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灰袍面色肅然。

眼前這個神靈雖然不知身份,但祂既然在這個時候現身,必然來意不善。

這世間的法身大神通者,彼此都有感應,感應到彆的法身在做事,若無意乾預,早就遠遠避開,而不是出現在現場,惹人誤解。

此人既然來了,多半就是與下面這小子有關。

灰袍眼神一凝,直盯著元始天尊法相,一面在心裡猜測,這尊神靈有可能是誰,可怎麼也猜不出。

這世間法身都是有數的,這些法身在年青的時候都曾是驚才絕豔,名動一時的天才,不可能無緣無故冒出一個法身。

一個修士要想成就法身,除了天賦,機緣,資源,功法,還要有諸多的磨練,不經磨難而成法身,自古未有。

而經受磨難的修士,哪有名不見經傳的。

不對,還真有一位…

灰袍心中一動,想起來,最近不就出了這麼一位嗎,之前從未聽說過,一露面就名動天下。

“閣下可是陳先生?”

灰袍冷聲道。

元始天尊漠然立在半空,隻有半截身體,看上去有些滑稽,可灰袍絲毫不敢大意。

過了半晌,元始天尊沒有迴應。

灰袍怒道:“本座辦事,閣下若不想與我為敵,還請退去!”

又是半晌不應。

灰袍眼睛一眯,身上纏繞騰蛇忽然扇動肉翅,向空中的元始天尊咬去。

元始天尊一指向騰蛇點了過來,指間閃動起五色雷光。

“五雷法!”

灰袍驚道:“你和這小子是一夥的!”

話音剛落,隻見半空中五道雷光攢成一道,這道雷金光閃耀,帶著凜凜天威。

“五雷攢簇,玉清神雷。”

元始天尊開金口,道玉言,威嚴的聲音傳遍四方,連廣陽府外金光屏障都難以阻擋。

這門神通就是陳元一直在體內蘊養的五雷攢簇,隻可惜他一直沒能養成,如今被元始天尊從未來借了過來,陳元這才能一睹五雷攢簇的威能,連他也沒想到,五雷攢簇,合成一道,竟然就是玉清神雷。

玉清神雷轟然降臨。

灰袍感應到神雷的威勢,早就變了臉色,想要招回騰蛇,可是已經晚了。

騰蛇神雷擊中,如泡沫幻滅,登時湮滅無形。

神雷彷彿未受阻礙,繼續帶著煌煌天威轟下來。

灰袍連忙放出勾魂鎖鏈。

密密麻麻不知幾百千條鎖鏈當空飛舞,結成大盾迎向神雷。

轟的一聲。

勾魂鎖鏈被劈的粉碎,神雷長驅直入,沒入灰袍胸口,隨後由內而外,從胸中炸出來,露出裡面不停跳動的巨大心臟,以及騰騰直冒的黑色濃煙。

灰袍被劈得踉蹌著後退幾步,跪了下來,氣息明顯弱了下來。

他抬頭向半空中的元始天尊看去,見祂依舊神色冷漠地看著自己。

灰袍被嚇得慌了神,不敢再待下去,收了法身,轉身向遠處飛奔而去。

陳元沒有理會灰袍。

實際上他也沒能力留下灰袍,從未來借來那道神雷,已經是他的極限,他感覺自己隨時都可能肉身崩解,心神湮滅,元始天尊法相每多存在一刻,他都要面臨死亡的危險。

陳元心神一動,將元始天尊法相慢慢收了回去,在最後一刻,他看看遠處的真武道場,元始天尊手指一點,神像與真武的因果被截斷,沖天而起的金光沒了源泉,立即消散開來。

下一刻,天尊法相消失在天地之間。

陳元隻覺頭疼得就要裂開,他從原地站起來,向城隍廟的方向走了兩步,卻發現腳步踉蹌,竟然走去了相反的方向,很快,眩暈感潮水般湧上來。

他感覺頭猛地一脹,隨即失去了意識。

“師父,醒醒!”

不知過了多久,陳元隱隱聽得有人喊師父。

他迷迷糊糊睜開眼睛,見池明明正湊在前面看他。

見他醒過來,池明明面上現出喜意,回頭叫道:“尊者,城隍大人,我師父醒了。”

隨又轉回頭來問道:“師父你可算醒了。”

陳元支撐起身體,往四周看了看,發現自己正在城隍廟,眼前除了池明明,廣陽府城隍,白尊者竟然也在。

陳元向白尊者打聲招呼,轉向池明明問道:“你把我接回來的?”

之前和灰袍對戰,他隱約感受到池明明的法相氣息,想來她一直在旁。

“可不是嗎,”池明明笑道:“要不是我把師父接回來,師父英雄一世,沒死在法身手裡,八成要葬身在野貓野狗嘴裡了。”

陳元笑出聲來,知道她在開玩笑,

以他的**強度,就算是開竅的高手用刀劍來砍斫,也傷不了他分毫。

“師父現在情況還好?”

池明明擔憂道。

剛纔的戰鬥之激烈,池明明現在想來還一陣陣心驚。

師父能從法身手中逃出來, www.shu.com已經極為不易,恐怕難保身體有什麼損傷。

陳元檢查了一遍身體,身體倒是無恙,有地煞凝陰術的熬煉,他身體極為強健,恢複力也強,到現在已經近乎恢複如初了。

隨即他收斂心神,進入神庭。

齊天大聖法相仍然立在原處,隻是極為輕薄,像是一陣煙霧一般,沒有了往日的凝實。

陳元試著將心神融入大聖法相中,結果心神剛一進入,法相立即潰散。

陳元不由得苦笑。

方纔與灰袍的對戰中,齊天大聖法相被整個擊潰,傷了元氣,恐怕要好一陣子才能養好了。

之後他又走出神庭,看向外面的元始天尊。

天尊法相一如往日,甚至神威更盛了許多,畢竟現在半身已經顯化,

陳元將心神融入天尊法相,卻覺得法相沉重異常,他的意誌竟然絲毫無法催動。

得!

陳元自嘲道,兩個法相都不能用了,他一下子也成了沒法相的法相境了。

他估計,要等到大聖法相恢複如初,元氣充滿,心神強健了,他才能重新駕馭元始天尊法相。

耐心等待吧,在這之前隻好儘力低調,不要惹事。

想著,陳元離開了神庭。

心神回位,見池明明正關切地看著他,陳元點頭道:“放心吧,沒事,修養一陣子就好了。”

隨即轉向白尊者道:“多謝尊者來援。”

白尊者歉意道:“姍姍來遲,恕罪,恕罪。”

陳元道:“尊者言重了。”

“還請尊者帶我去見閻君,我有要事相告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