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Advertisements

Advertisements

神京,中央黑獄。

暗衛總管韓千山滿身殺氣地走進黑獄,身後跟著兩隊番子,拖了十幾個人進來。

這些人有的被打折了雙腿,有修為的則被穿了琵琶骨,頭往下耷拉著,被暗衛番子在地上拖行。

酆都城主進京,跟多反嚴保皇的人似乎看到了機會。

嚴清之所以權勢滔天,不可動搖,其中最大的因素就在於當世真武不可抗衡。

可如今忽然閻君降臨,真武受到挑戰,那些往日不滿嚴清,但又不敢輕舉妄動的人,心思頓時活泛起來。

於是京中明裡暗裡,多了些走街串戶,暗中串聯的人。

暗衛不得不動雷霆手段,狠狠地抓了一批,殺了一批,這纔算是殺敗了這股風氣。

不過韓千山也明白,這都治標不治本,如今人心思動的根本原因,是真武的權威受到了挑戰。

而之所以如此,一在酆都城主,另外一個則在那位陳先生。

如今人們已經大體確定了,這位陳先生也是一位巔峰強者,在廣陽府隻是一擊就洞穿了閻君教道首的胸口。

有這兩位在,真武的權威受到限製,嚴清的地位也不穩固。

如今雲光公主還未回京,已然是滿城風雨,等什麼時候公主回京,那纔是真正的大事。

韓千山放下心中憂慮,面向大廳中眾多暗衛的官員,說道:“最近這段時間都把眼給我放亮一點,京中不能出任何紕漏,哪個城區出了問題,負責人給我提頭來見,另外,那位陳先生的身份,儘早給我確定,嚴大人每年花這麼多銀子養著諸位,可不是讓諸位混飯吃的!”

“是!”

眾暗衛轟然應道。

韓千山轉身離開,眾暗衛忙而不亂地各自散開。

暗衛千戶張大秋把手下高峰叫進自己官署。

“高峰,”張大秋說道:“今晚我要離京,京中的事務由你負責,遇事多和弟兄們商議,有不能決定的,找方楊千戶請教,等會兒我會和他說。”

高峰聽得一愣,問道:“頭兒,這種關鍵時候你怎麼能離京,有什麼大事值得你親自去辦?”

張大秋道:“這陣子調查天下陳姓之人,我發現了一個可疑的人。”

說著從桌案上取出一份卷宗丟過去。

高峰將卷宗撿起來,隻見封皮上寫著一個名字叫陳元,被人用硃筆重重地畫了一個圈,應該是張大秋的手筆。

他把卷宗翻開來看,裡面是陳元的行跡,從在平陽縣做捕快,到後來在雲州府除妖司做小旗,再到後來被趕出除妖司,全都詳細記錄在案。

高峰粗粗看了一遍,有些疑惑道:“看上去沒什麼問題,頭兒怎麼懷疑上他了?”

“沒問題?”張大秋冷笑道:“問題大了!”

高峰專心做好,開始聽他講說,這可都是寶貴經驗。

張大秋在屋子裡走了兩圈,說道:“疑點一,這個陳元自入雲州府,沒過兩個月就受到雲光公主青睞,並召往行宮相見。”

高峰道:“卷宗記得清楚,雲光公主因為讚賞其文采,因此召去相見,而且上面記載,這陳元對公主似乎有仰慕之情,以此作富麗之辭讚公主之美貌。”

張大秋冷笑道:“雲光公主可是風花雪月之人?”

呃!

高峰語塞了。

如果雲光公主是這種人,那嚴大人也不用這麼防備她了。

這麼說,雲光公主和這個陳元的關係,恐怕就不隻是詩詞之交這麼簡單了。

“第二,”張大秋又道:“丁鋒和池明明曾有一戰,當時陳元也在旁邊,並且參與進二人的戰鬥中,以五竅的修為,面對二人不露下風。”

高峰皺起眉頭,說道:“據監察司記載,陳元有極強的戰鬥天賦,對勁力的感應和運用妙到毫顛,所以能在這兩人之間應付。”

張大秋看了他一眼,沒有說話。

高峰啞然失笑,搖了搖頭。

這種莫名其妙的天賦本就是疑點,一個人有秘密的可能性,遠比他有這種不講理的天賦大。

張大秋繼續道:“據記載,陳元曾經收養過一個孤女,可後來這個孤女就不見了蹤影,恰在那時,雲州府發生了大霧山之戰,那是金猿法相的首戰,而之所以會有此戰,乃是因為有蛟魔血脈現身大霧山。”

“大行寺法源神僧已經將這件事的情況詳細報了上來,這個蛟魔血脈之所以去大霧山,可能正是為了尋找自己的女兒,此事看上去與陳元無關,所以未被記錄在卷宗中。

高峰悚然一驚。

這麼說,陳元的嫌疑可就很大了。

“如果一個人經常接觸的人都是高手和天驕,他身邊又常發生高品級的大事,那他多半也會是同樣品級的人物。”

張大秋道:“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而如果他表現得卻與此相反,那麼大概率他是在隱藏什麼。”

高峰點點頭,暗歎自家大人心思敏銳。

“既如此,大人交代外勤的同僚前去調查也就是了,何必親自跑一趟呢?”

高峰不解道:“要是頭你猜對了,這個陳元可能和那個陳先生有什麼關係,你親自過去豈不是會有危險?”

張大秋道:“咱們入這暗衛,不就是為了拿命換一個出身?”

“這種好機會以後都很難會有,若是我能確定他的身份,一步登天也不是難事,這大周有誰不想知道陳先生的身份?”

“而且我也信不過外勤的那班人,他們最擅長的不過是捉人,拷打,殺人,這些伎倆是不能用來對付這等人物的,還是要我親自去一趟。”

高峰聽得心服口服,拱手道:“那祝大人旗開得勝!”

張大秋搖頭道:“哪有這麼容易,這人極擅長隱藏,若不是我心存懷疑,因此在看卷宗的時候留了幾分心,連我也要被蒙過去。”

“這次去雲州府,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,高峰你記住,如果此去我發生了什麼意外,不管我表面是因何而死,都必定是此人作祟,到時候你就通知總管大人,把此去嫌疑坐實!”

高峰聽他說得鄭重,神態中幾乎有種悲壯之感,心中頓時凜然,啪地從椅子裡站起來,說道:“必定不負大人所托!”

張大秋笑著拍拍他的肩膀,讓他離開官署,自己卻不再耽擱時間,急急忙忙收拾行李,準備連夜離開神京,趕往雲州府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
上一章
返回目錄
下一章

Advertisements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