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在陰司待了十天,這才生出去意。

他神庭內的法相仍舊無法調動,齊天大聖邈如輕煙,一碰就散,元始天尊重比山嶽,巋然不動。

陳元估計,還要過幾個月,甚至一年光景,兩個法相才能重新運用。

所幸陰陽氣已經重新凝聚,先天五行也恢複如初,地煞凝陰術也被推到第二重的極限,**強健無比,斷肢重生不過兒戲,尋常法相境高手,隻要沒過二重死關,對他沒什麼威脅。

隻要他低調從事,不胡亂參與各種局勢,危險不會很大。

池明明也一直沒離開陰司。

這段時間,二人每有空閒就在一起講經論道。

池明明漸漸契入經文的義理,神女法相受義理培護,以可見的速度強勢起來,她估計隻要再過兩個月就可以試著度死關了。

此外陳元又將陰陽二氣妙合而成先天五行,種入她體內五臟,並把蘊養之法,召雷之法仔細傳授。

雖然僅僅過了十天,可她覺得自己收穫之豐,真是從未曾有,恐怕至少要花兩三年苦工,才能慢慢消化。

既然決定要離開,二人辭了閻君,沿山路逶迤而下,到了總會天下鬼門的廣場上。

“師父打算去哪?”

池明明問道。

“回雲州府,”陳元道:“你呢?”

池明明道:“我要去中州省,秋水齋下山行走的小玄女李沐芳是徒兒師妹,前些日子她給徒兒修書,約好中州相會。”

陳元點點頭。

這個李沐芳陳元聽說過,當初池明明與丁鋒一戰後身受重傷,幾乎死去,恰好被陳元遇到,她的唯一願望就是托陳元將懷中短劍帶去秋水齋,交給李沐芳。

兩人自小一起長大,池明明入門早,是師姐,對師妹多有照料,又有代師授藝的緣法,所以李沐芳向來依賴師姐。

沒想到後來池明明法相出了問題,秋水齋不可無玄女,於是就將玄女衣缽傳於李沐芳。

李沐芳自以為有負於池明明,因此一直心存愧疚。

不過,陳元覺得以池明明的灑脫性格,恐怕早就不將這事放在心上,更不用說現在她已經修成神女法相。

看她嘴角含笑的樣子,不僅心中毫無芥蒂,恐怕也正盼著能與這位彷彿親姐妹的小師妹見面呢。

陳元笑道:“去吧,有事要找我的話,可以去雲州府,我最近一年內應該都會在。”

“去了中州省記得做些偽裝,廣陽府這番以後,世人想必已經知道咱們的關係,朝廷和朝天觀應該已經關注到你,行事多注意安全。”

池明明知道他說的是“陳先生”和她的關係,笑道:“師父放心,我這裡無妨,主要在師父,隻要師父無事,彆人也不敢直接為難弟子。”

陳元點點頭,心想這倒是,他心中思忖片刻,覺得這對自己也是個好訊息,他以前思維實在是侷限住了,總是在想方設法隱藏身份,卻沒想到,其實也可以有意暴露一部分,然後扯張大旗,說不定反而更安全了。

師徒兩個歡歡喜喜分了手。

陳元找到雲州府的通道,走了進去,和迎在外面的曹先生等人寒暄一陣,陳元走出城隍廟,向雲州府城走去。

雲州府城牆依舊巍然屹立,隻是城門口把守的人多了不少,看來神京的緊張氣氛已經傳到這座幾千裡外的小城。

陳元全沒有始作俑者的自覺,他欣慰地看著熟悉的城門,暗道一定要踏踏實實在這住一年,再不到處亂跑了。

這纔剛離開幾天,就在修羅場中滾了一趟,再回到雲州府,簡直有種恍如隔世之感。

陳元胡亂髮了些感慨,悠悠然走進城門。

天色暗了下來,城中人家點起了燈。

陳元沒有急著回家,而是往清揚河邊走過去。

反正家裡也沒人,回去也無意味,倒不如四處看看,來雲州府已經有陣子了,他還沒遊覽這座城呢。

清揚河畔多的是酒樓青樓賭場茶館戲院,到了晚上,沿河大道兩邊掛滿燈籠,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好不熱鬨。

陳元在河邊逛了會子,感覺這人煙阜盛之地也並不如想象中那麼有意味,正要轉身回家,忽然感覺到一陣疾風襲來,緊接著有人扣住了他的肩膀。

他先是一驚,正要發力解脫,卻忽然卸去力道,滿面笑容回過身來。

“老大,真的是你!”

眼前是一個身材魁偉的漢子,身量隻是普通,可薄衫下肌肉綻起,隨時準備著爆發出開山裂石的力量,一雙眼睛發著精光,似乎能刺人,如今更多了十分驚喜。

竟然是久不見的鄭小六,鄭小六身邊則站著林英豪。

陳元也有幾分驚喜,笑道:“什麼時候調到雲州府來了?”

鄭小六笑道:“昨天剛到,今天才見了金大人,聽說是你特意叮囑,要金大人調我來雲州府。 www.kanshu.com”

“算不得什麼,”陳元道:“要不是你修為提升,我說什麼都沒用。”

說著他把鄭小六上下打量一番,笑道:“不錯,沒荒廢時間。”

他一眼就看出來,鄭小六已經有了四竅,地煞凝陰術也有了些成就,若論戰力,恐怕許多五品武者也不是他對手,在雲州府做個小旗是綽綽有餘了。

聽到陳元稱讚,鄭小六心中既得意,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覺,赧然道:“還要繼續努力。”

鄭小六明白,他天賦也就一般,能有今日成就,多半要歸功於陳元贈他的地煞凝陰術。

這門功法雖是防身的法門,可是卻也有潛移默化改善體質的功效,所以他才能提升這麼快。

“好了,在路上囉嗦什麼。”

林英豪笑道:“走,喝酒去!”

陳元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小六纔來第一天,就要帶他去喝花酒?能不能像點樣子。”

噗嗤!

林英豪忽然忍俊不禁,笑道:“彆小六小六的亂叫,鄭小旗如今也算個大人了,連名字也改了。”

陳元奇道:“好端端改什麼名字?”

鄭小六道:“是金大人的意思,他說我好歹是除妖司小旗,小六這名字聽著傻氣,像個酒店夥計,就給我改了個名。”

“哦,改了個啥名?”

“鄭小陸。”

嗯…

陳元哭笑不得,心想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,金羽凡這傢夥是太閒了了嗎。

他搖搖頭,說道:“花酒就不吃了,咱們找個正經地方,去喝酒吃肉去吧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