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酆都城主深處黑雲中,身邊是雷霆和風暴。

漫過雲門山,他略停頓片刻,回身向朝天觀看去,眼中殺氣凜然。

能有好的理由向天地禱告,祈請解除限製,這種機會不多見,祂本想逼真武出手,探探他的深淺。

陳元懷疑真武神像中的另一個神靈也是朝天觀的人,可祂卻懷疑那根本就是真武的二重身,所以纔想逼他全力出手,說不定到時候能讓他露出破綻。

沒想到他竟然以退為進,輕鬆地化去難堪。

酆都城主冷哼一聲,轉身繼續往神京飛去。

神京,皇城議政大殿。

此時已經是傍晚,首輔嚴清卻忽然將眾朝臣召集回議政大殿,殿上官員三五成群,議論紛紛,都不知此舉是何用意。

朝臣議事都有定規,每日卯時有早朝,議事完後退朝,第二天再會,哪有晚間將人召到宮裡來的規矩。

朝臣們正等得心焦,佝僂著身軀,姿態有些龍鐘的嚴清走了進來。

眾臣連忙噤聲,恭恭敬敬得走回自己的位置,文臣迴文班,武臣歸武班,勳貴的歸勳貴。

嚴清顫顫巍巍走到最前面中間站定。

過了好半晌沒人說話,眾臣各使眼色,最後都把視線看向傳說中首輔的首輔,次輔趙毅身上。

趙毅本是先皇所命次輔,堅定的保皇派,朝中清流的砥柱和旗幟,公主的臂膀,結果當日保皇派官員集結起來彈劾嚴清,要請出皇帝來主政,趙毅卻忽然一夜間改換立場,投靠了嚴清,導致保皇派一蹶不振。

從那以後,趙毅就成了嚴清的死黨,嚴清有什麼大事多交由趙毅去辦,從不擔心趙毅的忠誠問題。

趙毅感受到眾臣的目光,輕輕走到嚴清身邊,問道:“老大人,這時候召大傢夥來,可有什麼事商議?”

“哦,”嚴清彷彿剛睡醒般,說道:“我剛得到訊息,酆都城主正往神京趕來,祂為陰司之主,我等是陽間之臣,陰陽不相抗,我等該當以禮相迎。”

朝堂之上瞬間炸了鍋,眾臣頓時喧鬨起來。

酆都城主人都道是閻君人間體,閻君登門,能有好事嗎。

對凡人來說,閻君是掌生死的主宰,誰人不怕,對修士來說,閻君雖少了幾分神秘色彩,可也是兩界巔峰的強者,懼怕並不比前者稍弱。

殿上眾臣或文或武,儘皆心慌氣短,你一言我一語,鬧鬨哄一片,其實誰的話也聽不清楚。

“肅靜!”

趙毅大喝道:“議政殿喧嘩,成何體統!”

喝止了眾臣,趙毅躬身問道:“老大人,酆都城主為何會上神京?”

“等祂來了就知道了。”

眾臣隻好耐下性子等待。

隻過了盞茶工夫,眾人隻聽得西南方向傳來陣陣雷聲,隨即是呼呼風聲,大殿屋簷上鈴鐺叮叮作響。

眾臣心早就提起來,卻不好回頭去看,隻得豎起耳朵,傾聽殿外動靜。

他們一個個都是在官場上混久了的人物,於禮儀一道無不精通,君臣之禮固然如此,人神之禮亦然。

閻君是陰司之主。

雖說孤陰不生,孤陽不長,陰陽不可獨存,可陰陽二者陽為主,此所以乾健而坤順。

閻君雖為亙古大神靈,可對於陽間王朝,仍要有幾分敬意,陰陽之間有爭鬥,閻君需要通過陽間王朝來調節,要不然就是亂了陰陽之次序。

所以祂路過雲門山,隻能逼迫真武出手,而不能主動攻擊。

這殿上眾臣,自身雖不足道,可既然穿上一身官服,代表著陽間的權柄,自然隻得肅然而立,不好出殿去迎陰司之主。

大殿外雷聲風聲忽然一收,天地間變得寂靜。

眾臣內心猛地一跳。

來了!

果然,沉重的腳步聲從殿外傳來,壓在眾人心頭。

大殿中光線猛地一暗,眾人隻覺遍體生寒。

嚴清轉過身來,眾臣也隨之轉身,立即見到殿門內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,身高近丈,肌如玉石,神目如電,讓殿上眾人有一種內心都被窺視的感覺。

嚴清微微躬身,說道:“酆都城主神駕降臨,有失遠迎,不知尊神所來何事?”

城主道:“今有陽世之民趙道玄,勾結邪教,殘害生靈,企圖竊陰司之權柄,望人皇宣來對質,明正典刑!”

謔!

大殿中幾十個朝臣,一時間百樣心思,有驚怒,有竊喜,有茫然,有振奮。

十幾年了,從未聽過這等話語!

真武乃當世神靈,誰敢不敬,

眼前之人直以陽世之民稱之,嚴清竊權柄十幾年,逼得皇帝不敢邁出後宮一步,眼前之人卻向人皇訴冤。

這是要翻天啊!

一時間眾人都把目光投向嚴清,想看他怎麼迴應。

若不宣真武前來,UU看書 www.shu.com如何與酆都城主交代?

可要真宣真武,他能來嗎?

誰不知道,真武和嚴清的關係,真武纔是那個作主的,嚴清敢去宣嗎?

大殿中一時間沉寂下來,沉寂到眾臣心中有些不安。

過了半晌,嚴清吩咐道:“趙毅,擬旨。”

“宣雲門山趙道玄,進京對質。”

趙毅身體一震,憂慮地看向嚴清。

殿上眾臣也都心中駭然,一為他竟然真敢宣真武,二來,酆都城主向人皇訴冤,而嚴清不告人皇,直接擬旨。

一切都昭然若揭!

嚴清見趙毅兀自猶豫不決,沉聲道:“擬旨!”

趙毅連忙躬身退下擬旨。

酆都城主轉身離開議政大殿,前去神京城隍廟安身,隻等旨意傳達雲門山,真武上京對質。

大殿上發生的事迅速傳遍朝野,到處都在議論紛紛。

沒有人能猜到後面會發生什麼。

真武會應召嗎,嚴清會不會由此得罪於真武,失去倚仗,雲光公主會有何反應,嚴黨會不會由此失勢?

趙道玄真和閻君教有關嗎,這仙門正宗如何會與邪教勾連,他究竟有何圖謀?

如何這件事是真的,朝廷該如何對待雲門山,陰司又會有何反應?

太多的問題糾纏在人們心中,以至於全天下聽聞這件事的人,心中全都一陣茫然,大有天下從此多事的感覺。

為今之計,隻有等待雲門山的迴應。

雲門山一日無迴應,天下人一日不能移開心頭的大石。

當天晚間,傳旨特使離開神京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