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Advertisements

Advertisements

陳元在家裡略作梳洗,換了一身衣裳,出門往後面走去。

他聽鄭小陸說起過,新家就在他家後面。

陳元走到門口,橐橐敲了兩聲。

開門的是個老婆子,見到陳元,老婆子驚喜道:“陳大爺來啦,快請進!”

老婆子還是當初平陽縣的那個,她在鄭小陸家服侍的久了,彼此都很滿意,因此也跟著來了雲州府。

婆子清楚陳元和自己主家的關係,也不講避諱,直接把他引了進來。

“嬤嬤,是誰來了?”

桃紅在屋裡問道。

“是前面的陳大爺來啦。”

婆子笑道。

桃紅連忙迎出來,笑道:“陳爺來了,跟您請安。”

說著行了個萬福。

她知道,自家男人能有今天,全賴陳元,她自己之所以能贖身出來,也是陳元的功勞,因此她心中感恩,向來對他十分恭敬。

“彆客氣,”陳元擺擺手,說道:“小陸呢?”

“去衙門了,陳爺找他有事?”

“沒事兒,隨便聊聊。”

陳元道。

有人要威脅小陸的事,還是不要告訴她的好,她什麼也做不了,不過是白擔心。

陳元見鄭小陸不在家,無意停留,轉身就要告辭,忽然瞥見桃紅雙眼有些紅腫,似乎是剛哭過的樣子,隨口道:“怎麼,兩人吵架了?”

桃紅不自覺用手帕遮了下眼睛,笑道:“沒有的事。”

“嗐!”

旁邊的婆子介面道:“我們家老爺對娘子那是好的不得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,捧在手裡怕摔著,哪裡會和她吵架,還不是娘子家的老太爺鬨得!”

“嬤嬤!”

桃紅嗬斥道:“和陳爺說這些破事做什麼!”

陳元奇道:“老太爺?沒聽說弟妹家還有什麼人啊?”

婆子道:“還不是看娘子發達了,自己找上門來的。”

“彆說了嬤嬤!”

婆子不服氣地閉上了嘴。

陳元心中明白,搖頭道:“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啊!”

他沒再多問,這種家務事不是他能管的。

陳元離開鄭家,漫步走到除妖司,這是老東家,如今離了職,再走回來還真有些怪異。

門房跟他很熟,沒阻攔他,直接放他進去了。

陳元走去班房,把鄭小陸叫出來。

“老大,找我啥事?”

鄭小陸好奇道。

陳元道:“昨晚的事可能有人惦記上你了,這陣子你多注意。”

“惦記上我?”

鄭小陸奇道:“惦記我乾嘛?”

陳元道:“有人要對付我,但又摸不準我的底細,心中有顧忌,所以想拿你做筏子。”

鄭小陸嚇了一跳,問道:“嚴重不?”

陳元想了想,點頭道:“挺嚴重的,對方是大人物,不過對方也有顧忌,應該不敢直接下手,你彆讓人抓住把柄,再低調些,短期內應該不至於有什麼問題。”

這裡畢竟是雲州府,雲光公主又回來了,對方要是直接不顧及體面來硬的,被公主抓住把柄,公主完全可以直接出手擊殺,或者把對方驅逐出去。

那個暗衛番子之所以隻能小打小鬨來試探他,一方面固然是顧忌他可能是陳先生,不敢太強硬,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受公主壓製,不敢太放肆。

“那長期呢?”

鄭小陸提心吊膽。

陳元笑道:“沒有長期,隻要你最近沒事,我會把事情解決的。”

鄭小陸放心了,保證道:“老大放心,我行的正,走得直,不做虧心事,沒有把柄讓彆人抓,接下來我連青樓也不去,每天除了衙門,我就在家待著。”

那可真是大好事,暗衛番子也是大好人。

陳元心中吐槽。

既然囑托了鄭小陸,陳元沒多停留,擔心撞見金羽凡麻煩,很快就離了除妖司。

接下來就要想想怎麼應對,對方既然給他這麼個大禮,不回報一下似乎不太好。

陳元想了想,往城外走去。

剛走到城門口,就見一個騎士,騎著匹高頭大馬正往外趕,竟然是高宜。

“陳公子,昨晚得罪了。”

高宜在馬上拱手道。

“哪裡哪裡。”

陳元笑道:“高參軍也是公事公辦,怎麼,要不要我再隨參軍去一趟衙門?”

高宜笑道:“陳公子說笑了,昨天隻是個誤會,那姓任的已經撤了狀子,自己回家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陳元道:“高參軍這是?”

高宜道:“出城有公事要辦,就不打擾陳公子了,告辭。”

說完一扯韁繩,胯下駿馬躥了出去。

陳元若有所思地看著高宜消失在驛道儘頭。

這個時候外出辦事?

他心中閃過些念頭,卻又不明所以,沒有深究,他出了城,向公主行宮走去。

到了行宮外面,陳元請侍衛通報青兒知道,很快青兒閃身出來。

“你怎麼又來了。”

青兒不高興道,

她還沒忘了昨晚的事,滿懷希望拜托他勸勸公主,結果他就那麼應付了事。

陳元一看就明白她什麼心思,笑道:“青兒姑娘還為昨天的事生氣?”

“哼!”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公主做事自有主見,而且她冰雪聰明,咱們和她相處,開誠佈公就好,耍小心思反惹她笑,你說是不是?”

青兒知道他說得有理,而且又聽他讚公主冰雪聰明,www.kanshu.com心中的氣消了大半,說道:“你是來見公主的?直接進去就好,公主早說了,以後你來見她,不用通報的。”

陳元笑道:“不,我是來找青兒姑孃的。”

“找我做什麼?”

青兒奇道。

陳元道:“想請你幫我查一個人。”

於是將昨日的任大爺描述給青兒,清揚河邊有貨棧,又有體貌姓名,很容易能查到身份。

高宜和暗衛番子既然找他來陷害陳元,說明這人和高宜必定早就有聯絡,甚至是見不得人的聯絡,不可能是隨便找來的人。

能查到這個人,說不定能順藤摸瓜,抓到些有用的東西。

“哼,”青兒道:“現在知道用著我了,不查!”

求我啊,快求我啊!

“怎麼,查不出來?”

陳元道。

青兒驕傲道:“公主府在雲州府根基深厚,想查什麼查不到!”

“既然可以查到,那青兒姑娘何不幫我個忙。”

陳元笑道。

“你讓我查我就查,我又不是你的丫鬟。”

青兒不情願道。

求求我不就好了…

陳元笑道:“你可想好了,公主昨晚可是把你托孤給我了,我以後就算是你半個父兄,等公主走了,你可要聽我管教的。”

“呸!呸!”

青兒怒道:“什麼鬼托孤,誰要聽你管教,快走吧!”

頓一頓,又道:“快則兩天,慢則四五天,一定給你結果。”

陳元拱手道:“多謝青兒姑娘。”

青兒高昂著頭,轉身跑進行宮裡去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
上一章
返回目錄
下一章

Advertisements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