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把兩道氣息攝入掌心。

氣息很短,像兩條小蚯蚓,首尾相銜,在他掌心上空盤旋。

這是什麼?

陳元心中疑惑,忽然眼睛一亮。

莫非是陰陽二氣?

太極圖說有雲:

無極而太極,太極動而生陽,動極而靜,靜而複動,一動一靜互為其根,分陰分陽,兩儀立焉。陽變陰合而生水火木金土。

這琉璃盞以五行為料,煥發光彩,其中能結出陰陽二氣,可以說是理所應當。

那麼按照這個趨勢,以後這陰陽二氣豈不是會還原為太極一氣?

到時候又不知會是何等境界。

陳元先是在心裡暢想了一番,隨即又看向手中的兩道陰陽氣。

隻是不知道這兩道氣息到底有何用處。

陳元心意一動,立即退出了神庭,隨後他把陰陽二氣召喚出來。

兩條小蛇在他掌心盤旋,一黑一白銜接無間。

陳元念頭一動,兩條小蛇如臂使指,激射出去,隻眨眼間,已經在房間裡繞行一週。

他細看過去,凡兩氣經過之處,所有事物都被洞穿,絲毫沒有阻礙,甚至那些鍋碗瓢盆之類,都不曾晃動一下,就好像它們自從被造出來那一天,身上就有那麼一個小孔一樣。

陳元心中驚愕。

這兩個小東西未免太過可怕!

他把自己的佩刀拿過來,隨後馭使二氣擊向刀刃。

陳元隻覺手心微沉,再看時,刀刃上已經多了個小孔。

除妖司佩刀是朝廷專門找良匠打造,用料也很考究,堅固無比,陳元用這把刀去除妖,半年來幾乎沒有損耗,可此時竟被二氣輕易穿透。

這兩個小東西真是寶貝啊!

陳元驚喜地把兩道氣息托於掌心,心中不知足地想道,可惜這陰陽二氣太少了,等什麼時候他集齊了幾丈長的陰陽氣,念頭一動,二氣隨之一刷,那才真是神擋殺神,佛擋殺佛。

把二氣重新放回琉璃盞中蘊養,陳元又修煉了一會兒,這才安然睡去。

第二天天沒亮,陳元被一陣敲門聲驚醒。

內外是老秦。

見到陳元,老秦慌張地說道:“元哥兒,前面出大事了,快去看看吧。”

一看老秦的臉色,陳元就有不好的預感。

也不梳洗,跟著老秦就趕到了前院。

陳元的院子在最裡面,自然也是最後被通知到,等他趕到前院,場上已經圍了一圈人。

人群最前面是林英豪和另外的小隊長沐有明。

陳元扒開人牆擠進去,心中不由得一沉。

人群前面的地上躺著一個人,臉面血肉模糊,已經看不清樣子,但從衣著和體型看,顯然就是肖平。

包括兩個隊長在內,所有人情緒都很低沉。

除妖司死人很常見,大家原本是見慣了的,可小隊長身死卻仍然是件驚動人心的事。

除妖司中的差人心中最大的理想,有朝一日可以打通竅穴,修行入品,從此再非凡人,不用日日徘徊在死亡線上。

可如今看來,修行入了等又能怎樣,小隊長身為二竅穴武者,不一樣會死嗎。

陳元看看人群最前面的鄭小六,他渾身沾滿血跡,顯然是他把肖平揹回來的。

“六子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陳元沉聲問道。

鄭小六早就把經過向林英豪說過,此時見陳元發問,隻得打起精神,又說一遍。

“我和老大去查剝皮案,在上一次有人遇害的地方,我們發現有妖魔煞氣,於是就用追蹤躡跡香去查詢妖魔下落。”

“我們跟著香的指示一路找下去,在三槐村路口那裡,香分了叉,於是我和老大決定,每個人負責一條道。”

“我在那條道上走了半天,結果發現煞氣越來越淡,最後徹底消失,我知道那條路估計是沒什麼結果了,於是返回去找老大,等我發現他的時候,就已經這樣了。”

雖然已經過了大半天,鄭小六講起來聲音還是有些顫抖。

他知道,如果當初是他選了老大那條路,現在躺在這裡的就是他了。

死亡曾經離他這麼近!

他隻覺得,往日裡的雄心大願立時涼了一大片。

等鄭小六把經過講完,林英豪抬手讓眾人肅靜下來,隨後說道:“我有兩件事宣佈。”

“第一,這件案子接下來由我親自負責,原肖平小隊所有成員,全都放下手中的事,緊跟這個案子。”

“沐有明,你和你的人管好日常案件,彆出亂子。”

“是!”

沐有明大聲答應道。

“第二件,”林英豪看了陳元一眼,說道:“原肖平小隊,改由陳元任小隊長。

嘩!

四周頓時一片嘩然。

要想任小隊長,有一個硬條件,那就是必須開竅。

現在隊長直接指定陳元做小隊長,那豈不是說……

除妖司所有普通差人全都眼光熱切地看向陳元。

他們來除妖司是為了什麼?

他們都是普通人家出身,如果沒有奇蹟,他們一輩子都沒法接觸修行。

之所以加入除妖司, www.kanshu.com不就是為了追求這個奇蹟嗎,不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開竅嗎。

雖然因為肖平的死,他們這個理想的光芒被蒙上了一點陰影,可眼見出現了一個真在除妖司實現開竅的,他們原本已經在慢慢冷卻的熱血,還是立即沸騰起來。

林英豪不理會眾人的心情,轉身返回自己的官署。

陳元也連忙跟了上去。

眾差人見隊長消失蹤影,立即紛紛議論起來,熱烈的聲音連儀門外正在清掃落葉的老秦都聽得清清楚楚。

官署中,林英豪一邊抄寫著陳元的任命文書,一邊說道:“不用驚訝,你的實力肖平早和我說過了,他也早向我推薦,讓你做小隊長。”

“他的任期已滿,原本月底就要調去雲州府除妖司。”

原來他是因為這個才叫自己一起去喝酒。

陳元心中歎息。

“陳元,你天賦不錯,普通人要九個月才能打通第一個竅穴,而你隻用了六個月就完成了,以後好好做事,除妖司雖然危險,但對你並非死地,頂多兩年,任期滿了,你就可以選擇出去,或者申請調往府裡。”

“二老爺那邊也不用太過擔心,隻要我在一天,除妖司的規矩就還是我說了算。”

陳元驚訝的看了他一眼,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,已經很不容易了。

這說明林英豪是真的下了決心要保他。

隻是林英豪終究還是低估了王中成的狠毒,也低估了陳元的殺意。

陳元微微躬身行了個禮,什麼也沒說,退出了房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