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張大秋想了想,點頭道:“不無可能。”

高宜道:“既然公主插手了,咱們還要對付陳元嗎?”

他是沒想到陳元在雲光公主眼中份量竟然有這麼重,雖然他很想討好眼前的暗衛大人,可也知道在雲州府誰更強勢,除非他以後都不想在雲州府混了,否則公主是得罪不的的。

張大秋笑道:“為什麼不,除非公主親自出手,若不然沒有人能奈何我,公主想必是不滿本官來了雲州府卻不曾拜會,這纔派人前來敲打,不用管她,咱們繼續做自己的事。”

高宜聽他用一個“咱”字把自己也包含進來了,一時間心花怒放,說道:“有大人這話,下官就放心了,下官倒有個法子,不知可行不可行。”

“說來聽聽。”

高宜道:“下官聽大人說要從鄭小陸入手,逼陳元露出馬腳,於是夜來苦思冥想,還真被下官想出一個法子。”

“彆廢話,直接說!”

高宜躬一躬身,說道:“那鄭小陸在平陽縣還有個老丈人,可以做些文章。”

“嗯?”

張大秋疑惑道:“鄭小陸的娘子不是個窯姐麼,沒聽說有什麼丈人。”

“本來是沒有的。”

高宜解釋道:“鄭小陸的娘子桃紅,自小被賣進妓院調教,這麼多年過去,早和家裡斷了聯絡,因此贖身以後,專心照顧自家男人,從沒想去尋親。”

“可偏偏他老子和親哥哥都還在,而且不知怎麼聽說自己姑娘做了‘官太太’。”

說到官太太,高宜嘿嘿笑了兩聲。

張大秋也不屑地哼了一聲。

在他們這樣的人看來,一個區區地方除妖司隊長,甚至是除妖司小旗,這哪裡算得上官,偏鄉裡人無知,但凡手下管了幾個人,也就被認為是官了,真是好笑。

後面的事張大秋已經能猜到了。

果然,隻聽高宜繼續道:“於是這位於翁和於大哥就找上門去,好說歹說硬要認下這門親,桃紅娘子倒也硬氣,你又沒養我,還拿我的賣身錢做了買賣,這些年過得也算不錯,生身之恩我已經還了,大家何必再聯絡。”

張大秋點點頭,心想是這個道理,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,對方應該不會還不知趣吧。

“接下來呢,那於家翁可知難而退了?”

“知難而退?”

高宜冷笑道:“不要說大人身為天上的神鳥不知凡鳥之卑瑣,就連下官這等小人物,見慣了人間的冷暖,也想不到竟會有這等事。”

張大秋這下子來了興致:“怎麼說?”

高宜道:“那於家父子見桃紅不肯認親,哪裡肯善罷甘心,心裡想著,父女,兄妹之情你不認,難道母女之情你也不顧嗎?”

“桃紅的孃親已經死了七八年了,結果被這兩父子從墳裡刨出來,雇人抬著棺材在鄭小陸家門外哭。”

“桃紅自小和孃親最親,這如何受得了,不得已,隻好同意陪著父親和哥哥,回去給母親安葬,這一去可再也甩不掉了。”

“從那以後,這對父子隔三差五來城裡看看,他們倒也不鬨事,也不要東西,隻是每次從城裡回去,總要宣揚一番自己的官女婿,漸漸地竟然成了村裡一霸。”

“這不,前陣子在村子裡和彆人因為土地發生了糾紛,這陣子一直在打官司呢。”

“隻要小人略施些手段,讓平陽縣把這於家老翁找個由頭關進牢裡,不愁這鄭小陸不回去救援,到時候鄭小陸和於家的對頭髮生糾紛,亂起來死個把人可太正常了,咱們就可以坐實他殺人的罪名,那時候,怎麼處置他,可全在咱們的心意了,那陳元若是不想鄭小陸死,說不得隻好暴露些什麼。”

張大秋眼睛一亮,對高宜倒是刮目相看起來。

這人品質雖然卑瑣,倒真是個可用的人。

“隻是這個計劃有個漏洞,可能需要大人給補上。”

“你說。”

高宜道:“鄭小陸被抓,陳元必會求公主救援,平陽縣令不敢違抗公主旨意,說不定就把他給放了,到時候還望大人出面,替小人抗一抗。”

他知道,張大秋身為暗衛千戶官,本身是沒資格抗衡公主的,可暗衛向來直屬嚴清,代表的是嚴清的權威,隨便一個最小的暗衛番子下到各省,連巡撫都不敢輕易得罪,怕他們在嚴清面前給下眼藥。

藉著嚴清的威風,張大秋倒是可以和公主掰掰手腕,

最不濟能讓平陽縣有所顧忌,隻要平陽縣不敢放人,計劃就能繼續下去了。

張大秋笑道:“你放手施為就好。”

……

雲州府城隍廟。

城隍曹先生看著陳元手中提著一個身穿皂衣的漢子走進來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疑惑道:“陳先生,你這是?”

陳元笑道:“曹先生,這個人勞煩先寄存在這。”

曹先生低頭看去,見那人頭上蒙著黑袋子,直挺挺被陳元提在手裡,顯然已經昏死過去。

“這位是?”

陳元道:“知府衙門裡的馮捕頭。”

曹先生奇道:“小小捕頭而已,先生捉他做甚?”

陳元搖頭道:“也沒什麼大事,剛借了他的身份行事,不想被人揭破,勞你派人看管幾日,不要讓他知道這是在城隍廟就好。”

如果被那暗衛番子知道晚上去悅來客棧的不是馮捕頭本人,他可能會猜出陳元會變化容貌,到時候再結合“陳先生”變化容貌的事,他的身份可就昭然若揭了。

所以陳元乾脆把馮捕頭捉走,一方面可以為自己遮掩,另一方面也可以誤導對方的思路。

把馮捕頭安置在城隍廟,陳元變化了容貌,獨自進了城,回到家裡,兩個分身早就已經在家等候了。

從公主行宮出來,他立即就意識到有人在旁監視,於是化出一個分身,隨著公主府的馬車回家,自己卻悄悄地遁走辦事。

把分身收回來,陳元想一想昨晚的事,眉頭皺起來。

對方打算從鄭小陸入手,這點有些難辦,隻有千日做賊,沒有千日防賊,誰知道對方打算怎麼對付鄭小陸。

沒辦法,隻好提醒他這陣子多多防備,不要被人抓到機會。

至於其他的,隻有看他自己了,最好早日把那人送走,這才乾淨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