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和青兒到了公主行宮。

雲光公主早已經休息,接到鄭小陸的報信後,也立即更衣,正在會客室裡等著青兒把陳元帶來。

由於是臨時相會,公主也沒有多做準備,就穿著一身便服,容貌也未做修飾,卻有一種自然的美感,比之往日裡盛裝的華貴,更多了幾分天然的誘人。

“多謝殿下解圍。”

陳元剛進會客室,立即拱手稱謝,堂堂公主,這麼大老晚的被從睡夢中叫起來,派人去解救他,怎麼看都是盛情。

事實上,他根本沒想到雲光公主會在雲州府,上次聽說公主的訊息,還是說她正在十萬大山中鎮妖城,打算親自駐守在那裡,助城中將士掃蕩妖魔。

他猜測公主這是有意插手鎮妖城那邊的軍事,可如今卻忽然回了雲州府,陳元立即所有領悟了。

“區區小事,當不得謝。”

雲光道:“知府衙門為何會找上先生?”

陳元將晚上的事講了一遍,說道:“前陣子首輔大人下令徹查天下陳姓之人,要找那位傳說中的陳先生,我猜測是暗衛懷疑我了。”

“暗衛!”

雲光公主帶著恨意唸了一聲,忽然看向陳元:“那你是嗎?”

“是什麼?”

“陳先生。”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此陳先生,非彼陳先生,我若是有那位的神通,也不至於受這等屈辱了。”

雲光公主知道他說得有理,鳳凰不與凡鳥同伍,同伍尚且不能,更遑論受凡鳥拘役。

可她還是忍不住暗自驅動法相,睜法眼往陳元看去,她是法相境頂峰的人物,與法身隻差一線,等閒之人,根本瞞不過她。

她一眼看去,立即見到陳元身軀氣勢強盛,可神庭處卻有些暗淡,顯然還未辟開神庭穴,顯化法相。

果然不是!

雲光有些失望地暗自歎了口氣。

如果那位傳說中的陳先生真地姓陳,而非假捏造了個姓氏,她能想到最可能的人還就是眼前之人。

她一直覺得陳元身上纏繞著濃厚的神秘氣息,年齡不大,身世簡單,卻總有他的人生經曆所不能有的見解,再加上他之前說過的神人講道的經曆,怎麼看都不會是尋常人。

隻可惜氣息偏不了人。

“先生,聽說你離開除妖司了。”

雲光道:“這是我的罪過,我也沒想過那人會這般小氣,若是先生有意,我可以給監察司打個招呼,讓先生去監察司任職。”

監察和除妖兩司雖然同源,可後者面對的是妖魔,前者卻負責天下江湖和百官的監察,顯然權勢更重得多。

陳元道:“多謝殿下好意,做官也沒什麼意味,之前以為除妖司為人類防守門戶,隻要面對妖魔即可,會少很多人事糾紛,沒想到也會這樣,去監察司難道就會有什麼不同,還不如就做一介草民的好。”

雲光公主聽他似有失望之意,歎息道:“先生不可如此想,世間善惡循環本就是常數,善長則惡消,惡長則善消,世道淪夷,正需要先生這樣的人出來扶持。”

“先生若以為監察司不能施展抱負,雲光身邊正需要有人謀劃,先生若肯俯就,雲光願以師友待先生。”

這也是老話重提了,二人上次見面,雲光公主就有招攬之意。

陳元沒有接話,反而問道:“敢問殿下這次回雲州府,可是為進京做準備?”

雲光眼睛一亮,說道:“先生果然不能忘懷於天下,處江湖之遠,仍在關注天下局勢。”

陳元道:“這麼大的事,哪還需要我去特彆關注。”

“殿下原本好好地待在鎮妖城,卻忽然回到雲州府,我想應該是在等白總督安排好事務,然後一起進京吧。”

雲光點點頭。

陳元道:“殿下替我解了圍,無以為報,我也給殿下提供一條訊息。”

“酆都城主此番未必能拿雲門山那位老人家怎麼樣,殿下不要抱太大希望,現在進京不是好時候。”

雲光公主心中一驚,說道:“看來我對先生的瞭解還是淺薄了,先生如何知道酆都城主不能奈何真武?”

“實在抱歉,”陳元道:“這是我的秘密,不過訊息是確鑿的。”

雲光公主沒有逼問。

她想了片刻,說道:“我之所以選擇此時進京,雖然是受酆都城主促動,可更多還是自己慎重思考的結果,哪怕現在不是好時候,可也是眼睛可見到的未來中,最好的時候了,若現在進京不能有效果,以後也更不能有,

好歹總要賭一賭。”

“大周的社稷如今就壓在雲光一人肩上,雲光雖百死而不敢辭,但隻怕自己智短力微,不能成事,因此雲光誠望先生能教導於我,告訴我進京後該如何作為,庶幾不負所願。”

說完竟然盈盈起身, www.kanshu.com深深拜了下去。

陳元連忙站起來回禮,說道:“殿下未免太高看我了。”

“這是先生應當的。”

雲光篤定道。

就憑他能說出酆都城主奈何不得真武,就值得她這一拜。

當今天下所有人都在猜這件事,可誰都說不準,因為根本沒有衡量的標準,閻君出世是前所未有的事,誰也不知這位人間體能有閻君幾成神威,也沒人知道當世真武到了哪個層次。

兩邊都不清楚,可不隻能靠瞎猜麼。

可陳元就能篤定地說,酆都城主無法奈何真武。

以雲光對陳元人品的信任,她相信他絕不是信口開河之人。

雲光不知他從哪得到的訊息,若不是剛纔探查過,她幾乎要相信陳元就是那位陳先生了。

陳元想了想說道:“真武和酆都城主,其實誰也奈何不了誰,看似勢均力敵,實則這已經對真武有利的局面,因為這是在陽世,酆都城主不可久居酆都城外。”

“這一點真武很清楚,他假托閉關,推遲入京時間,一方面是避開酆都城主,另一方面,我想他在有意打草驚蛇。”

“殿下此時入京,恐怕是中了他的計,後果難以預料。”

雲光道:“不管怎麼說,我是皇室血脈,曆來又持身端正,他總不能明著對我出手,再有白總督護持,想來安全無虞。”

陳元看了她一眼,沉聲道:“如果嚴清能討了皇上的旨意,強留殿下,不許殿下出京呢?”

“不可能!”

雲光公主脫口道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