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在家呆了三天,公主府來了個女侍衛,說青兒請他去一趟。

他明白,必是上次的事有眉目了,於是跟著女侍衛到了公主府。

因為不是來拜訪公主,所以他沒有進府,隻在門外等候。

在府外大柳樹下玩了一會兒螞蟻,青兒走了出來。

“都多大了,還逗螞蟻,我都不這麼乾了。”

青兒不屑道:“喏,給你。”

說著遞給陳元一包東西,陳元接過來掂了兩下,赫,還真不少。

“多謝青兒姑娘。”

陳元笑道:“殿下可進京了?”

“還沒呢。”

青兒抑鬱道:“不過也快了,聽說白總督在海上打了大勝仗,就要回來了。”

白總督回來了,公主應該也就要進京了。

陳元點點頭,這事兒他也聽說了,沒辦法,這訊息太火爆了,哪怕他每天躲在家裡,隻偶爾外出買些吃的,也會被人灌一耳朵。

大破海寇,永靖海疆,幾百年未有之大功!

整個江東省人人都興高采烈的。

陳元跟青兒告辭,轉回家中,打開卷宗仔細看起來。

資料很詳細,從那位任大龍任老爺出生到現在,事無钜細,但凡能打聽到了,青兒都派人記錄了下來,陳元看得一陣咋舌,平日裡公主府不顯山露水,彷彿隱士一般,沒想到對雲州府掌控這麼強,隻要三五天時間,就能把隨便一個人調查到這麼詳細。

陳元掩卷細思。

雲光公主對雲州府內裡掌控嚴密,外表卻示人以寬鬆,這何嘗不是一種高明偽裝。

連他見過公主兩次之後,也隻覺她是一個灑落溫和之人,事實上,這是否她的一種偽裝呢?

陳元搖搖頭,重新開卷看起來,裡面記載的事多無價值,被他很快略去,但有一件卻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上面講,半年前,任大龍手下發生過一次暴動,幫工們不滿他苛待,於是糾集起來討要說法。

可是鬨事很快平息下來,原因似乎是領頭的一個叫劉大膽的在運貨途中,無意間失足落水,鬨事沒了領頭人,所以平息下去。

陳元立即意識到這裡面有問題,哪裡有這麼巧,忽然就落水溺死了。

果然,上面記載,劉大膽家裡告到了府衙,說任大龍派人害了劉大膽,但是府衙並沒有調查,隻把劉家人打了一頓,匆匆就結了案。

陳元仔細檢視一回,果然,這種案子是不值得知府親自審理的,前知府被陳元打死,新知府上任不久,哪裡有心思處理這種事,負責這件案子的正是刑曹參軍高宜。

看來兩人就是從這裡開始產生交集的。

他能猜到,必是任大龍買通了高宜,讓他草草結案,後來高宜要嫁禍陳元,需要熟人來安排計劃,恰好任大龍又有把柄在他手裡,於是就找上了他。

當然,陳元沒有證據,但是這種事也不需要證據。

他正想著怎麼從這件事插手,把高宜連同他後面的暗衛彆進來,卻忽然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。

陳元開了門,見桃紅正滿臉焦急站在外面。

桃紅紅腫著眼,垂淚道:“陳爺,求求你,救救我家小陸吧!”

陳元臉色一變,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“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哥哥!”

桃紅於是將之前哥哥前來求救之事講出,說道:“小陸當天就跟著哥哥到了平陽縣,可今天忽然有人傳訊息來,說小陸和村裡人發生衝突,失手打死了人,現在已經被關進牢裡,我在這人生地不熟,隻認識陳爺,還請陳爺務必想個法子,救他一救,桃紅做牛做馬,一定報答陳爺的大恩!”

陳元臉色陰沉下來,立即意識到這是高宜和暗衛的手腳。

沒想到對方竟然從這裡下手,還真是防不勝防。

他已經交代過小陸要小心,對方要是在雲州府弄鬼,小陸多半立即能反應過來,可對方偏偏在平陽縣做手腳,利用的又是鄭小陸不得不救之人,而且隻是因勢利導,全沒有人為的痕跡,讓鄭小陸生不起疑心,真是好手段啊。

陳元安撫道:“行了,你彆哭了,我這就去平陽縣看看,小陸不會有事的。”

鄭小陸出事他不好袖手旁觀,更不用說,這本就是由他引起的,有人要借鄭小陸做棋盤和他鬥法,他倒要看看對方有什麼手段。

陳元沒有耽擱,騎上馬,一路到了平陽縣。

離開平陽縣才一年左右,再回來已經彷彿隔世。

他對平陽縣衙是極熟的,

於是直奔大牢而去,想先見鄭小陸問問情況,看是否真是他動手打死了人。

雖然他不太相信這種說法,可總要問清楚經過,纔好下手對治。

來到大牢外面,看管牢房的還是之前縣衙的老人,UU看書 uukanshu.com陳元還與他共事過,正是王二。

“王哥久不見了,近來可好?”

陳元笑問道。

王二滿臉驚喜,說道:“陳爺,你怎麼回來了?”

當初他都是直呼“小元”,可現在陳元已經開了竅,還升去雲州府做官,他可不能再這麼隨便了。

陳元笑道:“有朋友犯了事,我回來探看探看,正要王哥通融。”

王二臉色一變,立即意識到什麼。

“可是前除妖司隊長鄭小陸?”

陳元點點頭。

王二面露難色,說道:“這可不巧,若是陳爺要見彆人,小的二話不說,立即帶陳爺去見,可唯獨這人,上面交代過,誰都不許見,小的若敢自作主張,帶陳爺去見他,不但飯碗不保,恐怕少不得挨幾頓板子,還望陳爺多包含!”

陳元眉頭微皺,問道:“上面哪位老爺交代的?”

王二道:“是二老爺親自吩咐的。”

二老爺?縣丞李雲貴?

這位倒是老相識了。

陳元點點頭,轉身直奔縣衙大門外,縣衙的門房都認得陳元,知道這位是個老爺,還是雲州府裡的老爺,當即不敢怠慢,立即去通報李雲貴。

沒過多久,大門裡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很快,李雲貴從裡面走了出來。

“李大人,好久不見,風采依舊。”

陳元拱手道。

李雲貴也忙還禮,問道:“陳元,聽說你不在除妖司了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他還指望陳元高升後能幫襯幫襯他呢。

陳元搖頭道:“說來話長,這次來是想請李大人幫一個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