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肖平帶著鄭小六出去辦案了。

陳元今天無事,他閒閒地溜達著走出除妖司衙門,來到慣常光顧的那家茶樓。

他找了張隱蔽的桌子,坐下後把琉璃盞擺在桌子上,就開始等王中成路過。

他手中拿著一隻小木雕,雕刻的是個男子,栩栩如生,隻是還沒有刻畫面目。

這隻木雕是陳元一刀刀親自雕刻而成,上面每一刀都刻畫上王中成的一條因果。

這隻木雕已經完成,他故意留出臉面,免得被人發覺。

巳時二刻,王中成從茶樓門前經過,陳元通過琉璃盞,細細檢查著他身上的因果線條,確保沒有遺漏下的。

王中成很快從門前走過,消失在街角處。

陳元正想起身離開,隔壁桌上的談話卻吸引了他的注意,於是他重新坐下,側耳細聽起來。

隔壁坐著兩個年輕後生,都穿著粗布長衫,顯見並不是富貴子弟。

那背對著陳元的後生說道:“剛纔過去的那不是縣衙裡的二老爺嗎,聽說昨天他們家出亂子了?”

“你是說他家小妾上吊的事?”

另外那人接話道,顯然這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。

“可不就是這件事,”前面那人說道:“我聽一個在他家幫閒的老媽子說,當初為了買下這個小妾,二老爺可費了大力氣,為這事,那小妾的老父親都被打死了。”

“誰成想買來沒過幾個月,二老爺沒了新鮮勁,就開始非打即罵,前陣子那小妾無意聽說自己老父親已經被打死,這才斷了念想,乾脆一根繩子把自己吊死了。”

“吊死?”另外那人冷笑道:“能吊死還是好的,我聽說那小妾後來被人救過來了,這番沒能死成,以後可就難嘍。”

二人都知道縣丞有賣女人去妓院的惡習,一時間都有些唏噓。

前面那人又說:“你說這些富戶是怎麼想的,這麼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心疼還來不及,怎麼就這麼狠心糟蹋呢?”

另外那人哈哈大笑,說道:“也就是咱們這些窮酸纔有這種心思,富家大戶哪裡缺女人,既然不缺,當然也就不愛惜了。”

兩人後面的話陳元沒再聽下去。

他想起當初放走賣唱女時候的情景,女子隻有十六七歲年齡,臉圓圓的,眼睛很有神,執著地看著他,說自己寧願死也不想被王中成搶去做妾。

這纔過去半年多,對那女子來說,恐怕已經恍如隔世了吧。

陳元一邊想著,一邊隨意地擺弄起手中的木雕,那千絲萬縷的因果線就在他手中翻飛。

閒喝了一會子茶,陳元又懶懶地溜回除妖司。

剛進衙門,門房老秦就迎上來,說道:“元哥兒,剛纔城外私塾的林先生來找你,見你不在,他又回去了。”

林先生回來了?

陳元心中一喜。

林源已經走了一個月了,說是去幫忙查詢那位建立新道統的天才,也不知有沒有結果。

沒了林源在旁邊時常探討,他還真不方便。

恰好今天無事,倒不如去拜訪一下。

陳元又轉身出了衙門,去縣城買了些吃食,向林源家走去。

因為是白天,所以林源家的院門沒有關閉。

陳元直接走進院子,向屋裡喊了一聲,結果卻沒有人答應。

難道家裡沒人?

陳元心中納悶,於是透過窗戶,向書房裡看了一眼,卻見林源分明坐在桌案旁邊。

他推門進去,問道:“敬庵在想什麼呢?”

林源抬頭看了他一眼,問道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陳元笑道:“你倒問我,不是你去衙門找我?你這次去府裡,要辦的事怎麼樣了?”

林源搖搖頭:“我沒去找過你。”

說完低下頭去,不再說話。

陳元眉頭微皺,問道:“事情不順利?”

林源冷笑一聲:“與你何乾?”

這老兄今天這是怎麼了?

陳元心中不解,林源向來文雅,他之前不是沒遇到過林源反常的時候,但是像今天這麼失禮,還真是頭一遭。

咳咳!

裡屋傳來兩聲咳嗽,隨即一個女聲響起:“相公最近身體不大好,心氣不順,中陽萬勿見怪。”

陳元笑了笑,說道:“娘子多慮了,敬庵先生既然身體不適,那我就不打擾了,改日再會。”

說完向林源拱手畢,轉身走出屋子。

來到院子裡,他透過窗戶向書房看去,隻見林源還坐在老地方,動也沒動過。

客人離去卻不相送,

這對於注重禮數的儒士來說,簡直不可想象。

陳元本想直接離開,可想了想又轉身走近窗台,說道:“敬庵先生若遇到什麼麻煩,不妨來除妖司找我,隻要力所能及,在下絕對不會袖手旁觀。”

林源對他是有大恩的,不同於他人,如果林源遇到什麼難事,他不會吝於出力。UU看書 www.kanshu.com

說完陳元轉身離開林家的院子。

林源看著陳元離開的身影,眼神一陣閃爍。

回到除妖司,天已經暗了下來。

陳元回到自己的住處,先是一口氣修煉了兩個時辰。

雖然他現在的修為多半是來自魔猿攝入的妖物精元,他自己修煉的成果少之又少。

可他還是從不疏忽修煉。

畢竟蚊子腿也是肉,不能因為修煉功法成果少就嫌棄,說不定什麼時候那一點點元氣就能發揮關鍵作用。

另外一點則是,正因為他的修為都是直接從外攝入,根基難免不穩,勤苦的修煉可以幫他補足這一關。

修煉完後,他照例進入神庭檢視。

魔猿雖然已經被壓製,可誰知道會不會有變故發生,所以他每日都要進來檢查一番才能安心。

除妖司中這半年生活給他帶來很大的曆練。

他已經沒有初來的時候那種慌張感,有的隻有縝密冷靜,麻煩一些不要緊,最重要的是要保證把危機扼殺在萌芽中。

進入神庭,他繞著魔猿轉了一圈,見魔猿周身裂縫中沒有黑煙冒出,放下心來。

緊接著他又跳到屋頂琉璃瓦下,從大洞向外看去。

混沌中的人影越來越清晰了,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想快些到第九重階梯,然後看看這到底是尊什麼大神。

等看到人影手中的琉璃盞,他不由得一怔。

陳元伸手把琉璃盞招過來,卻見琉璃盞越發明亮的燈暈核心處,竟然多了一黑一白兩條小蛇般的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