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鄭小陸對自己認識很清楚,他就是個小人物,顧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就好了,那些國家大事,不是他能摻合的。

而且他隱隱有種認識,若是這世界上他這種人多一些,大家都更多關心自己的小生活,少折騰點,說不定這世道要太平得多。

這麼想著,他頓時覺得,那些大人物們也不過如此,看問題還未必有他清楚。

陳元和林英豪轟然而笑,不再理會左維明的事,大家繼續往林英豪所說的店子走去,最後在一家名為“椒記”的店子前面停下來。

赫!

陳元嚇了一跳,店外光排隊的人都已經擠到清揚河邊上,這家店子這麼火爆嗎。

不過聞著空氣中濃鬱的熱油味,陳元饞蟲也動了。

真是家火鍋店!

林英豪道:“走,咱們上樓,房間我已經訂好了,就在二樓。”

他雖然隻是個除妖司小旗,好歹算個官,提前打了招呼,不用跟著在外面排隊。

三人上了樓,進了包廂,包廂外就是清揚河,清涼的河上風吹進包廂,讓陳元精神為之一振。

他孃的,這纔是生活啊,什麼打打殺殺,去它的吧。

立即又店夥計端來鍋子,下好底料,點起爐火,沒過多久熱油已經翻騰。

林英豪笑道:“這家店子衙門裡的人很多都來過,也都讚不絕口,我早就想來試試,恰好小陸來了,算是給他接風,陳元你受流言牽連,被趕出了除妖司,今天順便也算是替你除除晦氣!”

鄭小陸奇道:“什麼流言?”

林英豪於是將陳元涉江樓詩詞出風頭,之後有人傳言他的美人賦乃為雲光公主所作,以致白家公子惱怒,趕他出除妖司的事說了一遍。

鄭小陸聽得直咋舌。

老大這纔來雲州府不到一年,就發生了這麼多事,連公主和總督家的公子都牽涉在內。

“小小除妖司而已,”鄭小陸道:“以老大的本事,離了除妖司隻會過的更好。”

彆人不清楚,他卻知道陳元是有秘密的,光地煞凝陰術就能看出來,這是一門比之朝廷所賜功法不知好多少倍的奇術,他隨手就給了自己。

“承你吉言。”

陳元笑著舉一舉杯。

說話間菜肴已經齊全,陳元推開門四處打量一陣,奇道:“沒有蘸料?”

林英豪道:“什麼蘸料?”

陳元搖搖頭,那不好,火鍋沒了蘸料,滋味少一半。

他笑道:“沒有蘸料,如何吃火鍋?”

“怪哉,大家不都吃得好好的。”

林英豪不以為然道。

陳元道:“這就叫曾經滄海難為水,你們暫且停下筷子,看我安排。”

林英豪和鄭小陸看他說的有模有樣,全都停下來,看他要做什麼。

陳元於是去樓下找個幫腳的小廝,讓他去市場上置辦些蔥,蒜,芝麻,花生等物,交由廚房搗碎,又找店家要些香油,醋,醬油等物調和了。

林英豪兩人重新動筷,夾些肉片菜蔬,在蘸料碟子裡滾過,入口後頓覺滋味大變,於之前簡直判若兩物,一口吃下去,好半天唇齒留香。

“嗯!”

林英豪歎道:“要說享受,還是你在行!”

鄭小陸笑道:“老大做什麼都比彆人高一籌,何止享樂。”

三人大嚼一頓,肚子裡有了些食物打底,這才放緩動作,從容飲酒。

鄭小陸想起什麼來,問道:“老大,聽說媚娘被她孃親接走了,怎麼回事?”

“你不是昨天纔到,今天就知道了?”

陳元疑惑道。

“嗐,我昨天就打聽到了。”

鄭小陸道:“桃紅挺想那丫頭的,這不昨天剛到雲州府,就催著我去尋你兩個,卻聽說媚娘已經被接走了。”

說著他歎了口氣,又道:“這不是折騰人嗎,好好的姑娘,說不養就不養了,交給彆人去養,現在想起來後悔了,又要回去,兩年時間,多大感情,真不是東西!”

聽他說起媚娘,陳元一時間也有些低落,好些日子不見,他也怪想她的,不由得多喝了幾杯酒。

“怪不了人家。”

陳元道:“是我自己給她送走的。”

“媚娘年齡也大了,我再養著她不方便,姑孃家,還是要有個孃親帶在身邊纔好。”

“誒,這就對了!”

林英豪說道:“早就跟你說過,給彆人養閨女有什麼意思,陳元你一表人才,早著討個老婆,生個自己的兒子纔是正經。”

陳元哭笑不得,無言以對。

鄭小陸心中歎息,他可是知道,老大心裡恐怕很不好受,兩個人相處那麼久,小媚娘又那麼討人喜歡,他能捨得纔怪呢。

三人直喝到半夜,都有了些醉意。

林英豪先是滔滔不絕地交代鄭小陸一些雲州府注意事項,UU看書www.shu.com後來就發展到吹噓自己逛過的青樓,鄭小陸也深諳此道,兩人正好臭味相投。

最後看天色實在太晚,這才意猶未儘離開“椒記”。

林英豪叫了輛車,回去自己家裡,鄭小陸卻跟著陳元往回去了。

“怎麼,你不回家,跟著我做什麼?”

陳元道。

“嘿嘿,”鄭小陸笑道:“老大,咱們又做鄰居了,昨天來了雲州府,打聽到你家位置,見那邊正好有空房,我就立即租下一家。”

這小子!

陳元笑著拍拍他的肩膀。

鄭小陸紅著臉,說道:“老大離開平陽縣已經近一年了,我一直想跟你道謝,卻沒有機會,這一年幸虧老大你給我的地煞凝陰術,要不然我不知道死了多少次,這次能來雲州府,也多虧老大提攜。”

陳元擺手攔住他,說道:“這些就不用說了,我又不圖你報答。”

“老大不圖回報,那是老大的氣概。”

鄭小陸鄭重道:“小弟若不思回報,那小弟豈非不知好歹…哎喲,你走路不長眼睛?”

鄭小陸話還沒說完,旁邊一條衚衕裡忽然竄出來個人,和陳元撞了個滿懷。

陳元晚上喝了不少酒,又是老友重逢,精神上少了幾分警覺,竟沒有防備到。

那人見撞了人,連忙道歉,鄭小陸還要不依不饒,卻被陳元攔住,放那人離去了。

二人繼續往家走去,盞茶工夫,二人走到陳元家門口,鄭小陸就住在後面。

兩人正要分手,衚衕外面忽然擁過來一群捕快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