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走,中陽,快與我樓上小酌幾杯,能遇到你可真不容易,決不能輕饒了你!”

許豐說著就拉陳元往樓上走。

捕頭攔也不是,不攔也不是,急得頭上冒了汗。

他沒想到陳元這麼難搞。

本以為不過是個被趕出除妖司的小旗,縱然有幾分本事,難道還敢抗法不成,可現在看來,雖然他不曾抗法,可他背後的能量竟然不容小覷。

“許公子,何必與小人為難呢。”

捕頭苦笑道。

“為難?”

許豐嗤笑道:“你是什麼東西,也值得我為難?”

“許坤衝,怎麼說話呢?”

人群外面有人喊道。

許豐一愣神看了過去。

捕快們彷彿得了救星,連忙讓出一條路,顯出後面一個人來。

“高大人!”

捕頭連忙過去請安。

高大人點點頭,問道:“怎麼這般拖遝,捉個人而已,這麼久還不回衙門?”

捕頭道:“回大人,小人在路上恰好遇到許公子,所以耽擱了。”

於是把方纔的衝突講了一遍。

高大人走到前面,說道:“坤衝,這麼晚還在外鬼混,才捱過打,傷疤又好了?”

“你也不小了,還長進了,不要總讓清公憂心。”

許豐隻得唯唯答應。

眼前這位是知府衙門刑曹參軍高宜,和他父親是老朋友,是他府上的常客,他平常見了都要叫一聲高叔叔,他家教甚嚴,要是被父親知道他敢對長輩不恭,接下來免不了一頓打。

教訓完許豐,高宜看向陳元,說道:“你就是陳元?”

“是。”

“我之前聽過你。”

高宜道:“除妖司金大人說你天賦不錯,是個可造就的,縱然離了除妖司,也不必去做賊啊,真是讓人痛心。”

“與我回衙門吧,看在金大人面上,我會考慮從輕發落。”

陳元笑道:“高大人空口斷案,這不妥吧?”

“證據確鑿,何謂之空口斷案?”

“證據是否確鑿,那也不是高大人你一句話的事,高大人任刑曹參軍多年,總不會不知道,所謂證據也是要加以甄彆和解釋之後纔可以接受。”

陳元朗聲道:“高大人對所謂證據,隻接受這位任大爺片面之詞,定要坐實我有罪,我看這裡面纔有問題。”

高宜上下打量陳元一眼,說道:“倒是不知道陳公子對律法還有研究。”

“不敢,”陳元道:“在下之前也曾做過捕快,倒是有幾分瞭解。”

高宜道:“既然陳公子也曾是衙門中人,自然明白,甄彆和解釋證據,要在公堂上進行,陳公子無故在此拖延,可是在藐視我知府衙門?”

陳元道:“在下何敢藐視知府衙門,隻是高大人心存成見,恐怕未必是個公正之官,讓在下不能不有所顧慮。”

許豐心中真是苦不堪言。

中陽你這話聽上去,怎麼都像是,我不藐視衙門,我隻藐視你高大人,這不是激火嗎。

他連忙湊上去,開解道:“高叔叔,中陽性情直率,你不要見怪,這件事必定是個誤會,中陽萬不是那等偷竊之人。”

“許豐!”

高宜斷喝道:“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,清公一聲正直,豈容你結交匪類,敗壞他的名聲,還不快回家去!”

隨後回頭道:“劉捕頭,你還等什麼,還不趕緊把嫌犯帶回衙門!”

劉捕頭答應一聲,立即就要上來拿人。

有了高參軍作主,他也不用顧忌什麼,縱然許公子要怪罪,那也是高大人的主意,和他一個小小捕頭有什麼關係。

劉捕頭帶著三五個捕快緊捱過來,陳元卻兀自氣定神閒,他早聽到遠處有一輛馬車駛過來,如果沒猜錯的話,他的麻煩就要解除了。

果然,隻聽遠處傳來一聲嬌喝:“住手!”

高宜皺起眉頭,往聲音的方向看去,隻見那邊駛過來一輛高頭大馬的馬車,車廂罩錦著繡,華麗異常,顯然是大富大貴人家。

“什麼人,敢阻攔官府辦事?”

高宜喝道。

馬車裡深處一直纖纖玉手,手中持著一塊牌子。

“公主府請陳元公子過府一敘。”

高宜臉色一變,說道:“陳元牽涉在一樁案件中,正要去衙門審理。”

馬車中女子聲音嬌俏道:“我可不知他牽扯在什麼案子裡,我隻知道公主要見他,你還要阻攔嗎?”

雲光公主回雲州府了?

高宜精神一震,連忙躬身道:“

不敢!”

“哼!”

女子嬌嗔道:“陳公子你快上馬車,咱們去見公主,要有人想胡亂攀扯,陷害於你,儘有公主為你作主。”

高宜身子又躬了下去,連道幾聲不敢,帶著手下捕頭捕快,UU看書 www.kanshu.com並任大爺匆匆離去。

陳元並不急著上馬車,他眼看著高宜等人離去,從身體中悄悄分出一道氣,飄飄蕩蕩尾隨眾人去了。

等到了無人處,那道氣變化成一個面容普通的漢子,緊隨在眾人身後,向衙門走去。

這邊,陳元向許豐稱謝道:“今日多謝坤衝兄援救。”

許豐忙道:“當不得什麼,隻是扇子毀了,中陽日後還要賠我一個纔是。”

“一定,一定。”

“好了,”許豐道:“中陽快隨馬車中的姐姐去吧,彆讓公主久等。”

許豐語氣中滿滿都是羨慕,世人都知道,雲光公主是絕世的美人,而且有傳言,陳元的那首美人賦,寫的就是雲光公主,可他竟然無緣一見。

“呸,”馬車裡,青兒啐道:“誰是你姐姐了,陳公子,咱們快走吧。”

陳元再次稱謝,隨即上了馬車。

……

知府衙門大牢中。

昏黃的火把不住地跳躍著,牢裡一陣明,一陣暗,掛在牆上的刑具一時顯現出來,一時又被黑暗吞沒,彷彿隨機待動,時刻都要噬人。

張大秋穿著一身捕快衣服,彷彿隻是個尋常衙役,坐在牢房的一個角落裡,等著捕快們把陳元給帶回來。

時間一點點過去,捕快一直沒有回來,後來連參軍高宜都被叫出去,張大秋心中有種預感,今天恐怕是沒法見到陳元了。

他心中並不失落,反而有些興奮起來。

這人果然有些問題!

大牢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,前去拘拿陳元的人回來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