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小姑娘約摸十五六歲,臉黑黑的,眼睛很大,很圓,看上去很靈光。

急匆匆跑到陳元面前,小姑娘問道:“你想知道我爹的死因?”

陳元心中瞭然,這應該就是王小虎的妹妹,王鳳潔。

他點點頭,說道:“你知道?”

王鳳潔搖搖頭:“不知道,但我哥從府衙出來後說過些莫名奇妙的話,不知道是不是和我爹有關。”

陳元眼睛一亮,問道:“什麼話?”

王鳳潔卻不肯直接說出來,反而問道:“你們是什麼人,為什麼要調查這件事?”

陳元道:“我們隻是好事者,目前正在調查一些事,恰好和令尊的死有關,你可以放心,這件事和你們無關,絕不會連累你們。”

小姑娘撇撇嘴,說道:“你們大人物挪挪身子就把咱們這些升鬥小民碾得粉碎,說什麼不會連累的話,不過我也管不得這麼多,我隻想知道我爹是因何死的,這事我哥總是不肯說,你們若是查明白了,需得告訴我。”

陳元點頭道:“好,一旦查明,我們一定來告知你。”

王鳳潔臉上一喜,就要說出王小虎自府衙回來後說的話,卻被一聲怒吼嚇得渾身一顫,待回頭看去,王小虎正氣呼呼地跑過來。

小姑娘急忙抓住陳元的手,說道:“晚上交三鼓的時候,去村頭的破廟等我,到時候我都告訴你!”

說完轉身迎著自己的哥哥走過去。

王鳳潔迎上了王小虎,被哥哥扯著耳朵帶了回去。

池明明搖頭道:“這小姑娘也太沒警惕了,兩個陌生人,說幾句話她就信了,還約好晚上去破廟,就不怕把她拐了去,也虧得是咱們倆,真要是壞人,還不知她怎麼樣呢。”

陳元點點頭,對她的話深表同意,不過小姑娘應該也是沒辦法,老父親無故死亡,哥哥明明有可能知道死因,卻不肯說出來,她這也是有病亂投醫了。

池明明問道:“咱們現在去哪?”

陳元道:“距天黑還早,先去城裡轉轉。”

兩人回到廣陽府城,陳元徑直帶著池明明來到府衙外面,兩人若無其事地在府衙外面轉了一圈。

陳元仔細感應著裡面的氣息,並沒發現有什麼異常,看來那個東西早就不在府衙了。

這個世界還真是藏龍臥虎!

陳元心中暗歎,以往隻聽說仙佛儒三教道首,以為就是世間最高峰了,沒成想小小一個府城,竟然遇到個這麼恐怖的存在。

當然,他並不覺得這個存在一定能超過三教道首,但想必也差不太多了。

在府衙沒有發現,陳元也並不失望,帶著池明明去酒樓用了餐,苦捱到夜深了,二人這才動身又往李庵村奔去。

走進村頭的破廟,約定的時間還沒到,稍等了一會兒,兩人就聽到外面傳來一串腳步聲,緊接著王鳳潔跑了進來。

“你們真來了,果然是信守約定的好漢!”

王鳳潔高興道。

“你才真是厲害,”池明明忍不住道:“都還不知道我們的身份,就敢來破廟見面,就不怕我們是壞人,把你拐走了?”

“不怕,”小姑娘道:“你們要是壞人,我就大喊大叫,把村裡人吵醒了來抓你們。”

陳元失笑道:“好了,快和我們說說令兄當日都說了什麼。”

王鳳潔點頭道:“當天從府衙出來,我們都急著問他,知府老爺都和他說什麼了,最開始他不肯說,最後被我們逼急了,他這才忍不住說這件事以後都不準再提,就當父親是失腳跌死了,還說這也是父親自己的意思。”

王虎自己的意思?

陳元問道:“這是什麼意思,王老先生當日有遺言傳下來?”

王鳳潔搖頭道:“這我就不清楚了,不過絕不會是遺言,若有遺言,早在父親被送回來的時候,就該告知我們,何必等到把事情鬨大了再說。”

陳元點點頭,小姑孃的思路很縝密,的確是這個道理。

可如果不是有遺言,如何能說這是死者自己的意思呢,除非……

陳元眼睛不自覺眯了起來。

王鳳潔見他默然不語,問道:“這個訊息對你們有用嗎?”

陳元見她神色忐忑,笑著安慰道:“很有用,放心吧,我們會查出來的,到時候一定把結果告訴你。”

小姑娘聞言笑了,說道:“那就好,我先回去了,我不能離開太久,不然會被娘發現的。

說著轉身向門外走去,剛走到門口,遠處忽然亮起一片火光,很快一大隊人舉著火把跑過來,把破廟圍個嚴實。

王鳳潔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,連忙退回破廟,急道:“ kanshu.com怎麼回事,怎麼回事!”

陳元和池明明走出廟們,迎面走過來兩個人,其中一個是真武道場仙錄司的主事皮休,另一個竟然是王小虎。

看到陳元二人走出來,王小虎連忙指著他們,說道:“大人,就是這兩個人,昨天白天來小人家,轉彎抹角地打聽先父的情況,又約舍妹晚上破廟相會,這兩人絕非好人,還請大人趕緊把他們捉起來,這兩人與小人及家人絕無關係,還請大人明鑒!”

王鳳潔被王小虎的話驚呆了,怒道:“哥,你怎麼能這樣,這兩位明明是我主動約他們來的,而且人家就隻是打聽些爹爹的情況,也沒做什麼,你怎麼就出賣人家!”

“你還說!”

王小虎怒道:“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,快給我滾回來!”

小姑娘自小怕這個哥哥,聽他這麼說,不自覺就邁步走過去,卻忽然又鎮定下來,轉身走回池明明身邊,倔犟地看著自己的哥哥。

“兩位,咱們又見面了。”

皮休往前走了兩步,笑道:“樓家村人,嗬,兩位準備倒充分,知道提前給自己準備好身份,現在兩位還有什麼說的。”

“說吧,你們是什麼人,為什麼針對真武道場?”

皮休心中憤懣充盈,他白天竟然被這兩人給蒙過去了,若不是這個王小虎主動來報告,他幾乎就放過去這倆人了!

敢這麼戲耍他,還提前做好準備,把身份都安排好,他敢確定,這兩個絕不是什麼好東西,他現在就要把他們捉回去,讓他們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!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