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灰袍一口氣飛出百多裡,感受到後面懾人的神威消失,這才停了下來,心中兀自震駭不已。

他有些驚疑,不知道那人為什麼沒有趁勢殺了自己,像那樣的神雷,隻要再來一道,洞穿了自己的心臟,他就算不死,也要重傷,為何卻要放走自己。

難道是他無力再放一道神雷?

灰袍心中一動。

要不要悄悄返回去看看?

咳咳!

灰袍隻覺胸口一陣劇痛,他低頭檢視,隻見胸口依舊洞穿,露出裡面跳動著的心臟。

不僅胸口,剛纔那道神雷的力量還有許多殘餘,在他身體裡亂竄,至今難以徹底消除。

法身與法相不同,法相是虛相,法身卻就是真身,所以法身堅實無比,以金箍棒之堅固,也當不起他一抓。

可正因為法身就是真身,法身上的一切傷都會落在肉身上,無可逃遁。

眼看著自己的傷口,上面殘存的一絲力道依舊霸道無比,在阻止著傷口癒合,灰袍心中的疑慮頓時煙消雲散。

不可能!

這種等級的存在怎麼可能沒有餘力,雖然不知他為何放過自己,但既然逃了出來,就不可能再回去,萬一對方改了主意,他可就悔之晚矣。

想到這裡,灰袍繼續向前走去。

剛纔急著逃跑還不覺得,此時情況放緩,灰袍立即感覺渾身不適起來,神雷之力亂竄,讓他沒法凝聚力量,胸口漏風,吹得他心臟涼涼的,也不甚舒服。

灰袍心中暗自歎息,自成就法身,何時這麼狼狽過,由奢入儉難,如今落到這等地步,還真是有些難以接受,好在他自初入修行之路,就未作為明處的天才培養,而是一直生活在暗處,倒也沒什麼不能接受。

一邊走,一邊想,灰袍走到一處池塘邊上,忽然停下腳步。

池塘邊一棵大樹下有人在垂釣,如今已是後半夜,天上無光,凡人伸出手來都看不見五指,怎麼會有人垂釣。

灰袍邁步向釣者走去。

“原來你來了。”

灰袍道:“那你就眼看著我捱打?”

釣叟手持著釣竿,頭也不回,說道:“你這不是逃出來了嗎,我為何要出手。”

“嗬。”

灰袍冷笑道:“你什麼時候這麼好性情了,你那道金光可是被人直接打散,你真武的麪皮什麼時候這麼不值錢了?”

趙道玄眉頭微皺,疑惑道:“金光不是被打散的,那人的手法更玄妙,我和真武神像的聯絡直接被切斷了。”

“那你就更應該出手,”灰袍道:“你就不想知道他的底細?據我猜測,這人應該就是那位攪動風雲的陳先生。”

趙道玄道:“還不是時候。”

“現在我們的大業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,不要節外生枝。”

“好一個我們的大業。”

灰袍微諷道。

趙道玄回過頭來,第一次看向灰袍,眼中有淡淡的殺機,深沉而又微渺:“陸寧,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,方纔面對那人,你第一時間把騰蛇放出去,是想借他的力量毀掉騰蛇吧?”

“沒用的,騰蛇的道意自你初入道,就深入你心神之內,你再也除不掉它。”

說著,趙道玄甩動釣竿,魚線纏住灰袍。

灰袍隻覺一身力量儘數封鎖,不自覺就被扯了過來。

趙道玄從玉清神雷炸開的洞口伸手進去,一把攥住陸寧的心臟,用力把它掏了出來。

陸寧渾身劇痛,軟倒下來。

心臟在趙道玄手上兀自跳動。

趙道玄伸手淩空畫出一個符籙,符籙落在心臟上。

心臟彷彿活了過來,跳到空中,從這一小團血肉中掙紮著生出一條長著肉翅的怪蛇,正是騰蛇。

騰蛇身子遊動,重新沒入陸寧身上。

趙道玄看了陸寧一眼,說道:“你不用怨恨,我自然不會眼看你受苦。”

說著他從自己身旁簍子裡取出一尾金魚,塞進陸寧胸口,金魚在他胸膛跳動兩下,化成心臟模樣,趙道玄在他心口拍了兩下,打散他胸口殘存的神雷力量,不一會兒傷口癒合,恢複如初。

“走吧,那件事繼續按計劃進行。”

趙道玄說道。

陸寧悶聲道:“咱們的關係已經被那陳先生知道了,他必然會宣揚出去,到時候閻君教固然是眾矢之的,朝天觀也成了人人喊打,計劃怎麼進行下去。”

趙道玄老神在在地收回釣線,說道:“無妨,翻不起風浪。”

陸寧見他話語平淡中自有一股睥睨的氣勢,硬生生將自己的話壓下去,

轉身離開湖畔。

城隍廟。

白尊者聽陳元說有要事與閻君相商,問道:“可是閻君教的事?”

陰司雖然一直對閻君教的情況頗為關注,可小小一個教派,還沒資格讓閻君親自關心,說到底閻君教的道首也不過是三品法身, www.kanshu.com而陰司中,光黑白二使就都是二品法身。

陳元知道他心中輕蔑,說道:“沒錯,事情牽涉到雲門山那位,恐怕要閻君親自過問。”

白尊者臉色一變。

祂沒想到小小閻君教竟然還和雲門山扯上關係了。

“好,小神這就帶先生去見閻君。”

白尊者說罷,引著陳元向後堂走去。

“師父,我呢?”

池明明叫道。

陳元尋思一陣,說道:“你也跟來吧,我要在陰司待一陣子,正好與你講經,順便我還有些神通要傳你,如今正是時候。”

這次他和灰袍對決,池明明一直潛身在側,想要出手助他,最後把他帶回城隍廟。

這份情他記在了心裡。

他知道那時候有多危險,哪怕隻是躲在一側,都有可能被餘波殺死,池明明能這麼待他這個師父,他自然也不會吝嗇自己的神通。

池明明聞言大喜:“多謝師父!”

於是二人跟著白尊者過了通道,進了陰司。

陳元如今兩個法相都無法調動,陰陽氣破碎,體內先天五行衰弱,連慶雲金燈也暗淡下來,好一番淒慘境況,幸好他肉身強大,這纔不用擔心幽冥氣的侵擾。

跟著白尊者一路迤邐來到閻君面前。

“噫?”

閻君發出一聲驚噫,問道:“先生何至於此?”

祂能感受到,陳元現在情況極為糟糕,道意衰微,必是法相受了重傷。

陳元道:“不提也罷,我這次來是有要事要告知尊神的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