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立即有城中鬼差擺好香案,香爐並祭品。

酆都城主親自拈香禱告:“皇天在上,厚土在下,小神敬告,今有陽間修士擅動乾戈,窺探陰司權柄,小神敬祈天地解除限製,容小神出城,往神京討一說法。”

禱告畢,酆都城主將三隻香插進香爐。

靜候片刻,有虹霓自天而降,落在陰神塔前,酆都城主踏虹霓而升,達於高空,最後縱身向著神京的方向飛去。

酆都城主飛離鬼城範圍,身上道意自然發散,天色變得晦暗,有陰雲前來依附,等飛離西川省地界,陰雲已經積成浩浩蕩蕩的一片,波濤滾滾,翻湧不息,所過處白天變成黑夜,炎夏轉成寒冬。

無論或人或畜,或禽或獸,或妖魔精怪,或香火神靈,全都抬頭仰望,心中惶恐不安,隻覺得末日將近,眾生無所逃遁。

所幸劫雲並不停留,很快離境而去,將天日顯現出來,眾生死裡逃生,全都心中猜測,不知這到底意味著什麼。

凡人不知天命,法身大神通者卻早就有所感應。

在酆都城主剛離開鬼城的時候,大周各地的法身大神通就感應到祂的氣息,他們心中有些驚疑,不知這位傳說中的閻君人間體要做什麼。

陰司力量不可驚擾陽間,這是天地之宏規,這種限製尤其對閻君更是嚴格,如今祂這般高調地離開酆都城,究竟有何打算?

很快他們就發現了端倪。

酆都城主離開鬼城,是徑直向著神京的方向進發的。

酆都城主要進京!

眾多法身心中全都驚詫。

這可是大動作。

陰司與人間皇朝自有溝通的渠道,比如說神京城隍廟,陰司有什麼訊息要傳達皇朝,向來都是通過神京城隍廟。

可這次卻是這位閻君人間體親自離開鬼城,要赴神京,這隻能說明,這次的事已經大到連神京城隍也沒資格處理的地步。

有訊息靈通的法身已經猜到了什麼。

他們已經聽說,傳說中的閻君教道首在廣陽府與人動手了,據說真武的氣息也曾在那裡顯露。

難道…

眾法身心中一動,看向酆都城主上京的路線。

中州雲門山正在這條路線上,要想進京,這片雲必定漫過雲門山朝天觀!

法身們心中火熱,這下子有樂子看了。

酆都城主召起的雲海穩定地向著神京的方向移動,看著很慢,可呼吸間就越過幾十裡路,隻半個時辰,已經將兩千裡路甩在後面,距離雲門山已經不到百裡。

雲門山上眾修士,並許多生靈早看到自西南方向,黑沉沉壓過來的雲海,海中波濤滾滾,怒浪滔滔,彷彿要將這連綿百多裡的雲門山儘數掀翻。

一時間雲門山中獸類奔走,飛禽遠遁,這仙門正宗霎時間瑞靄破散,祥光暗淡,竟有了幾分末世的氣象。

雲門山頂朝天觀,大小修士個個神色慌張,全不知發生了什麼,都把目光看向真武大殿,等著觀主傳話出來。

真武大殿後的悟道崖,趙道玄安坐在崖邊的敬道石上。

他身旁站著越發沉穩內斂的丁鋒,身前是院監李子厚為首的十幾個朝天觀執事。

眾執事個個義憤填膺。

李子厚尤其怒不可遏,他當初在酆都城就吃了城主的虧,被損了麪皮,如今這人竟然興雲要遮住朝天觀的天,這簡直就是不把朝天觀放在眼裡。

“師兄,不能放他過去!”

李子厚怒道。

趙道玄靜靜地看著飄過來的黑雲,心想這位古老尊神氣性倒是大,知道閻君教有他插手在內,竟然立即就有這般大動作。

他笑著搖頭道:“閻君出世,亙古未有,你我得見此盛況,何其幸也,讓祂過去。”

李子厚睜大了眼,說道:“師兄這說的哪裡話,閻君再如何尊貴,也高不過真武道統,如何能讓祂遮去頭頂之天?”

頓了頓,李子厚疑問道:“師兄,方纔我聽到些閒話,說是閻君出世乃為的是閻君教,而師兄也摻合在閻君教中,所以閻君要來問罪,師弟知道此言荒唐,可他們傳得有鼻子有臉,師兄可知為何會有這種謠言傳出來?”

“閒話?”趙道玄笑道:“是你自己感應到廣陽府的氣息了吧?”

他知道自己這位師弟,雖然性子急躁,卻天生有一段樸拙,正應了修行之理,因此修為不容小看,如今已經二品法身,與自己又自來親近,不可能感應不到自己曾出現在廣陽府。

“這件事你不要過問,我自有道理。”

李子厚眉頭微皺,聽師兄這話,他竟然真的和閻君教有些瓜葛不成,那閻君教行事詭異殘酷,殊非仙門氣象,師兄為何會與他們有牽扯。

“不過你說的有理,”趙道玄抬頭看向黑沉沉壓過來的烏雲,說道:“閻君也不能蓋住朝天觀頭上的天。”

說罷,他伸手淩空虛畫,一枚符籙當空出現,化成一道流光向天上飛去。

雲門山上破碎的清風白雲,瑞氣祥光受符籙召喚,迅速彙聚過來,轉眼間化成一隻大龜,UU看書www.kanshu.com罩在朝天觀所在的峰頭上。

大龜迎上了烏黑的雲海。

雲海怒濤滾滾,掀動天地,大龜卻巋然不動,自在遨遊,為百多裡雲門山留下了一孔之地,天光從這一孔之地撒下來,照在朝天觀上,一時間竟有一種魔焰滔滔,難滅正法的震撼感覺。

雲海沒有停留,從雲門山上輕輕劃過。

大龜與雲海交界的地方,兩種力量相磨相蕩,好一番雷霆陣陣,電光閃閃,狂風怒吼。

隻用了盞茶工夫,黑雲漫過朝天觀,繼續向神京飛去。

早將自家心神投過來的各位法身,心中暗自讚歎,卻又意猶未儘,這和他們想象的可不一樣啊。

他們早料到真武絕不容許閻君越過自己頭頂,而閻君也是有心要蓋壓真武,必定不能相讓,如此一來,必定會發生一場當世最強兩人的大戰。

隻是沒想到真武竟然主動退了半步,他放棄了雲門山,隻是略施手段護住了朝天觀,因此沒讓衝突爆發起來。

這讓想要看當世最強者正面交手的眾多法身有些失望。

可是失望歸失望,即便如此,他們也可以從這短暫收斂的交鋒中領略到二人的高深境界,閻君的強他們早就明白,可趙道玄曆來低調,這一次卻被他們窺到一絲真意。

方纔的交鋒中,趙道玄雖然收斂,可面對閻君,他顯得十分從容,足可見,即便與閻君這位亙古亙今的大神靈相比,趙道玄也沒有絲毫弱勢。

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訊息,眾法身趕緊收迴心神,免得被真武記掛上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