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一群十幾個捕快把陳元和鄭小陸圍了起來。

陳元原本還有幾分醉意,此時頓時清醒過來。

“你們做什麼?”

鄭小陸問道。

當先的捕頭說道:“這位公子,有人狀告你行竊,請隨我們回衙門。”

這話卻是對陳元說的。

“放屁!”

鄭小陸怒道:“我老大何等樣人,怎會乾這等勾當,哪個鳥人糟了心,在這裡隨意攀扯?”

捕頭面色不豫,看向鄭小陸,問道:“你是誰,老爺在這裡問話,輪得到你插嘴?”

“哼!”

鄭小陸道:“老子新晉除妖司小旗官鄭小陸,怎麼,可夠格回你的話?”

誰還不是個老爺了?

捕頭眉頭微皺,他知道陳元之前是除妖司小旗,隻是如今已經被趕出來,恢複了白身,沒想到今天身邊有另外一個小旗護著。

不過他也不怕,彆說區區小旗,就算是除妖司三個總旗來了,他也要把這個陳元帶走。

“鄭小旗,”捕頭陰惻惻說道:“除妖司不好乾涉知府衙門辦案吧?”

“你們辦案我管不著,攀扯良民就不行。”

鄭小陸不屑道。

捕頭心頭一怒,沒想到這個小旗官這麼不知規矩,除妖司和知府衙門,低頭不見抬頭見,大家互相給個面子,日常也好做事,偏這小子不懂規矩,硬要保人,說不得,他就要強行捉人了,他就不信這兩個人真敢反抗,到時候正好給他們按一個抗法謀逆的罪名,看他們怎麼死!

陳元伸手攔下鄭小陸,說道:“小陸,先讓這位官人說完吧,看是誰在狀告我,我又竊了誰的東西。”

捕頭側一下身,讓出後面一個身穿綾羅,商人打扮的胖男人。

陳元感覺他有些面熟,想了一會兒,這才記起來,這不是方纔撞了他的男人嗎。

男人恭恭敬敬向捕頭鞠個躬。

捕頭道:“任大爺,說說吧,你為何狀告這人。”

任大爺道:“捕頭老爺明鑒。”

捕頭也稱起老爺來了…

陳元心中失笑。

隻聽任大爺繼續道:“小的在河邊開一家貨棧,今晚去結了款項,匆匆回家,穿過一條衚衕的時候,這兩個人忽然竄出來,其中右邊這個…”

說著,他指了指陳元,繼續道:“這人和小的撞一個滿懷。”

“小人經商多年,慣於江湖行走,對那些不成器的盜賊多有防備,所以立即檢查懷裡,卻發現揣在懷裡的銀票早消失不見。”

“小人猜測定是這人所為,於是連忙派人暗中尾隨,一邊通知了捕頭大人。”

聽他說完,捕頭道:“怎麼樣,這位公子,讓我們檢查一下吧,如果銀票不在公子身上,自然是好,如果真在公子身上,那說不得要請公子隨我們走一趟了。”

“嗬,幾位差人行動好快速啊。”

陳元微諷道。

他嗅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,這絕不是普通的誤會,必定是有人要拿捏他,他也是做過捕快的,這個世界的捕頭是怎麼一副尊容,他最瞭解不過,這大晚上的,一個普通商人,怎麼可能讓衙門裡的人出面追贓,而且這麼快就摸到他家裡來,依他看,這些人恐怕早就在他家附近等著了,隻等他落網。

這麼想著,陳元伸手往懷裡一摸,不由得臉色微變,他在懷裡摸到一個不屬於他的東西。

陳元把東西從懷裡取出來,果然是一張銀票,上面畫著三千兩的字樣。

“這位公子還有什麼好說的,跟我們走一趟吧!”

捕頭道。

“嘿,怎麼了就跟你走一趟。”

鄭小陸不屑道:“懷裡有銀票就要跟你走?老子懷裡也有銀票,難道也是你的?你叫它一聲,看它答應嗎?”

任大爺躬身道:“不瞞大人,小人向來謹慎,擔心銀票出現什麼糾紛,每每在票據背面畫一個任字,大人一看便知。”

陳元把銀票翻過來,隻見背面果然有個任字。

嗬,這幫人準備還聽充分的。

現在的問題隻剩下,到底是誰在陷害他,又是為的什麼?

陳元立即就要睜開法眼,想要看看背後到底是誰在搗鬼,卻覺雙眼一痛。

他孃的,忘了法相調不動了!

捕頭見“證據”已經確鑿,就要上前拿人,卻被鄭小陸攔開。

這捕頭身為知府衙門兩班捕快之長,修為自是不低,已經有了五竅的境界,本來沒把鄭小陸看在眼裡,

哪知鄭小陸往他面前一擋,他推了兩把,竟然沒能撼動對方。

捕頭心中一凜,退了回去,不敢再輕舉妄動。

鄭小陸見捕頭退了,輕蔑地笑一笑,一把抓住那商人前襟,罵道:“UU看書 www.kanshu.com你這潑才,什麼事不好做,偏做這等陷害人的勾當,這世上就是你們這種人太多了,所以纔不太平,今天你六爺就要教訓你!”

說著揚起手來就是兩個耳光。

任大爺被打得頭暈腦脹,鄭小陸還要再打,卻被陳元抓住手腕。

陳元道:“好了小陸,他也不過是個棋子,打他有什麼意味,我就陪這位捕頭走一趟吧!”

他剛纔一直在冷眼旁觀,鄭小陸鬨起來的時候,那捕頭見事態難以收拾,跟後面的捕快使個眼色,立即有捕快偷偷跑了出去。

陳元猜測捕快是去喊人了。

這些人看來是打定了主意要把他帶走,憑鄭小陸是攔不住的,除非他自己不惜暴露修為出手,可是他現在還不想這麼輕易暴露身份,另外他也想知道,到底是誰,又是為什麼要暗算他。

鄭小陸猶自不服氣,陳元將他拉到一邊,暗暗吩咐道:“彆意氣用事,你去城外公主行宮,找一位青兒姑娘,請她過衙門走一趟。”

這些人這麼大張旗鼓要把他捉去知府衙門,恐怕沒什麼好事,為防萬一,還是提前找好幫手纔是。

鄭小陸點點頭,衝著那捕頭不屑地啐了一口,轉身往城外去了。

捕頭見鄭小陸離開,鬆了口氣,說道:“陳公子果然是明事理,咱們這就去衙門吧,如果公子果然冤枉,咱們也不會隨意害人。”

陳元懶得和他客氣,說道:“不要廢話了,快走吧。”

一行近二十個人,捕頭打頭,眾捕快把陳元圍在中間,浩浩蕩蕩往府衙走去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