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為什麼不可能?”

陳元緊盯著雲光公主,問道。

雲光道:“皇兄或許性子軟了些,勸他出來主事成敗難料,但他萬不至於陷害於我,把祖宗江山儘付於他人之手。”

陳元見她語氣堅定,顯然對皇帝有信心,相信他不至於被嚴清挾製到這種程度,竟然會幫著嚴清囚禁她這個皇妹,於是識趣地閉上嘴。

他也不想這麼去想,可是趙道玄既然敢玩這麼一出打草驚蛇,想讓所有心懷異誌的人暴露出來,然後一網打儘,必定有所依憑。

他自己的絕世修為是一點,但光靠武力是不夠的,畢竟他不能單靠殺來統治,想來想去,最大的可能,他們已經把皇帝拿下。

皇帝也許還沒死,但想必已經徹底失去和他們對抗的勇氣,於是聽憑對方擺佈。

“這世上一切都有可能。”

陳元模棱兩可地說了一句。

雲光公主沉默下來。

她縱然曾經有過天真念頭,可這麼多年來支援局面,這種天真也早就打消了,縱然再怎麼信得過皇帝,心裡也必然要考慮,如果陳元說對了該怎麼辦。

還能怎麼辦?

雲光心中一陣無力。

她現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皇兄能站出來,凝聚皇室之心,也讓天下心向皇室的士人有所想往,不至於風流雲散,要是皇兄先已經放棄了,她還能有什麼辦法。

不過這並沒有打消她進京的念頭。

先不說陳元所說未必屬實,就算他說得都對,她也必須走這一趟,如果不成功,那倒不如陪著大周朝就這麼去了吧。

會客廳裡一時有些沉靜。

嘶嘶!

陳元聽到雲光公主背後有些動靜,他抬頭看去,見青兒正對他打手勢,使眼色,立即反應過來,說道:“對了,還有一事,殿下,方纔來的路上,青兒姑娘讓我勸殿下能帶她一起上京,不要把她自己留在雲州府。”

青兒目瞪口呆地看著陳元。

都說了讓你旁敲側擊勸,彆把我帶進來,你就是這麼旁敲側擊的嗎!

雲光公主好氣又好笑地看了青兒一眼,說道:“你倒是會想辦法,居然找先生來做說客,不過先生說了也沒用,這次隻有我和白總督兩人進京,彆人誰也不能去,你好好在這裡等我回來。”

“如果你回不來呢?!”

青兒脫口道。

顯然她很清楚公主進京的危險性。

雲光公主沒有回她,反而轉向陳元,鄭重說道:“先生,青兒年少無知,又性子跳脫,等我走後,還請先生看我薄面,照拂一二。”

這是在托孤嗎?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殿下放心,青兒姑娘對我也頗照顧,我義不容辭。”

青兒不開心地看看公主,明白她主意已定,不容更改,沒敢再說什麼。

陳元沒多做停留,起身行禮後,在青兒帶領下往外走去。

剛走出會客廳,就見外面闖過來一個明媚俏麗的姑娘,竟然是姬瀟瀟。

陳元心裡一跳,連忙微微低下頭,唯恐她認出自己。

姬瀟瀟奇怪地看看陳元,對青兒道:“皇姑姑這麼晚還會客?”

青兒沒精打采,說道:“是啊,殿下就在裡面,你自己去見她吧。”

說著帶陳元繼續往外走。

姬瀟瀟疑惑地看著陳元的背影,總覺得這人似乎有些熟悉,可想一想,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。

她搖搖頭不再多想,轉身進了會客室。

陳元見她沒有多想,心裡頓時鬆了口氣,暗道自己多心,當時他已經變化了容貌,小姑娘能認出來纔怪。

“皇姑姑,我的畫終於作成了!”

剛進門,姬瀟瀟立即大呼小叫起來。

“什麼畫?”

雲光捏著她小臉把她扯過來,嗔怪道:“這些日子白天晚上的看不到你人,原來是畫什麼畫去了!”

姬瀟瀟道:“就是陳先生的畫啊,不是和姑姑你說過了?”

雲光公主奇道:“溫玉明大師不是早給你畫好了?”

姬瀟瀟不屑道:“那老頭子不行,整天價和我說什麼重神不重形,神我是沒看出來,形嘛,嘿,我是要人拿著畫去找人的,他畫的那東西,連他孃親都認不出來吧!”

“瀟瀟!”

雲光不悅道:“不許對溫玉明大師不敬,他好歹是你先生。”

“哦…”

姬瀟瀟委屈道:“後來我就想,連溫大師都不行,彆人更沒戲,倒不如我自己來,所以就自己想法畫了一副,姑姑你看!”

說著興致勃勃把自己手裡的畫卷展開。

雲光公主眼前一亮,隻見畫中是一個面相普通,但氣質悠然的年輕人,與之前在酆都城所見的陳先生還真有幾分形似。

她伸出手指在畫上輕輕拂過,等收回來時,卻見手指上沾了些黑色粉末。 www.uukanshu.com

雲光好奇道:“這是用什麼畫的?”

姬瀟瀟道:“木炭!”

“木炭?”

“沒錯,”姬瀟瀟自豪道:“這是我自己領會了一種畫法,不求所謂神似,偏求形似。”

雲光笑道:“確實有三四分形似。”

“三四分還是太少了,我想做到十分!”

姬瀟瀟道:“這些天我一直畫一直想,我對人體的骨骼筋肉,瞭解還是太淺薄,所以畫技隻能至於描摹一個輪廓,而不能入於精微,僅能得個三四成形似。我決定明天起去找老練的仵作請教,少則三兩月,多則半年,必定大大改觀!”

雲光好笑道:“就算你畫得十成像又如何,陳先生當日變化了容貌,你就算把當日容貌臨摹下來,也不可能找到他。”

“這我也想過了。”

姬瀟瀟道:“我想,人總不能想出他從沒見過的東西,所以陳先生縱然要變化容貌,很可能借鑒過他身邊某人的容貌,或者是某些人容貌的集合。”

“我的畫雖然不能直接找到陳先生,卻有可能找到他身邊的人,到時候再想找到陳先生還會難嗎?”

“一旦找到他,我就求他幫幫皇姑姑。”

“姑姑你這些年獨立支撐,對手又是嚴清這種奸狐狸,和趙道玄這等當世巔峰,連我都為姑姑心疼。”

聽她這麼說,雲光公主心中熨帖,她將姬瀟瀟拉到身邊,把她輕輕摟在懷裡,柔聲說道:“就算找到陳先生,人家又憑什麼幫咱們,彆人是靠不得的,咱們還得自救啊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