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白一然見兒子仍在猶豫,說道:“彆想了,你老子這麼多年什麼陣仗沒見過,嘿,很多人想讓我死,可沒那麼容易,這事不用再議了,倒是你,留在江東省有大任務,切不可懈怠。”

“父親大人請吩咐!”

白無雙道。

白一然道:“這次進京隻我和雲光公主兩個,這應該是她最後的嘗試了,如果不能奏效,恐怕會有大變化。”

白無雙渾身一震,驚道:“父親大人的意思是?”

“沒錯,”白一然點頭道:“嚴清想挾皇帝以鉗製天下,然後潛移默化,將天下轉到他嚴家手裡,哪有這麼便宜的事。”

“雲光這次進京就是想最後勸皇帝主事,如果不能成功,在皇帝和祖宗江山之間,她總要做個選擇。”

“所以,如果此次進京之事無果,接下來恐怕就要大亂了,你留在江東省,好好訓練人馬,我陪雲光進京,如果事情不對,就把她再帶回江東省,咱們也能占個先手。”

白無雙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家父親,沒想到他竟然在做這種打算。

白一然冷哼一聲,說道:“這天下,嚴清窺探得,我就窺探不得?”

“先皇對我白家有恩,隻要天下還在姬姓手裡,我絕不會反,可如果姬姓自己拿不穩,眼看彆人就要接手了,那我也不會客氣。”

白無雙激動得身體一陣戰栗,喝道:“謹遵鈞令,孩兒必定秣馬厲兵,隻待父親大人迴歸!”

“哈哈哈,好!”

白一然道:“走,去雲州府。”

……

從公主行宮回來後,陳元靜下心來,等待青兒把調查到的訊息給他,一邊努力修煉,試著重新凝聚大聖法相,或者“啟用”元始天尊法相,結果全都收效甚微。

陳元也不氣餒,隻是一遍遍嘗試,次數多了,他倒也能感受到兩個法相的變化,他估計,或許要幾個月才能恢複。

陳元杜門謝客,閉關不出,鄭小陸也聽從了陳元的勸告,低調從事,每日除了除妖司的公務,所有時間都在家裡陪娘子和兒子,絕不給彆人機會。

哪知三天後家裡來了個不速之客。

“妹夫,你可一定要救救爹爹,你要是不救他,爹爹可活不下去了!”

來的正是鄭小陸的便宜大舅哥,於小洪。

鄭小陸見到這個大舅哥就心煩,可到底是自家娘子的親哥哥,說的又是老丈人的事,他也不好置氣,緩聲問道:“老爺子怎麼了,大哥這般著急?”

於小洪道:“不知怎的,前日村頭老楊家忽然告上縣衙,說爹爹強占他家田地,下午時候,縣衙就來人把爹爹帶了去。”

“到現在還沒回來呢!”

鄭小陸嫌惡道:“那你們到底有沒有占人家地?”

於小洪氣急道:“哪裡就占他家地了,頂多就有些糾紛。”

哼,有些糾紛!

鄭小陸搖頭道:“大哥咱們明人不說暗話,你和老爺子的性子我也瞭解,這事既然是地鬨出來的,你還是老實把地還給人家,也就瞭解了,犯不著這麼大老遠來找我。”

“我也不想麻煩妹夫。”

於小洪道:“一開始我就想著乾脆還地的好。”

他倒也不再隱瞞。

“畢竟妹夫已經不在平陽縣做官了,咱家總不好再像過去那樣。”

鄭小陸幾乎要氣笑了,什麼叫過去那樣,他孃的,他鄭小陸算什麼官。

隻聽於小洪又道:“可偏偏那幫村民全不念往日舊情,見有人把爹爹告到官府,於是一窩蜂湧上去,全都把自家與咱們的往日仇怨倒出來,知縣大人聽後大怒,先是著人把爹爹打了一頓,隨後就關進牢裡,現在還不知道怎麼著了呢。”

“我本來是不想勞煩妹夫的,隻是妹夫剛升任雲州府,他們就這麼對爹爹,真是不把妹夫放在眼裡,我能忍,可不能替妹夫忍啊!”

“所以我就來了。”

去你的吧,我有什麼不能忍的,我最不能忍的就是你這個鳥人,要不是看娘子份上,早打折你腿,撕爛你嘴了!

鄭小陸心中暗罵,可是又不由得猶豫起來。

這個老丈人他是最清楚的,快七十歲人了,挨一頓打,又關進牢裡,還真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死裡面了。

這倆人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,可畢竟是娘子父兄,難道還真能不救他不成。

鄭小陸正在這裡糟心,就見家中婆子從後院走過來,高聲說道:“老爺,奶奶讓我給你說,你現在既然許身公門,一身就非自己所有,職在雲州府,人卻跑去平陽縣,這不成樣子,再說了,於家是於家,鄭家是鄭家,老爺往日裡待於家已經夠有情面了,

犯不著再跑這一趟。”

於小洪見婆子出來傳話,還以為桃紅是要勸鄭小陸救人,哪知道竟是這麼一番話,當即怒道:“桃紅,你怎麼能說這種話,做人不能忘了根本,他再怎麼著,也是你爹,你怎麼能眼看他身陷牢裡呢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萬一他有個三長兩短,你晚上還睡得著嗎!”

鄭小陸被他吵得心煩,嗬斥道:“彆嚷嚷,像什麼樣子,誰說不救了,你在這老實待著,我這就去衙門告假,等會兒就隨你回去!”

於小洪見他被說動,當即轉怒為笑,不再爭辯,對旁邊的婆子說道:“嬸子給我備些吃食,我跑了這一怒,一粒米也沒沾牙,都快餓死了!”

鄭小陸皺著眉頭對婆子點點腦袋,轉身走出家門,向除妖司告假去了。

等他回來,於小洪也酒足飯飽。

鄭小陸進屋給桃紅告辭,桃紅拉住他的手,擔心道:“彆逞強,你人到了也就算儘心意了,彆給自己招惹麻煩!”

“我省的,你放心。”

鄭小陸說罷,轉身離開屋子,叫上於小洪,一路快馬加鞭到了平陽縣。

鄭小陸不敢耽擱時間,擔心晚一會兒,老丈人就死在牢裡了,於是直接騎馬到了縣衙。

結果剛到縣衙外,就見一群人圍在外面。

這些人他看著有些眼熟,知道都是於家同村的村民,應該是往日被於家欺負的苦主,他往日也聽說過,這兩人藉著他的名頭在村子裡為非作歹,但沒想到竟然這麼嚴重。

見鄭小陸騎馬過來,村民們一窩蜂圍上來吵鬨。

鄭小陸心中有愧,也不好出手趕人,隻好慢慢撥開人群,往縣衙捱過去,結果人湧上來的越多,場面越發亂起來。

忽然有人大叫了一聲:“打死人啦!當官的打死人啦!”

鄭小陸猛地一怔,心裡一沉,暗道不好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