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時間已過三更,天上無月也無星,到處是一片漆黑,隻有破廟周圍的火把在跳躍,火光把仙錄司差人的臉照得陰晴不定。

陳元在這些人臉上巡視一圈,最後落在王小虎臉上。

僅僅因為白天來打聽王虎的死訊,王小虎就急不可耐地通知了仙錄司,唯恐和自己二人牽扯上關係,看來他的確是被威脅了。

陳元笑道:“皮大人,仙錄司主事,一個月才幾兩銀子俸祿,何必這麼拚命呢。”

“你這是不打算偽裝了?”

皮休道:“來人,給這三個人上鎖,帶回道場。”

後面立即轉出七八個大漢,手拿著鐵索,向三人衝來。

王小虎大吃一驚,連忙攔住三人道:“舍妹和他們沒有關係,她就是一時糊塗,還望大人寬恕!”

皮休冷哼道:“一時糊塗?誰知道她以後還會不會犯糊塗,我看還是由我帶回去教訓教訓比較好,繼續拿人!”

大漢一把將王小虎推到一邊,就要給三人上鎖。

“師父,”池明明問道:“弟子代勞?”

陳元搖頭道:“皮大人,隻好先委屈你一下了。”

皮休冷笑道:“怎麼,你要反抗?”

他早就觀察過,這兩人從氣韻上看,也就是五六竅的境界,他帶來的這十來個人,哪個都不弱,他自己更是將近九竅,如果兩人要反抗,倒是遂了他的意,到時候就讓他們知道什麼是絕望。

陳元笑了笑,立即就聽到四野的黑暗裡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,隨即攢攢簇簇的人影從周圍擁過來。

有埋伏?

皮休吃了一驚,連忙轉身探看,隻見來人約有三十人,個個身著黑衣,臉上蒙著面紗,氣勢昂揚深沉,竟然比他並不稍弱。

皮休臉色變得煞白。

廣陽府什麼時候來了這麼多高手,眼前這人帶這麼多高手過來,究竟有什麼陰謀?

陳元心念一動,三十個分身跳將上來,把皮休手下的十幾個人全都拿下。

皮休知道事不可為,也不硬拚,把所有內息灌注在雙腿,猛地用力,向包圍外衝去,隻待逃回真武道場,立即向上稟報,帶人來把這些人都抓起來。

皮休高高跳起在空中,還沒衝出包圍圈,就見眼前電光閃動,結成一張大網,當頭向他罩了下來。

他人在空中,身法週轉不伶俐,一頭撞進電網中,立即渾身顫抖著從空中掉了下來,重重摔在地上,身體又抽搐幾遍,沒了動靜。

分身走上前來,提起皮休一隻腳,連同其他的差人拖進了周圍的黑暗中。

原地就隻剩下王小虎。

陡然間局勢反轉,王小虎看得目瞪口呆,看到皮休摔在地上沒了動靜,他還以為陳元殺了皮休,雙腿戰戰發抖,幾乎要跪下來。

白天的時候,這兩男女看上去還挺客氣的,沒想到竟然連官差都敢殺,早知道他這麼窮凶極惡,他就不去報告了。

陳元知道他被嚇得不輕,於是趁熱打鐵,冷著臉道:“王小虎,你不敢得罪真武道場,卻敢得罪我,真以為我好欺負不成!”

“來人!”

“是!”

立即有分身跳出來應道。

陳元道:“把王小強給我帶來。”

分身作勢要走。

王小虎本就兩股戰戰,此時聽說要去捉自己兒子,撲通一聲跪了下來,口中連聲求饒。

王鳳潔也忙走到哥哥身邊,跪到地上陪著一起求告。

陳元看時機差不多了,說道:“我的為人,向來有功必賞,有罪必罰,王鳳潔姑娘主動來告知是功,你帶人來抓我是罪,現在我就拿她的功來抵你的罪,先放過你兒子,老實告訴我,當日你在府衙後堂到底知道了什麼,不要高估我的耐心!”

陳元直搗黃龍,一上來就問到府衙後堂的事。

王小虎又猶豫起來。

這下子王鳳潔也急了,說道:“哥,你到底有什麼不能說的,當日知府大人說什麼了,爹爹怎麼死的!”

王小虎像是下了決心,說道:“當日知府大人什麼都沒和我說,他隻是把我帶進後堂,隨後就走了出去。”

陳元早有預料,所以並不意外,問道:“當日在後堂的是誰?”

王小虎道:“是我父親!”

這句話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,王鳳潔道:“哥,你胡說什麼,爹爹已經死了,咱們親自看著他下葬的,你哪裡又來了個爹!”

王小虎苦笑道:“我沒胡說,我進了後堂,就見爹爹站在裡面,和往日形象一般無二。”

“爹爹告訴我,他死後心有執念,陰魂不能散去,本來是會被陰司勾去受苦,

是知府大人和真武道場的仙長親自向城隍大人把他討了來,這才免了地獄之苦,他讓我謹記知府大人和道場的恩德,這件事以後都不要計較。”

蹊蹺!

彆人或許不清楚,他卻知道,當日城隍派勾魂使去勾王虎的陰魂,勾魂使趕到地點, www.kanshu.com王虎的陰魂已經不見了。

所以要麼是王虎和王小虎說謊了,要麼就是王虎自己也被人騙了,有人勾了他的魂去。卻騙他是從城隍手上救了他。

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閻君教,最善與陰魂打交道的,除了陰司也就隻有閻君教了。

“所以王老先生是怎麼死的,又是為什麼死?”

陳元問道。

王小虎搖頭道:“爹爹沒說,也不讓我追問,還說永遠不能把與他見面的事講出去。”

陳元能感應到他沒有說謊。

他有些失望,還以為能從王小虎這裡知道真相,沒想到他知道的也有限,不過好在知道了一個大秘密,王虎的魂魄還在,這以後就好辦了!

他最後問道:“那天你去後堂,除了王老先生,還見到誰了?”

王小虎搖頭道:“沒有彆人,就隻有父親一人。”

陳元心中疑惑未消,反而又增添了許多新的疑惑。

他衝王家兄妹擺擺手:“好了,你們可以走了。”

王小虎急道:“公子有功必賞,有罪必罰,還請公子看在小人提供訊息的份上,救小人全家一命!”

陳元奇道:“誰又要你全家的命?”

王小虎道:“那日小人離開,知府大人已經在外面等候,他告訴小人,若敢把當日之事說出去,不但會打殺小人一家老小,而且把父親魂魄打散。”

“今日小人把道場的諸位大人請來,卻被公子製住,他們必定能算出小人把事情都告訴了公子,我一家老小哪裡還有命在,還望公子救拔!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