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灰袍招招手,把幾朵跳動的陰森鬼火捉在手裡。

隨即他把化身毫毛丟進火中,嘶的一聲,毫毛化成一縷輕煙。

輕煙在火苗上盤旋不散。

灰袍手掐法訣,口中唸唸有詞。

輕煙像是受了驅使,倏地向遠處遁去,看速度竟然比迅雷疾風還要迅捷,灰袍一晃身,追著輕煙飛了出去。

陳元收了化身,心中兀自砰砰直跳。

今天可是知道了一個大秘密,無論是真武神像中有其他神靈,而且這個神靈並不遜色三教道首,還是閻君教派是朝天觀弄出來的,這都是能招來殺身之禍的事。

廣陽府是不能呆了。

那灰袍沒能留下他,指不定急成什麼樣,說不定會把整個廣陽府翻個地朝天來找他。

看情況廣陽府的堂官似乎是他們的人,他還是不要在這找不自在了,趕緊去陰司找閻君商議去吧。

這麼想著,陳元看準了城隍廟的方向,慢慢走了過去。

走沒兩步,他心中忽然發慌起來,彷彿天災將至。

怎麼回事?

陳元不敢疏忽,隨著元始法相境界越來越好,他對因果的感應也越來越敏感。

因果是連接過去現在未來的力量,這也就使他對未來的感應也卻來越強,心中忽然發此警報,必然不是無因而起,再想到今晚他去做的事,陳元立即意識到發生了什麼。

他當機立斷,運起全身元氣,瘋狂向城隍廟方向奔去。

陡然間,陳元感覺天地彷彿一陣震動,四周的空氣如同凝固起來,他每邁一步,都變得無比艱難,緊接著大地翻轉,他眼前的地面竟然被生生掀起,向他當頭蓋過來。

陳元仗著肉身強大,迎頭撞了過去,砸下來的泥沙石子如同麪粉,噗的一聲,瞬間洞穿。

下一刻,卻聽“咚”的一聲巨響,陳元隻覺頭皮生疼,大腦一陣混沌,不知撞在什麼東西上。

陳元抬頭看去,隻見眼前是叉開的五根手指,好似撐天的巨柱轟然倒塌,向他砸了過來。

再向後看時,灰袍已經現了法身,還是那般模樣,隻是周身盤著一條巨大的肉翅怪蛇,正眼神陰冷地看著他。

好五指山!

陳元心中暗讚。

當初在大霧山,法源和尚曾用出過遮天的佛手,卻被他用雷法炸個粉碎,眼前這隻巨手比之法源的佛手,其差距何止雲泥。

陳元不敢怠慢,當即喚出鐵棒,心中念一聲大字,鐵棒瘋長,撐住合攏下來的手指。

可隻是過了一瞬,鐵棒就發出了難以承受的吱嘎之聲,這根鐵棒是隨著齊天大聖法相一起而來,並非凡鐵,至剛至強,可折不可彎,此時遭遇法身的強壓,竟然強撐著沒有絲毫彎曲的趨勢,也正因如此,在法身的強大壓力下,隻過了一瞬,鐵棒眼看已經要崩解了。

幸好有這一瞬,陳元抓住機會,一縱身從指間跳躍出去,落在地上,隨即召回金箍棒。

灰袍居高臨下看著陳元,眉頭微微皺起,說道:“原來不是他,可惜,可惜。”

陳元道:“怎麼,老先生是把我錯當成什麼人了?”

灰袍道:“有個陳先生,自稱是閻君之友,我見你這麼瞭解我教門絕藝,本以為你就是他,原來竟不是,不過我也認得你,前些日子大霧山出現一頭金猿,擅使一根鐵棒,一人獨戰七個法相,殺三個,重傷四個,自家毫髮無傷,想必就是你了。”

“今天算我老道運氣好,遇到了你,正好殺你立一功。”

“且慢!”

陳元大叫道。

“怎麼?”

陳元道:“老先生也不想閻君教的秘密被泄露出去吧?”

“此地距廣陽府不遠,以我的修為,大喊一聲可震動整個廣陽府,到時候閻君教的秘密,廣陽府人儘皆知,第二天就傳遍天下,閻君教人人喊打不說,朝天觀也跌落神壇,連嚴清恐怕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,再和朝天觀聯盟。”

“老先生可要想清楚,是不是要逼我走此絕路!”

灰袍冷笑道:“你大可以試試,到時候大不了屠儘廣陽府人,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背上這無邊殺孽!”

“老先生不用激我。”

陳元朗聲道:“人是你殺,又不是我殺,如何要我背殺孽,再說了,都已經死到臨頭,還管什麼殺孽不殺孽,老先生若是敢冒險,不妨繼續施為。”

他絲毫不懷疑,眼前這人真敢屠儘廣陽府人,隻是他敢,不代表他能,誰也難保會不會跑出幾個去,到時候閻君教和朝天觀的秘密傳播出去,他們再有什麼謀劃也一切皆休。

所以他才更要表現得絲毫不在意廣陽府的意思,

就是看他敢不敢賭。

陳元說完後也不等灰袍迴應,轉身就走。

忽然間天光大亮。

陳元心中吃了一驚,向著光亮的方向看去。

竟然是真武道場!

從道場中沖天而起一道光束,隨即光束散開, www.shu.com把整個廣陽府籠罩起來,那光束中散發著深重的神威,陳元立即明白,不要說聲音,就算是他用全力撞過去,恐怕也撞不開。

真武大帝!

這是雲門山上老真武感應到了這邊的情況,於是降下神威,籠罩廣陽府,讓灰袍可以不加顧忌的下手對付陳元。

陳元一時間臉色鐵青。

他孃的,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出!

灰袍臉上露出諷刺,說道:“還有什麼招數,儘使出來吧。”

說著探身向陳元抓過來。

法身與法相不同,法身自帶神威,起心動念,舉手投足,天地自然響應,因此灰袍探手來捉,手還未到,陳元已然感受到天地的巨大壓迫,讓他渾身都難以週轉,更不用說快速逃跑。

陳元知道已經到了生死一線的時刻,不敢有所隱瞞,立即召喚出齊天大聖法相。

神威凜凜,三十丈一隻金猿出現在天地間,渾身光彩奕奕,氣息睥睨無敵,來自天地的壓製被瞬間消解,似乎連天地在這金猿的神威面前也要退卻。

灰袍心中一凜。

眼前這法相境界雖不太高,可看其氣勢,絕對是世間最頂級的法相,一旦成長起來,修成法身,晉級一品,絕對是當今天下三教道首的等級,甚至還要更高半品。

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個天才?

隨即灰袍心中殺意縱橫。

管他什麼天才,現在他已經和閻君教結怨,那就不要讓他成長起來!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感謝霸者歸來誰跟我搶大佬的打賞!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