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Advertisements

Advertisements

先讓王虎來動之以情,然後知府出面懾之以威,最終的目的就是讓王家不要鬨事,把事情平息下來。

王鳳潔一邊扶著自己哥哥,看向陳元道:“公子,求求你,幫幫我們吧。”

她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,她本來隻是想知道父親的死因,可發展到現在,聽到哥哥說全家人都可能受到牽連,她一下子就慌了神。

陳元點頭道:“放心回去吧,不會有人找你們麻煩。”

畢竟王家人又沒做什麼惡事,他要是因為調查就害人家死全家,那位太不當人了。

王小虎兄妹回家了。

陳元心念控製著眾分身把仙錄司的人帶過來,隨後將眾人關於今晚的記憶消除,帶著池明明離開了破廟。

二人離開後一刻鐘左右,仙錄司眾人才漸漸甦醒過來,皮休疑惑地從地上爬起來,摸摸自己身上,見渾身衣服都化成焦炭。

這是怎麼回事,他們怎麼來了這裡?

不理會皮休如何疑惑,陳元帶著池明明向村後走去。

白天他探訪王家的時候,就見到他房子後面有個新墳,估計就是王虎的墳墓。

既然王虎陰魂未散,那就什麼都好辦了。

隻要陰魂不散,因果就不散,通過陰魂和肉身之間的因果,他就能找到王虎的陰魂。

以兩人的修行,隻是兩三個奔馳,二人就到了村後。

王家屋後的新墳前立著墓碑,風格古樸厚重,做工極佳,顯然出自大匠之手,陳元估計是王小虎的手筆,看墓碑上字跡,正是王虎的墳。

陳元直接一掌將墳轟開,露出裡面的石棺,打開石棺,裡面是一具骷髏,應該就是王虎。

陳元睜開法眼觀照,果然見到骷髏上有一道因果線執著地指向遠方,這骷髏渾身血肉已經糜爛,可因果卻依舊不息。

陳元心中大喜,隻要順著這因果找到王虎,情況八成就能瞭解了。

他立即順著因果線追溯過去。

越過長長的因果線,視線剛開始有些開明,陳元卻忽然眼前一黑,精神從因果追溯中被彈了出來。

又是這樣!

陳元心中大驚。

王虎的因果被人動了手腳,沒法追溯。

到底是誰做的,又為什麼這麼做,王虎不過是個普通匠人,雖然手藝超絕,可在那些大人物眼中,這又算得了什麼,竟然值得花大力氣為他遮掩因果,防止彆人窺探。

不僅如此,這個世界有人可以遮掩因果,防止彆人窺測,這件事本身就夠讓他吃驚的了。

陳元尋思良久,暗自做下決定。

他之前不過是把王虎之死做線索,看看能不能進而查到真武道場有什麼怪異的地方。

現在看來,王虎本人就是最大的怪異。

而王虎死前在做的事,就是塑造真武神像,也隻有這件事讓他和真武道場乃至後面的這些詭異牽扯起來。

既然王虎本人他無法追溯,那就隻有一條路了。

去探探真武神像!

下定了決心,陳元說道:“徒弟,真武道場的事恐怕不太好查了,裡面牽涉到一些大人物,咱們就分開行動吧,你先去城隍廟暫時躲避,我自己去真武道場看看。”

池明明皺眉道:“師父打算去道場做什麼?”

陳元道:“王虎之死有大秘密,他隻是個普通人,唯一有可能和這種秘密牽扯到一起的事,就隻有真武神像,我要去探探真武神像。”

池明明嚇了一跳,說道:“師父你瘋啦,真武神像可不隻是個泥胎塑像,它是真武在大周各地的錨點,真武時刻都有一絲心神在神像上,你要打神像的主意,真武立即就能發覺,到時候萬裡之遙瞬間即至,師父你往哪裡逃?”

“這裡既然這麼危險,咱何必和他死磕,要查閻君教也不隻是這一條路,過了今天,以後徐徐探訪豈不更好?”

陳元也知道池明明說的是條正路,隻是他心中始終總有種緊迫感,尤其在去了陰司以後。

他比彆人都知道陰司的真相。

陰司就是個大炸彈,一旦爆開,能把整個人間掀翻,偏偏閻君教曆來的所作所為,都表現得對陰司不懷好意。

他們敬閻君,拜判官,可實際上閻君以及陰司眾神對他們根本就不瞭解。

現在好不容易追蹤到閻君教的道首,是個好機會,能查清閻君教的底細,他實在不想放過這個機會。

陳元道:“你放心吧,我有計較,你先去城隍廟躲一躲,等我回來。

池明明見他主意已定,勸說無用,不得已隻好離開,往城隍廟跑去。

過了兩刻鐘,陳元估計著池明明已經到了城隍廟,這才往真武道場方向奔去。

距離真武道場還有四十裡,www.kanshu.com這是他分身法的極限距離,陳元放出分身去道場檢視,自己則留在原地等待。

真武道場很明顯危險重重,他怎麼可能親身前去。

分身一路疾馳,很快到了道場外面,他輕輕躍起,翻過牆去。

大周八十一處真武道場都有雲門山上下來的朝天觀門人主持,不過這些人修為並不太高,也就是**竅的樣子,畢竟道場又不用考慮安全問題,沒人敢來鬨事,就算來鬨事,有真武神威籠罩,也翻不起什麼風浪。

所以分身在道場中一路穿梭,如入無人之境,沒人能發現他蹤影,很快到了正在修護的真武大殿。

大殿還是一片瓦礫,隻有真武神像矗立其中,天光暗淡,人間燈火也早就熄滅,黑暗中的神像多了幾分如鬼似魅的壓迫感。

陳元站立在神像前面,心中有些奇怪的感覺。

神像還是白天那個神像,可在他眼中卻彷彿有兩副面孔,這不是肉眼所見,而是某種精神的感應。

在這種感應中,同一個神像彷彿有兩個神靈。這兩個神靈糾纏在一起,卻又各自分明,每一個都不打攪對方,甚至可能都不知道對方,像是兩個重疊在一起的兩個維度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陳元心中驚駭莫名。

如果這裡面有兩個神靈,那麼其中一個是真武大帝,另一個是什麼?

真武知道另一個神靈存在在他的神像中嗎?

如果不知道,有誰有這種神通,能對神像做手腳,還能瞞過真武的感應,如果真武知道這事,哪他這是要做什麼?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
上一章
返回目錄
下一章

Advertisements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