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看來村子裡人情不太和睦啊,又或者隻是王家和其他人不睦?

陳元猜測是後者。

王家名氣這麼大,村子裡都是同行,對他們一家未必服氣,就算手藝上服氣,也未必不眼紅,現在眼見著老王死了,小王沒能繼承下手藝,王家敗落就在眼前,村裡人不幸災樂禍纔怪。

陳元二人從村前走到村後,立即見到一座與村子裡所有人來都不同的院落,這戶人家院子比彆家都大得多,房子也更堂皇壯麗。

這就難怪老王家招人嫉恨了。

陳元暗中搖頭,一邊走到院子前,探頭往裡面看去。

院子裡正有個三十來歲的壯碩漢子在做工,看到陳元在牆肩上探頭,問道:“做什麼的?”

陳元從敞開的大門走進去,說道:“我來找王虎師父,有個活想拜托他。”

王小虎臉上閃過一絲陰翳,冷笑道:“這裡沒有大虎,隻有小虎,有什麼活交給我也是一樣的。”

“這件事極為重要,”陳元笑道:“恐怕要王老先生親自操刀才行。”

王小虎道:“我爹去世了,有什麼活,你放心呢,就交給我,如果不放心,另請高明吧!”

陳元佯驚道:“去世了?王老先生才六十幾歲,據說身體一向硬朗,怎麼就沒了?”

王小虎將手中刻刀丟到一邊,說道:“人誰有不死的,早死晚死,也不過幾十年而已。”

陳元心中一動。

這個王小虎似乎在逃避談到王虎的死因,當初在知府衙門,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。

“話雖如此,”陳元道:“可還是太突然了,實不相瞞,我家先輩也曾與王老先生有過交際,雖然許久不曾往來,卻也時常懸心,如今乍聞老先生死訊,先輩必然問起老先生因何而起,我若無言以對,先輩豈不怪罪,所以還請世兄給我訴說一二。”

說完,陳元暗中睜開法眼,向王小虎身上看去。

王虎的死對王小虎來說不是件小事,在其眾多因果關係中,必然有超乎尋常的表現,追溯起來難度要小很多。

陳元一眼看去,立即見王小虎身上圍繞著眾多因果線條,有的吉,有的凶,有的粗壯,有的纖細,有的脆弱,有的堅韌。

陳元找那粗壯堅韌的優先追溯,很快見到一副場景,府衙的高大廳堂,門外攢簇的百姓,堂上凶狠的捕快,桌案後臉色陰沉的知府。

捕快們揮舞著木杖把百姓全都趕走,隻留下王家人,知府擺一擺手,讓王小虎隨他去後堂。

陳元精神一震,緊隨著因果的指示,追向後堂,不成想他眼前忽然一黑,整個人被從因果追溯中彈了出來。

他愣住了。

還從沒發生過這種事,以往哪怕是遇到法身高人,頂多是被對方順著因果追過來,也不曾出現將他從因果追溯中彈出來的事。

陳元不死心,繼續順著因果線追溯過去。

依舊是同樣的場景,大堂,百姓,捕快,知府。

王小虎跟著知府往後堂走去,陳元緊緊地隨著,不肯放鬆一點精神,他想要看看等會兒會發生什麼。

剛走到後堂外面,陳元忽然停住腳步,不敢再前進一步。

不一樣了,情景和剛纔不同了!

剛纔他是在進後堂的一瞬間被彈出去,在此之前,他沒有感覺任何異樣。

而這次卻不同,剛走到後堂外面,他耳中似乎聽到一種壓抑到極致的呼吸,這呼吸彷彿噗噗風聲,帶著傾海倒嶽一般的壓迫感,讓他不敢再前進半步。

不好,被髮現了!

陳元立即明白過來,剛纔他追蹤因果的時候,觸動了當時在場的某個東西,現在對方降臨了。

他不敢再停留,立即把精神收回,心中兀自不能平靜。

不可能啊,他隻是通過追溯因果看到過去的場景,時間早就已經過去,為什麼那個不知名的東西還能降臨過去?!

這麼說,難不成對方還能從過去爬出來攻擊他?

真尼瑪離譜!

陳元一時間危機感大冒。

“師父?”

池明明的聲音把他驚醒。

“怎麼?”

陳元問道。

池明明指了指王小虎。

陳元看過去,隻見王小虎怒睜著眼睛,咆哮道:“給我滾出去!”

陳元疑惑道:“怎麼了這是?”

王小虎道:“我就說你奇怪,嘴上說著有活要派,結果上門來一點不提有什麼活,反而不斷打聽我父親的情況,我父親去世,這方圓幾百裡,有哪個不知,哪個不曉,要你特地來問。”

“早點回去吧,我什麼都不會對你說的!”

陳元道:“世兄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”

誰跟你是世交?”

王小虎怒道:“父親有什麼交往難道我還不知道,從七八歲,父親就帶著我四處走動,他叮囑我,咱們這行吃的是熟人飯,老輩的交往也該是下一輩的交往,這既是人情,也是生存,你裝什麼不好,裝世交?”

陳元苦笑,到底還是沒什麼經驗, uukanshu.com這就露餡了。

“王兄不要緊張,”陳元道:“在下沒什麼惡意,隻是想瞭解一下令尊王老先生的死因。”

王小虎不容他多說,當即就要推他出門,說道:“走,走,這裡不歡迎你。”

陳元道:“王兄為何這般忌諱,莫非王老先生之死有什麼蹊蹺,王兄身為人子,莫非就不想讓父親在泉下可以安心?”

“安心?”王小虎冷笑道:“你們這些人都死了,我們全家都安心,快走,快走。”

王小虎不容分說,把陳元二人轟出門外。

“師父怎麼辦?”

池明明道:“要不要徒兒把他抓起來,嚇唬嚇唬他,說不定他一怕就全招了。”

陳元驚訝地看了她一眼,心想這姑娘還停野的。

他搖搖頭道:“從長計議吧,這招沒用的。”

池明明能怎麼嚇他,總不會比府衙後堂那東西恐怖,陳元估計王小虎是被那東西威脅不能說出來。

不過這也更證實了猜測,這個王老先生的死絕不簡單,裡面必定有隱情。

不過還有一點讓他心中有些奇怪,既然這裡面有大秘密,連知府都被牽扯在內,甚至還有一個陳元從沒遇到過的恐怖存在,和這些人相比,小小一個王家實在太卑微了,要想保守秘密,直接暗殺了他一家就是,哪裡需要這麼麻煩,還要威脅他保守秘密。

陳元一邊走,一邊想,左思右想都想不通,忽然聽得後面傳來腳步聲,似乎是追隨他倆而來。

陳元回過頭去,卻見是一個留著兩條花辮的小姑娘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