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平陽縣衙,縣丞官署。

王中成看著林英豪遞上來的文書,臉色有些難看。

林英豪竟然要提拔陳元做小隊長,這意味著什麼,他可太清楚了。

那小子竟然打通竅穴了!

當初他把陳元調去除妖司,不過是想著,這小子身上沒有半點修為,到了除妖司,過不了兩個月也就死了。

不成想,這才半年,他不僅沒死,反而打通了竅穴。

一個竅穴的修為不算什麼,對他完全沒有威脅。

可陳元既然已經入了門,誰知道以後會不會一步步提升上來,甚至超過他去呢。

不行,不能再等下去了,必須儘快把他除掉。

王中成想了半晌,對外面叫道:“來人,把盧師爺給我叫來。”

盧師爺名盧豐光,是王中成同鄉的一個秀才,當初是走了王中成的門路,這才進了縣衙當差。

因此在縣衙中,盧豐光對王中成最為恭敬,可稱死黨。

很快,盧豐光半彎著身子擠進門來。

“老爺有何吩咐?”

盧豐光習慣性地低垂著頭,一雙三角眼斜斜地向上去看王中成。

他對王中成也向來稱呼老爺,而不是慣常的二老爺。

用他自己的話來說,縣衙裡有兩位老爺,要同樣敬著。

“剛纔林英豪給我發來文書,說要提拔陳元做除妖司小隊長。”

“哦?”

盧豐光說了個哦字,好像說了些什麼,實際上什麼也沒表示。

他還不知道王中成是什麼心思,不好太早發表意見。

王中成也不在意,繼續說道:“我之前和陳元有些過節,明天晚上想宴請他,到時候你來作陪。”

盧豐光讚歎道:“老爺寬宏大量,實在讓晚生欽佩,那小子若不感恩戴德,良心真是被狗吃了。”

王中成聽罷,臉上現出冷笑,說道:“明日晚宴中,那小子色膽包天,意圖非禮春桃,春桃羞憤自儘,老爺我憤而出手,打死了那小子。”

“豐光,這可都是你親眼所見。”

盧豐光已經駭得長大了嘴。

他常去王中成府上走動,自然知道那個春桃就是前天想自縊,最後被就回來的小妾。

可是陳元要非禮春桃,這是從何說起啊。

忽然他一個激靈,回過神來,心中暗罵自己糊塗,這分明是老爺設下的毒計,想強殺了陳元,然後讓自己給做個偽證,哪有什麼道理可講。

眼見王中成正嚴厲地看著自己,盧豐光乾澀道:“恐怕外人不信服。”

陳元好好的,居然跑到縣丞府上非禮小妾,這說出去誰信啊。

“由不得他們不信服,”王中成道:“當初那賤婢和她的死鬼爹就是那小子放走的,若是他們兩個沒有私情,那小子怎麼可能會冒險把他二人放走。”

“明日那小子來我府上赴宴,見到春桃後,重新燃起舊情,因此想要求歡。”

“可惜春桃已經嫁作人婦,做不出這等醜事,最後咬舌自儘。”

“這番說辭可令人信服?”

盧豐光聽得冷汗直流,他早就知道縣丞心思毒辣,可直到今日才真正見識到。

他不僅要殺人,還要誅心啊!

“豐光,你可彆讓我失望啊。”

盧豐光身體一震,忙道:“老爺放心,小的一切惟老爺馬首是瞻,陳元這賊子辱人小妾,死有餘辜!”

王中成滿意地笑道:“很好,這份任命文書我已經蓋了印,你送去除妖司,順便替我向陳元道喜,然後約他後日來赴宴。”

他沒有在文書上做文章,反正陳元馬上就要死了,不需要現在做這個壞人。

而且,除妖司小隊長的職位,一向是由隊長獨斷,縣丞蓋印不過是個形式。

盧豐光拿著文書匆匆趕往除妖司。

……

陳元走出林英豪的官署,回到值房前的院子裡。

眾差人還沒散去。

見陳元出來,眾人頓時圍了上去。

“元哥,你真的開命門了?”

鄭小六瞪大了眼睛問道。

雖然知道既然隊長都已經任命了,事情八成就是這樣,可他還是想聽陳元自己說出來。

他現在可以說是徹底服氣了。

他們二人差不多同時進除妖司,當時他還有修行的底子,雖然功法很低級,遠比不得赤金訣,可是也已經在氣海中產生了兩口元氣。

因此他一度對陳元很不放在眼裡。

雖然在大王村案件後,他漸漸開始正視陳元,可難免會暗中較勁。

直到今天,他才終於徹底服氣了。

六個月打通命門穴,這是天賦優越者的標準,他這種普通人踮起腳尖也夠不著。

陳元環顧一週,見其他人也專注地看著他,似乎就等他把結論說出來了。

他點了點頭,笑道:“僥倖,僥倖。”

眾人頓時又是一陣鬨鬧。

陳元既然成功開了命門穴,這說明除妖司對普通人並非死地,他們都有可能打破先天的枷鎖。

眾人鬨了好一陣子,這才慢慢散去,準備去執行今天的任務。

陳元又來到肖平的屍體旁邊。

昨天兩人還說過話,今天就生死兩隔。

雖然已經見慣了死亡,可每一次還是難免唏噓。

陳元暗中喚出琉璃盞,通過燈光向肖平的屍體看去。

塵歸塵,土歸土。

人死後,他的因果也就漸漸消散了。

屍體上的因果線正在崩解。

陳元有些遺憾,如果發現屍體的是他,他應該能從還沒崩解的因果線去追蹤凶手, www.uukanshu.com現在卻是太晚了。

“元哥,你在乾嘛呢?”

陳元正在感慨,鄭小六忽然湊了上來。

嗯?

陳元一怔,隨後仔細通過燈光向鄭小六看去。

首先是因果線,或者是紅色的吉線,或者是黑色的凶線,或者是非關吉凶的透明線。

除了這些外,他竟然在鄭小六身體周圍看到了一團蓬亂的氣,這氣紅中帶黑,但整體是偏紅色,其中還有一抹豔麗的桃花色。

這是琉璃盞晉升三階梯後的新功能?

他仔細觀察半晌,發現小六身周那團氣的顏色,和他因果線的吉凶格局很符合,隻是更加直觀,也更清楚。

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望氣了吧。

鄭小六見陳元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了好半晌,心中不由得發毛。

元哥這是要乾嘛?

不會…

這年頭玩相公的癖好蔚然成風,元哥不會也被帶壞了吧。

想到陳元從此就是他們的小隊長,鄭小六莫名慌了起來。

隨即他心中自嘲地笑起來。

想什麼呢,從沒聽說元哥有那等癖好,再說,就算元哥有那種癖好,他也不是清秀可人的相公,怎麼可能會入元哥法眼呢。

鄭小六越想越覺得自己好笑,心想這除妖司果真不是人呆的地方,時間久了想法都和正常人不一樣了。

他正這麼想著,卻見陳元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兩下,笑道:“六子,最近有桃花運啊。”

鄭小六驚駭地睜大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