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江東省東面就是汪洋大海。

海中離岸八百裡開外,散落著數不清的島嶼,像是灑在海中的繁星。

在這些島上生活著許多半人半鬼的存在。

據說是因為這些島之間有一個特殊的鬼門,這處鬼門並不固定在某處,而是可以在島嶼間移動,在鬼門離開後,大地上的孔洞就如同傷口癒合般消失不見。

受到鬼門中溢位的幽冥氣沾染,島上的人變成了半人半鬼的怪物。

這些怪物不能離開鬼門太久,因此它們漸漸形成一種天賦,每當鬼門移動,這些怪物都可以提前直覺到,於是也隨之轉移。

因為受幽冥氣沾染,這些怪物天然有一種嗜血的**,於是大周沿海地帶就遭了殃,這些海寇一邊劫掠,一邊殺戮,每年都不知有多少大周子民遭殃。

朝廷早就立誌要根除這些怪物,可以一直不能竟全功,最大的難處就在於海中島嶼繁多,彼此相聚又遼遠,海寇在島嶼間隨著鬼門流竄,誰也不知道它們具體在什麼地方,因此向來隻能防守,卻找不到進攻的點。

江東省金蟾府白家向來是抗擊海寇的主力。

白一然晉升二品法身,升任總督後,一生中大半時間都在海中飄蕩,還真被他找到一個法子來尋到鬼門。

海寇乃受鬼門侵染而成,因此對鬼門有冥冥中的感應,這才能隨鬼門遷移。

於是白家花十幾年苦工,培養了幾百名死士,讓他們分散進入大海中,尋找鬼門,經受鬼門侵染,自變鬼怪。

如此過了幾年,大多數死士都死在大海上,隻有少數幾人成功化成鬼怪,卻發現人一旦化成鬼怪,精神再難自主,開始對鬼門有一種無法抑製的崇拜與維護,哪裡肯再回來效命。

一直到後來,終於有一名死士,因為家人儘被海寇屠戮,依靠著心中的仇恨,終於壓下鬼門的影響,趕了回來,藉著死士對鬼門的感應,白家整頓海軍,揚帆出海,近百艘軍艦浩浩蕩蕩,向鬼門方向圍殺過去。

主艦上,白無雙一身白袍,站在船頭,海風吹著他,衣袖颯颯作響。

白無雙躊躇滿誌盯著眼前黑黲黲的海面和夜空,裡面隱約有鬼魅躍動,卻絲毫不能讓他感到恐懼,卻讓他興奮起來,幾百年來,從未有人能根除海患,而如今他們白家已經站在門口,從此以後,白家的聲威必將更勝一籌,在想到不久後,他和雲光公主就要成婚,白家實在就要到強盛的極點,身為白家子弟,得以生在這等時代,豈能不神思飛揚。

“少將軍,前面探到有大量海寇出沒,對方應該發現咱們了!”

副將報告道。

白無雙笑道:“無妨,咱們包圍已成,它們發現也已經晚了,布好天羅地網,把海寇都逼回鬼門,一個都不要讓他們跑掉!”

“是!”

副將應聲退下。

很快戰船前掛起鐵索天網,這天羅地網是白家特地向酆都城請來的,下到海底,上及天穹,嚴絲合縫,無所逃遁。

這些海寇看著雖有人形,實際上卻是鬼怪,海裡入的,天上飛的,非如此不能將對方掃蕩淨儘。

天網掛起來後,耀眼的金光頓時顯現出一個不斷向中間逼近的包圍圈,這包圍圈最開始有近百裡大小,很快縮小到五六十裡。

這中間就是鬼門所在的島嶼,也是海寇當前的聚集地。

海寇們見巢穴被髮現,心中驚怒,紛紛衝出島嶼,向天網飛來,一時間如同蝗災襲來,遮天蔽日,夜空中儘是它們飛舞時掀起的風聲。

“傳令下去,繼續推進,誰也彆給我掉隊!”

白無雙喊到。

下一刻,戰船開足了力道,速度更快了幾分,向迎面而來的鬼怪衝過去,兩方很快交鋒。

鬼怪群撞上了天網,一時間金光閃耀,天網震盪不止,幾乎要被衝破。

白無雙提起心來,若是天網被衝破,那今天的行動可就徹底失敗了。

鬼怪衝擊一陣,終於力衰下來,不得不後退,天網恢複了平靜,隻是損了幾條船。

白無雙興奮地一拍船舵,大喊道:“推進!推進!”

包圍推進到五十裡,已經接近島嶼的邊緣,裡面到處是飛舞的鬼怪。

這些鬼怪露出真容,一整個臉皮鐵青,骨骼暴起。

船上的兵士都是白家親軍,和海寇打慣了交道,見如此密密麻麻都是鬼怪,也不由得心驚。

鬼怪群中不知什麼地方發出一聲呼哨。

白無雙心中一凜,知道這是海寇首領的號令,這群怪物馬上就要發出第二次衝擊。

他正要下令讓手下將士打起精神,

忽然東方大亮,從海面下升起一輪紅日,頓時將所有黑暗驅散。

紅日升到高空,降下一道天火。

天火降下來,直接洞穿了地表,深埋進地下,很快地表以下全被天火燒融,火熱的熔岩爆發出來,將方圓五十幾裡的一座島嶼整個掀翻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

飛在空中的鬼怪被熔岩當頭蓋下,叫也沒來得及叫一聲,整個化作飛灰,有機靈的提前反應過來,躲進了水裡,不成想海面被熔岩燒熱,落水的鬼怪全被煮得滾熟,隻片刻間,不知幾千、萬海寇,儘被一把火燒得精光。

頭頂紅日漸漸收斂光芒,從空中落了下來,降到主艦上面,竟然是一個寬袍大袖,頭髮花白,但氣勢威猛的老者。

“父親大人!”

白無雙激動行禮道:“今此一役,立不世奇功,數百年來一人而已!”

白一然滿意地點點頭,朗笑道:“如此,我可以放心進京矣!”

白無雙一怔,急道:“何須父親大人親往,由孩兒替父親走一趟足矣。”

白一然搖頭道:“京中那些老狐狸,你應付不來,還是我親自走一趟。”

“可是…”

“怎麼?”白一然道:“你擔心我會栽在神京城?”

白無雙點頭道:“嚴清視父親如眼中釘,一直想除父親而後快,如今父親離了江東省,進入神京,他豈能不生異心。”

白一然傲然道:“放心,除非真武親臨,不然他奈何不得我,就算是真武親臨,哼,又不是沒打過,縱然我敵不過他,全身而退絕無問題。”

白家家傳大日法身,雖然極限是二品,但出了名的霸道,曆來是越級而戰的神功,縱然面對真武,他也不怕。

而且如果真武敢這個時候入神京,那他應該擔心的就不是他白一然,而是現在正坐在神京城隍廟外的酆都城主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