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離開牢房,稍作思考,趕到縣衙前面,牽了自己的馬要走,卻見高宜又從縣衙裡走了出來。

“陳公子這是要回去了?”

高宜笑道?

“高大人既然學會了秉公執法,我還有什麼可擔心的,自然是回去等候好訊息。”

陳元微諷道。

高宜隻當沒聽出諷刺,說道:“正好,有位大人讓我傳句話。”

有位大人?

陳元道:“請講。”

“那位大人說,”高宜道:“牽連自己朋友送命,這可不是大丈夫所為。”

陳元點頭道:“說得有理,替我謝謝那位大人。”

說罷上馬遠去了。

過了半天,有個小廝從南門處趕過來,向高宜報告道:“大人,陳元已經出城了。”

高宜心中有些惋惜,他還以為陳元會忍不住出手,沒想到他竟然真忍住了,如果他當真不在乎鄭小陸的性命,那反而難辦了。

不過看他專門從雲州府跑到平陽縣,應該不會對鄭小陸視而不見,多半是回雲州府向雲光公主求救,等他發現公主救不了鄭小陸,到時候有他急的。

陳元騎馬出了城,徑直奔出二十裡路,到了城外一處小樹林藏身,一直過了兩個時辰,天色漸晚,這才搖身一變,變作任大龍的模樣,重新上馬奔去前面的驛站,換一匹馬後,重新奔回平陽縣。

此時天色已經大黑了,高宜正在知縣和縣丞陪同下,在酒樓裡玩樂,忽然聽到有縣衙裡的差役趕來通報,說是一位名叫任大龍的來找高宜。

高宜心中納悶,暗道這傢夥怎麼來了?

猜想任大龍此來必定有急事,他立即讓差役把他帶來酒樓。

陳元隨差役上了酒樓包廂,立即見到高宜坐在主位上,兩邊各坐著位濃妝豔抹的姑娘,再下面也是知縣和縣丞。

“不好好在雲州府做事,來這做什麼?”

高宜嗬斥道。

陳元看看兩邊的人,臉上露出著急而又難言的神色。

高宜眉頭微微皺起。

滿屋的人,知縣,縣丞,乃至兩邊陪坐的女人,全都識趣的站起身來,走到外面,房中就隻剩下高宜和陳元。

“說吧,究竟怎麼回事?”

陳元道:“不好了高大人,公主府查到小人身上了!”

高宜心中一驚,面上卻不露聲色,喝道:“彆大驚小怪的,什麼查到你身上了?”

陳元道:“手下有人來報告,說是最近有人到處明察暗訪,來調查小人的情況,小人派人試探,這才發現竟然是公主府的人。”

“公主府的人已經和劉大膽家接觸過了,還問過了當日船上的人,恐怕已經抓到大人的把柄,大人還是早做安排纔是!”

高宜猛地站起來,說道:“這是什麼胡話,怎麼就抓到我的把柄,要抓也是你的把柄,你行事不法,被人抓了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而已!”

“嗐!”陳元氣急道:“大人這時候還和小人說這話,小人若是被抓了,大人難道還跑得了,若不是大人護持,小人焉能逃脫法網。”

高宜沉思起來。

公主府怎麼會無故找上任大龍呢?

他心中出現一個名字,陳元!

好傢夥!

能這麼快就查出來,陳元必定是那天晚上就拜托公主府去調查了,反應當真是神速,他還真小瞧那小子了。

如果是在平日,這倒不算什麼大事,沒有人敢為了一個小小劉家,就拿他這個刑曹參軍怎麼樣。

可公主府若是硬要拿這個做文章,那情況就不一樣了,到時候和他打擂台的就不是劉家,而是公主府,他能打贏公主府?

那才真是見鬼了!

除非…

高宜精神一振,說道:“這件事非同小可,公主府若要為難,咱們兩個誰都活不了,要想脫難,還要靠張大鞦韆戶周旋。”

陳元心中一喜,佯裝為難道:“張大人如何肯為我們出頭?”

“哼!”

高宜冷聲道:“老子在外面替他跑生跑死,他怎麼也要扶老子一把,隻要我死不了,你也就不會有事。”

“你現在就趕回雲州府,把這件事告訴張大人,就說公主府盯上他了,邀他後日去你家貨棧,大家商議如何應對。”

“可大人這邊的公務?”

“這時候了,還管什麼公務。”

高宜氣道:“到時候我偷偷趕回去,等有了處置之法,我再趕回來,你快去!”

陳元唯唯答應,忽又說道:“隻恐小人地位卑賤,張大人不肯信任,還請高大人修書一封,

交由小人帶回去,也好有個憑證。”

高宜點點頭,吩咐酒店拿紙筆,當即修書一封。

他曆來行事謹慎,這是做鬼慣了的習性,擔心留下筆墨證據,反害了自己,因此並不言明具體事項,隻說有緊要事商議,邀請張大秋去任家貨棧一會。UU看書www.kanshu.com

寫完後,蓋上自傢俬印,交給陳元。

陳元歡喜離了酒店,騎上馬就往雲州府趕去。

一路連騎馬帶禦風,隻花了兩個時辰就到了雲州府,他沒有進城,直接趕去城外清揚河碼頭的任家貨棧。

等快到貨棧的時候,他變作了高宜模樣。

貨棧值守的夥計見高宜走過來,連忙滾在地上磕頭。

“高大人怎麼來了,失迎,失迎!”

陳元冷著臉道:“你們家老爺在不在?”

夥計道:“老爺這兩天心緒不寧,都沒來貨棧。”

陳元:“去把他給我叫來。”

夥計不敢怠慢,連忙爬起來,囑咐貨棧裡面的小廝招待陳元,自己則趕往任家通知任大龍。

此時已近半夜,任大龍早就睡下,忽然被人叫起來,心下大是煩躁,正要發作一番,卻聽夥計報說高宜到了貨棧。

任大龍心中一顫。

這大半夜,高宜突然跑到貨棧,急急忙忙叫他過去,肯定是發生了了不得的大事。

任大龍戰戰兢兢穿好衣服,顫顫巍巍被家人小廝抬到貨棧。

“高爺,你老人家怎麼來了,不是去平陽縣公乾了嗎?”

任大龍小心翼翼問道。

陳元冷笑兩聲,罵道:“還不是你這混賬惹的事!”

任大龍滿頭霧水,卻也不敢分辨,隻道:“究竟是何事,還請高爺明示。”

陳元道:“劉家那事,公主府已經查上你了,你可知道?”

公主府?!

任大龍倒吸一口涼氣,幾乎暈厥過去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