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天光一暗,陳元感覺自己徹底失去了與整個世界的聯絡,到處是混混沌沌,固若金湯的一個大囚籠,渾沒有半點縫隙供他逃走。

五雷法!

陳元心中發狠,將體內先天五行之氣運轉到極限,五色雷霆頓時閃耀起來,將籠罩下來的手掌照得明晃晃的。

他以心神駕馭雷霆,五色閃電糾纏著,如同怒龍向上猛衝過去,似乎有劈開混沌,重開天地的威勢。

怒龍咆哮著撞在掌心。

劈啪一聲,閃電撞得稀碎,變成一些漂亮的火花,很快火花消滅,四周又變成渾渾噩噩一片。

陳元心中大驚。

這全力出手的五雷法可以說是他最強的攻擊手段了,竟然絲毫不能奈何對方。

灰袍的巨掌已經降臨頭上,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巨掌邊緣的神力,以及從從空氣中穿過時掀起的颯颯罡風,光這風,若是尋常法相高手在此,就是十條命也被吹死了,至於法相以下的修士,但凡沾到一點,必定蝕骨**。

陳元奮力舉起雙手,托住蓋壓下來的巨掌,隻一瞬,他就感覺到自己渾身發出哀鳴,似乎立馬就要散架。

兩個呼吸後,步雲履變成碎片,又一個呼吸,黃金甲被神力與罡風儘數消解。

陳元漸漸覺得無法抗衡,被壓得躬下身來,巨大的壓力讓祂五臟移位,七竅噴血,他覺得自己隨時都可能會被擠爆。

不行,這樣下去就死定了!

隻有冒險試試元始天尊!

想到這裡,陳元將心神從大聖法相中收回,立即進入神庭。

心神收回,大聖法相頓時少了幾分精神。

祂本就已經無法抗衡扣壓下來的巨掌,此時更是雪上加霜,一鬆皆鬆,大掌勢不可擋地按了下來。

以二人交戰之處為中心,大地翻滾起來,如同波浪,向四方湧去。

波浪湧到廣陽府,激得真武佈下的金光一陣波動,卻沒能動搖廣陽府。

廣陽府如同怒海中的礁石,波浪繞過廣陽府,向遠處奔去,最終掀翻了幾處村莊,終於漸漸平息下來。

池明明距離二人隻有十幾裡,正在餘**及的範圍之內,強烈的震盪,讓她力散筋麻,頭暈目眩,幾乎當場昏死過去,逼得她不得不立即現出法相,這才消去了不適的感覺,卻一下子引起了灰袍的注意。

“居然還有老鼠在旁觀。”

灰袍不屑道。

一掌按死了這個強勢的法相,算是為閻君教消除一個未來的大敵,灰袍心中正自得意,見竟然有人偷窺,抬手就要鎮壓,卻忽然愣住了。

什麼,沒死!

在他印在大地上的巨大掌印中間,陳元竟然還安然盤坐在那裡,身上正有一股強勁的力量湧動。

灰袍心中驚疑。

連法相都被他捏碎,如何肉身竟然還在,而且修士的一身修為都在法相上,法相既然消滅,他身上如何還有這麼強了力量湧動?

很快灰袍眼中重新發出殺意,管你有什麼秘密,先殺了再說,秘密對死人毫無用處!

這麼想著,灰袍又是一掌按了下去。

陳元卻沒有絲毫反應,他的心神早就回到神庭,融入元始天尊法相中。

元始天尊法相如今的境界,雖然也才隻有三十丈高,可陳元確定,祂必然遠強於齊天大聖法相,可問題在於元始天尊法相不能完全顯化,充其量隻能顯化一隻手。

依靠這一隻手,他不可能和灰袍抗衡,除非他冒險將元始天尊法相更多地顯化出去。

如果是平常時候,他自然不做此想,而寧可采取更穩妥的辦法,一步步將元始天尊顯化在外面,可現在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緊要關頭,由不得他再拖遝了。

想到這,陳元心意堅定,看向眼前的混沌。

茫茫混沌感應到陳元的意誌,以及元始天尊的威嚴,頓時滾滾而散,讓出一條通道,外面就是現實世界,灰袍正一掌向陳元蓋壓下來。

陳元毫不猶豫,猛地衝了上去。

元始天尊擠出了神庭和現實世界的屏障,陳元又感受到熟悉的感覺。

全世界的因果都向祂彙聚過來,似乎有無窮無儘的壓力向他壓過來,肉身吱嘎作響,精神也變得遲滯。

但他沒有退縮,元始天尊依舊在往外擠,一雙法眼這是第一次在現實世界觀照因果。

以往陳元隻是藉助元始天尊法相的力量,運用其法眼的神通來追溯和影響因果,已經能發揮種種妙用。

如今元始天尊由虛轉實,親自降臨這個世界,法眼的神通第一次全幅施展,陳元立即感覺到眼前的世界和自己以往看到的大不同了。

因果線條不再是散亂的一片亂麻,讓人理不清頭緒,而是逐漸彙合,變成一束有頭有尾的鏈條。

元始法相每出來一點,世間的因果就更清楚的呈現在祂的眼前。

終於,元始天尊半身都探了出來,陳元的肉身被壓力壓得趴在地上,UU看書www.shu.com經受地煞凝陰術熬煉過肉身也再不能承受更大的壓力,馬上就要崩解開。

陳元渾不在意,一雙眼睛直直地注視著眼前慢慢彙合的因果。

終於,因果線條越來越多彙合過來,最後竟然成了一條滔滔大河,始於無窮遠處,又奔向無窮遠處,其間無絲毫暫停。

元始天尊就高居這因果長河之上,冷漠地注視著它。

陳元駕馭著天尊法相,法眼遍觀因果長河,發現自己並不能窮儘一切因果,這條河流太遠的地方,他的目光就已經看不到了,即便是近的地方,他發現,有些地方被各種力量包裹著,也不是他可以窺探的。

陳元猜測,這就是這個世界各位法身大神通者的出所,他現在修為還低,還無法做到遍觀,不過他也不著急,隻要能解他眼前的困厄就行,其他的,等他修為上來了,自然一一解決。

這麼想著,陳元看向因果長河中未來的某一點,笑道:“道友,借神通一用!”

隨即伸手抓了過去。

此刻。

灰袍正要一掌將陳元碾碎,徹底絕了他的生路,也為閻君教和朝天觀除一個大敵,卻忽然感覺到頭頂高空中有澎湃的力量湧動。

灰袍駭然轉身,隻見有一個從未見聞的神靈,從空中探出身來,這神靈面容威嚴冷漠,氣息玄妙深遠,讓他一見之下,就感到自身道意變得怯懦,似乎不敢冒犯此神威嚴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下一章九點,第三章爭取十二點前發出來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