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走近神像,輕輕躍起,跳進真武掌中。

他伸出手來在神像上敲了幾下,發出兩聲咚咚的聲音,聽聲音這神像似乎不是尋常石料。

陳元估計這應該是為真武道場特供的某種珍貴材料,倒也沒什麼好奇怪的,曆來供應神佛都是最耗財力的。

他繞著佛像上上下下,前後左右觀看了一遍,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。

這就奇怪了,就一個神像,卻有兩種神韻。

忽然他心中一動,外面沒有問題,可不代表裡面也沒問題。

想到王虎是因為技藝超絕被征召,神像完工後立即死亡,陳元幾乎已經確定了。

現在就隻剩下驗證了,而且他也想看看,那個敢在真武神像內部動手腳的人究竟是誰?

陳元運起全部內息,猛地一拳向神像胸口打去。

陳元一拳打在神像上,卻覺應手出極其剛強,他這一拳竟然沒有產生半分效果。

他心中大驚。

這具分身修為也有八竅,這世上能承受八竅修為,絲毫不受損傷的石料不說絕無僅有,至少他從沒聽到過。

可是很快他就發現,並不是石料的原因,而是神像周圍有一層淡淡的神力,這層神力極薄弱,卻極強韌,比這世間一切材質都更為剛強。

陳元這一拳打在神像上,立即引起了神力的反應,陳元被從神像上彈飛出去。

下一刻,他立即感應到有兩股心神從不知何方降臨過來。

這兩股心神,其中一股至玄至妙,帶著一種無動於衷的冷漠,另一股卻殘暴瘋狂,帶著中吞噬一切的殺意。

陳元明白前者是真武的神韻,後者就是神像上的另一股神韻,他能感應到,後者並不比前者弱多少,或許稍弱一些,但兩者絕對是同一等級的存在。

他孃的,這是誰啊,什麼時候天地間出現了這麼一個存在?

陳元心中大罵,一下子兩個這種等級的存在把心神降臨過來,他可真是有面子!

道場外四十裡處,陳元立即勾動了元始法相,把自身全部因果封閉。

一時間,分身就像是從天地間消失了一樣。

他還在原地,眼睛還看得到,但卻從所有人的感應中被消除。

兩股心神在原地掃蕩兩遍,隨即略帶著些疑惑地收回去。

陳元鬆了口氣。

神像是不能動了,上面有神力防護,他根本打不破,至少僅憑分身打不破,真身過來或許有希望,但他可不想冒這個危險。

不過今晚得到的秘密已經夠大了,真武神像中竟然被彆的什麼人寄生了,這可真是勁爆,隻可惜沒法查出這個人是誰,他能感應出,這個人不是閻君教的那個灰袍,灰袍沒這麼強,氣息也完全不同。

陳元暗暗咋舌。

小小一座廣陽府真武道場可真是藏龍臥虎,之前藏著一個閻君教道首,已經很不可思議了,現在又有了這麼個發現,廣陽府是有什麼特殊嗎?

陳元不再多想,就算廣陽府有什麼特殊,也不是他現在該理會的,至少要成就法身,他纔有資格面對這種存在。

他悄無聲息地遁出真武大殿的施工場,翻過前面的靈官大殿,來到廣場上,正要翻牆出去,廣場上忽然粲然大明。

九朵火花忽然在廣場四圍亮起來。

這火花懸浮空中,不是燈油火,不是木材火,也不是煤炭火,而是一種憑空躍起,綠油油,陰森森的火焰。

隨著火焰亮起,兩個身影出現在廣場上。

其中一個是身材魁偉的老者,看樣子與王小虎有幾分相似。

陳元立即猜出他的身份。

王虎!

他轉頭去看另外那人,高腮,枯瘦,灰色道袍。

陳元眼神一凝:“你在引我過來?”

竟然是閻君教道首,他被真武隔空打了一掌,還敢留在道場?

灰袍讚歎道:“好手段,兩個至高存在心神降臨都探查不到你。”

“彼此彼此,”陳元道:“之前捱了一掌,竟然還敢留在原地,你膽子也不小。”

灰袍搖搖頭,說道:“我膽子就米粒那麼大,好奇心卻能裝下天,我就料到你會來查我,所以少不得在這裡候著,看看是誰在暗中盤算我。”

“生死簿,判官筆。”

“嗬,能喊出這個名字,你恐怕早就在窺探我的道了吧,說吧,閣下到底是誰?”

陳元盯著灰袍看了一會兒,心中轉了幾轉,忽然一動,問道:“你是朝天觀的人?!”

這個念頭也是他剛剛想到的,可一旦脫口而出,卻越來越覺得定是如此。

灰袍瞳孔一縮:“什麼?”

陳元見他表現,心中更確定了幾分:“

嗬,那位老人家真是好手段!”

“前天剛被打了一掌,你居然還敢在此等我,除非你能確定,打你的不是我,而是彆人,當世能打出那一掌,想必你不用想多久就能確定是誰。”

“被真武打了一掌,卻還敢停留在真武道場中,甚至剛纔真武心神降臨你也並不逃走,UU看書www.kanshu.com除非你就是朝天觀的人,那位老人家到底在佈置什麼?”

陳元越說越順,到後面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想法,他甚至對真武的佈置都有了自己的猜想。

“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
灰袍陰沉著臉道:“如果你真是至高存在也就罷了,可偏偏你漏了怯,你要是真有把握勝我,也不會借真武的勢,你必是不能勝我纔會如此。”

“如今你我就在真武道場之中,我隨時可以召喚真武老爺降臨,你逃無可逃,我給你一個選擇,將你一身神通交出來,從此皈依朝天觀,真武老爺是個愛才之人,絕不會虧待你。”

“你這是承認了!”

雖然早就猜到了,可聽到對面承認,陳元心中還是止不住大受震動。

“承認又如何,”灰袍道:“難不成你還想著能逃走?”

得到這樣一個訊息,陳元已經不想再待下去,接下來也不可能有更嚴重的事了。

閻君教竟然是朝天觀的勢力,那朝天觀未免太強了些,強到過分。

他忽然又想到神像中的另一個神靈,難道那也是朝天觀的人。

陳元心中一陣發麻。

不行,要趕緊走,儘快把訊息告知閻君,隻有同等級的人纔可能想到真武到底在做什麼打算。

想到這裡,陳元立即散去分身法,靈官大殿前,陳元的身影倏地消失,半空中飄落下一根金色毫毛。

灰袍身體一晃閃了過來,把毫毛撈在手裡。

“好分身法!”

灰袍讚歎道:“以為這樣就能跑掉嗎?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