎麼反說起我來了?”

高宜眼神一凝,兩腿一夾馬腹,想要強衝過去。

陳元竟然直接把話挑明,估計是不想收手了,他不想試試陳元的身手,雖然傳說中他並不強,可既然敢獨自攔住他,想必是有把握,他不想冒險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