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走回家的時候,天剛矇矇黑。

吃過晚飯,雜院裡的人都聚在院子裡納涼,大人們胡說海侃,孩子們則像一群小狗一樣瘋跑。

陳元住的這座院子裡生活著四戶人家。

朝南四間正房是戶主自己在用,兩側廂房,再加上南屋,還各有一戶人家。

天氣熱起來以後,每到傍晚,各家的人們就都集合到院子裡,嘰嘰喳喳說個不停,好不熱鬨。

陳元是四戶人家中年紀最小的,也是唯一沒成家的,往常見到他回來,其他人總要想法子打趣他幾句,可今天事情卻有些不對勁。

本來還聊得火熱,陳元剛走進院子,大家忽然住了聲,沒過一會兒,竟然都跑回各自屋子裡去了。

隻有小孩子無知無識,還圍著陳元要聽故事。

他以前常給他們講一些當差過程中遇到的奇事,因此在小孩子中人緣很好。

結果沒等他開口,立即就有女人從屋子裡跑出來,提著自己的孩子轉身又跑回去,全不管他們在嗚哇亂叫。

陳元笑著搖搖頭。

他明白他們的心思,在世人眼裡,除妖司整個都帶著點不祥的氣氛。

除妖司的人整日和妖魔打交道,縱然本身不是妖魔,時間久了,也差不多是半妖了。

對於這種和妖魔有關的東西,世人總是敬而遠之的,這是人們在和妖魔打交道的幾千年中養成的生存智慧。

陳元倒不在乎他們怎麼看,他剛穿越來一個月,和他們又不熟。

而且他馬上就要搬去除妖司住了。

除妖司滿員十三個人,也就有十三個人的住處,死一個就補充一個。

陳元之前死的那人,東西還沒收拾好,所以他還要再等幾天,但也不用多久了。

陳元推門走進屋裡,隨意扒了些吃的,開始展開《金光訣》看。

沒過一會兒,他就看明白,這本金光訣隻有通竅境的內容,後面的法相和法身兩大境界,都隻有一些說明,卻沒有具體的修煉方法。

想也明白,一個最低級除妖司差人就有法相境以上的修煉方法,那纔怪了。

通竅境的修煉,主要就是打通九個竅穴:命門,中極,神闕,中庭,玉堂,璿璣,天突,風府,神庭。

不同的功法可以形成不同的法相,等打通神庭穴後,法相會在神庭中顯現,將神庭中的法相外顯在世界中,就進入了法相境。

葆養法相,使其越來越凝實,經過九重天,三大關,就可以將法相凝為法身,進入法身境。

法相境和法身境的高人太過高遠,陳元根本無法想象其神威。

他隻知道哪怕是剛打通一個竅穴的武者,也可以輕鬆打十幾個他這種普通人,而自身毫髮無傷。

如今通竅的功法就在手上,他心裡一下子熱切起來了。

當下他盤膝閉目,開始運轉功法。

很快全身各處開始出現暖意,這些暖意慢慢往氣海處彙集,大概過了近一個時辰,他才感受到氣海中形成了一絲元氣。

而此時他已經到了極限,不得不停下來休息。

陳元心中暗自咋舌,按照這個速度,他差不多要一個月才能形成一口圓滿之氣,然後填進竅穴中。

而九口圓滿之氣才能打通一個竅穴。

也就是說他要用九個月才能打通竅穴,成為有品級的武者。

這九個月他不知會遇到多少妖魔,每次遇到都會面臨生命危險,九個月後還活著的概率有多大?

怪不得除妖司的死亡率這麼大!

不過這也沒有辦法,他都已經把功法練了,想退出也沒有辦法了。

而且就算能退出,他也過不了王中成那一關。

要想活下去,隻有勇猛精進,爭取快些打通竅穴,到時候自保能力纔會大幅提升。

想到這裡,陳元立即覺得休息不香了,馬上盤膝閉目開始修煉。

一直修煉到深夜,陳元才感覺到精神有些疲憊,一歪頭睡倒過去。

第二天陳元天剛亮就起床,他先是在院子裡練了一會兒刀法。

這都是在衙門裡學的基礎刀法,對妖魔未必有用,不過是為了疏鬆筋骨,免得身子轉換不靈。

等時間差不多了,他到大街上吃過早餐,趕去除妖司。

他到的時候還不到巳時,值房裡隻來了四個人,都是二十多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。

陳元心中暗道,在除妖司裡,要麼沒等到變老就死了,要麼早就修行有成高升了,可不就隻剩下年輕人了嗎。

先來的四個人隻瞟了陳元一眼,就各乾各的去了。

有的坐著喝茶,有的在擦拭自己的佩刀,還有的在喃喃自語,怎麼看都不太正常。

果然就像老秦昨天說的,在除妖司大家都沒什麼興致就搞交際。

誰都不知道對方能活幾天,這種情況下,哪還有必要花費精力去交友。

很快,其他的人也陸陸續續來了,到巳時正,所有人都就位了。

一陣腳步雜遝,林英豪和兩個小隊長走進值房。

林英豪手裡拿著一張紙箋,說道:“縣衙那邊二老爺轉過來一個案子,後橋村出了命案,像是妖魔所為,二老爺命肖平帶著你全隊人馬趕過去檢視,如果確是妖魔,立即斬殺勿論。”

他專門強調了“全隊”這兩個字,讓眾人不由得一愣。

既然是全隊,那自然包括陳元。

除妖司有個不成文的規定,新人入司會有十天適應期。

這十天是為了讓新人加緊修煉,從而增強些自保能力。

結果今天才第二天,二老爺就親自下令讓陳元隨隊出任務,再想到傳聞中陳元被調來除妖司的背後故事,值房內的差人們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。

他們都知道,陳元昨天才領到功法,到現在頂多也才修煉了一晚,體內根本來不及產生多少元氣。

彆說和妖魔對打,要是遇到厲害的,對方身上散發的妖魔煞氣就能讓陳元死過去。

十天試應期可不是拍腦袋決定的,這是經過試驗的。

至少要經過十天勤苦修煉,體內產生的元氣才能足夠護體,不至於輕易被妖魔煞氣侵入。

其他人能猜出來,陳元自己當然更加明白,他本以為王中成把他調到除妖司也就出氣了,沒想到他這麼趕儘殺絕,竟然連多等些日子,讓他在出任務的時候自然死亡都不願意。

林英豪說完就轉身離開值房,肖平點齊了他手下的五個人,準備出發去後橋村。

陳元當然也包含在裡面,他現在也沒有辦法,臨戰而抗命,他怕是會被當場斬殺了。

隻能期望後橋村那裡並沒有真正的妖魔,或者妖魔不強,到時候他跟在眾人後面,搖旗呐喊一番,離得遠遠的,未必就有太大危險。

後橋村離縣城有三十幾裡,眾人騎馬用了半個時辰纔到。

村長喬老丈已經在村口等著他們,旁邊還跟著幾個村裡的青壯男人,顯然是為了村子裡鬨妖魔的事,專門組織起來的巡邏隊。

見到陳元一行人,村長激動得像是見到了救星,還沒等幾人下馬,他就趕上前,一把拉住肖平的褲腿,老淚縱橫地說了起來。

好不容易安慰下老人,一行人這才瞭解了情況。

原來出事的是村中一戶財主家。

昨天村長去找財主商議為村中私塾募捐的事,在大門上敲了半天都沒人迴應,他從門縫裡往裡面看,就見院子裡面朝下趴著一個人,看服飾像是財主家的小廝。

這小廝平常最乖巧伶俐,不可能無故和他弄鬼,而且他剛纔用力拍門,小廝也不可能聽不見。

因此村長立即意識到可能出事了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

他當即把村裡的青壯男子喊了幾個過來,把門撞開。

那小廝還照常趴在地上,等他們將小廝搬過來,卻見他竟然變成了一堆骷髏,骷髏上滿是不知道什麼粘液。

村長等人這一驚非同小可,他們連忙跑進屋內,卻見財主夫婦,連同他們的兒子,家中的仆人共九口人,全都變成了骷髏。

村長立即明白,這恐怕不是凡人作惡,當即派人通知了縣衙。

陳元一行人一邊聽,一邊走,等村長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清楚,他們已經走到出事的院子外面。

院子外面被村長派人設了圍欄,即便如此,村民們仍舊不放心。

周圍的住戶或者外出訪親友,或者搬去和其他較遠的住戶暫且擠一兩天住,周圍這一大片竟然成了空場。

肖平吩咐村長等人在外面守著,並告訴他,如果自己等人兩個時辰還沒出來,立即趕去縣衙報告,隨後帶著陳元等人走進院子。

院子裡,小廝的屍體還擺在原處,一行人把屍體搬正仔細檢視,果然和村長說的一樣,隻是一套衣服套著一具骷髏,骷髏上有些粘液,但不知是什麼東西。

肖平正要帶人進屋裡檢視,陳元眼光一閃,叫道:“這是什麼?”

肖平連忙反身回來,往陳元指著的地方看去,卻見屍體頸椎的第三節上有一個小孔,若不細看還真不容易發現。

“像是被什麼錐子刺到了,去屋裡看看其他屍體上有沒有。”

肖平說著帶頭跑進屋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