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林英豪無奈搖頭,說道:“得,我的名聲算是徹底敗壞了。”

“本來也沒打算去喝花酒,前面新開了一家店子,做一種奇特吃食,整個大周都是獨一份,最近雲州府大街小巷都在議論,我正打算帶小陸過去看看。”

陳元好奇道:“大周獨一份?吹牛的吧,難不成你做的出來,彆人就做不出來?”

“還真沒吹牛。”

林英豪道:“這家掌櫃手裡面有味調料,彆人手裡都沒有,所以彆人都做不出來。”

陳元笑道:“這倒奇了,什麼調料不是天生地養,難不成專長在他家?”

林英豪道:“還真就專長在他家,據說這味調料是海外仙品,這家掌櫃以前出海做生意,結果遇到風浪,迷失了道路,最後拋錨在一處小島上,這料就是那島上的產物,掌櫃發現了這調料不凡,就帶了回來偷偷培育,又暗中研究吃法,這才一開店就不同凡響。”

陳元越發好奇了,問道:“什麼調料,這麼神奇?”

林英豪道:“據說是一種長長尖尖,其紅如火的果子,但凡吃一口,嘴裡像是著了火,**得難受,可過後卻又奇妙的舒爽起來。”

他孃的,這不就是辣椒嗎!

陳元這倒是提起興致來了,自來了大周,他的確還從沒見過辣椒,真有些想念那種味道了,說起來,這什麼店子該不會是火鍋店吧?

等不得,他立即催著林英豪帶路,三人往前走去。

走過一個路口,一輛馬車從三人身邊駛過,隻聽車伕“籲”的一聲,將馬停下來。

“陳中陽!”

馬車中有人喊道。

陳元愣了片刻,這纔想起是自己的表字。

車簾掀起,三個人從那車上下來。

當頭的是左維明,後面是兩個女子,竟然是之前姚映雪身邊的五兒和秀兒。

春暉樓散夥後,裡面的人各奔東西,其中五兒和秀兒被左維明接了去。

這兩個姑娘年齡都不甚大,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,原本還有幾分孩氣,此時再見,竟多了些婦人的風韻。

陳元似笑非笑地打量了三人一番,羞得五兒和秀兒紅了臉。

左維明倒是渾不在意,依舊爽朗。

“你可算回來了,我去你家找過你多次,總是門戶緊鎖!”

左維明佯怒道。

“最近有事外出,今天剛回來。”

陳元道:“你找我什麼事?”

左維明道:“你還說,還不是之前和你說的那事,伯安儒傳人要來書院,先生希望你也能出席。”

喲,還真忘了!

陳元問道:“伯安傳人來了嗎?”

左維明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早就走了!”

沒等陳元表示歉意,左維明連珠箭似的又問道:“據說離了除妖司?”

陳元點點頭。

左維明興奮道:“正該如此,區區除妖司有什麼值得留戀的,你還是安心修行儒術纔是正經。”

旁邊林英豪和鄭小陸背過身去,隻當沒聽見。

“不說這個了,”陳元岔開話道:“你這是要去做什麼?”

聽他說起這個,左維明眼睛一亮,說道:“正好,這也算上天的緣法,讓我遇上了你,你快與我同去!”

什麼就上天的緣法,讓我遇到你,你可彆瞎說啊。

陳元道:“究竟是做什麼?”

左維明左右看看,把陳元拉到一邊,說道:“我正要去找範子健,現在是最好的時機,大家聯合進京,上書要求罷免嚴清,清除嚴黨,就在此番了!”

左維明說著,臉上現出了激動的神色。

陳元卻不動聲色,問道:“什麼最好的時機,我怎麼不知道?”

左維明奇怪道:“這等大事,中陽你竟然不知道?”

“陰司閻君入京,向雲門山施壓了。”

“嚴清這些年之所以穩如岱山,就是因為有雲門山撐腰,無人能抗衡真武,也就無人能動嚴清,可現在不一樣了,閻君尊神足以抗衡真武,嚴清的靠山不穩了,現在正是倒嚴的時候!”

“原來這就是你說的時機。”

陳元道:“大宗師可有什麼話放出來?”

左維明一怔,問道:“中陽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大宗師是儒門魁首,他一句話的影響,能超過幾千幾萬個左拙生和範子健,可他就是不發一言,現在局勢未必那麼明朗,這時候急著跳出來,一不小心可就成了炮灰。”

左維明不悅道:“中陽此話差矣,局勢哪有徹底明朗的時候,若局勢徹底明朗,還需要我們這些人做什麼,正是還不明朗,纔要我們積極行動,

促使局勢向我等期待的方向變化纔是。”

這是堂堂正正的道理,陳元也無法反駁。

隻是他終究知道的更多一點。

酆都城主未必向左維明他們想象中那麼大作用。

陳元向閻君問過這些,他已經知道,除非真武事情徹底敗露, www.kanshu.com證據確鑿,天下人心轉換,天命改易,這時候酆都城主纔可以秉天命而出手,要不然祂不可能主動對付真武,這就叫陰不淩陽。

他相信真武肯定也明白這些。

現在真武假托閉關,拖延上京的時間,人都道真武心虛了,陳元卻隱隱有些不安,他總覺得真武是在謀劃什麼,最大的可能就是在打草驚蛇,然後張網捕捉。

見陳元沒有隨他一起去的意思,左維明有些失望,說道:“中陽你還是顧慮太多,處事雖然周到,但難免太過畏縮,我輩儒士隻知義所當為,哪裡能在乎這麼多。”

陳元笑道:“人各有誌,大家和而不同吧。”

“不過,你這次上京必定凶險重重,你自己去冒險也就罷了,帶這兩個小丫頭去做什麼?”

那邊五兒和秀兒一直在偷聽這邊說話,聞言湊過來道:“陳公子,我們是聽說我家姑娘也和範陽公子在一起,這纔想要一起進京,去見我家姑娘。”

雖然已經分開,兩人口中還是一聲聲“我家姑娘”,倒是兩個忠心丫頭。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此去多加小心,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見面。”

左維明帶著五兒和秀兒回到馬車上,繼續出城去了。

“這夥書生雖然討厭,倒是有幾分血性,讓人佩服。”

鄭小陸看著遠去的馬車,感歎道。

林英豪斜了他一眼,說道:“那你隨他一起去。”

鄭小陸忙道:“那還是算了,我老婆孩子俱全,趟什麼渾水,老實去喝酒吃肉纔是正經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