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侯員外繼續道:“那老嫗顫巍巍問了一聲,死屍還沒說話,老嫗自己倒先哭出來了,老兩口共同生活近四十年,如今一個死,一個活。一個孤零零在世上,雖有子女陪伴,可哪有那同床共寢的老伴知心,一個直挺挺坐在棺材裡,鐵青臉色,早不是當初那人,怎不讓人傷心。”

陳元眉頭皺起,說道:“趕緊說重點,哪來的這麼多感慨!”

侯員外歎了口氣,暗道年輕人就是沒耐心。

“聽到老嫗的問話,死屍沒有反應,隻是呆呆掙掙地坐在棺材裡,於是闔家老小你一言我一語,齊聲探問,都想著趕緊了卻死者心願,讓他早日安息。”

“過了半晌死人纔有反應,兩排牙齒咯咯作響,嘴裡先是喊疼,再又喊冷,最後叫起冤來,王小虎見老父親這個樣子,早就忘了怕,一個勁問他有何冤枉。”

“死人正要說話,斜地裡猛地傳過來一聲雞叫,一家老小悚然驚醒,這才知道竟然是一場夢,再看天色,剛過四更,距離天亮還早著呢,原來是一隻早醒的公雞,好巧不巧地把他們吵醒過來。”

“醒過來的一家人都說起方纔的遭遇,這才發現大家都做了同樣的夢。”

“這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,王小虎心想其中必有蹊蹺,於是天還不亮就匆匆進了城,當時城門還沒開,他就在城門樓子地下將就了半宿,隻等開了城門,立即進去找了衙門裡的仵作來為王虎檢查屍體。”

“仵作檢查後告訴王小虎,他父親身上傷勢雖重,也足以致命,但他絕非死於這些傷,恰恰相反,這些傷是人死後才添上去的。”

“真相這下子明白了,王小虎怒不可遏,自己父親必然是被人殺死,凶手為了隱藏,這纔給屍體佈下許多傷痕,謊稱是失足跌死,想到自己老父親死了都不得安寧,被人這麼折磨,王小虎哪裡忍得住。當即帶著一家男女老幼,花錢找人抬著棺材,一路吵吵嚷嚷去了府衙。”

“那天聲勢真是浩大,從南城門直到府衙,整條街的人都跟著一家人湧到了府衙。”

“結果知府老爺一聲令下,兩班快勞捕手掄起木杖,把眾人趕了出去,最後隻留下王小虎一人,被帶進了後堂。”

“王小虎在後堂隻呆了盞茶工夫就出來了,帶著一家老小回了家,從此再也不提這件事,就好像他老父親真是失足跌死了一般。”

陳元道:“王小虎和知府在後堂說了什麼?”

侯員外哭笑不得,說道:“我的小爺,真當我無所不知呢,當日後堂中就知府老爺和王小虎兩人,外人誰知道他倆說了什麼,除非是真武爺爺才知道。”

陳元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你個假道士,真騙子,竟然還信起真武來了?”

侯員外道:“就指著真武爺爺吃飯呢,好歹信一點。”

陳元啞然失笑,說道:“承蒙你告知這些訊息,你回吧,咱們後會無期。”

侯員外卻不敢就這麼走了,萬一他離開了這店子,回到家裡,卻發現這倆煞星已經在家裡等著了,他非發癲不可。

“真讓我走?”

侯員外遲疑道。

陳元點頭:“真的?”

“咱們不會再見了吧?”

“除非你有什麼事瞞我,否則應該不會再見了。”

侯員外略放下心來,笑道:“小爺勿怪,老侯我還從沒遇到今天這樣的事,我自道易容技藝還有些造詣,怎麼就逃不脫小爺的手心,小爺何不發發善心,給我解個惑?要不然老侯我以後可不敢信這門手藝了。”

陳元笑道:“你雖有千張面孔,我卻有火眼金睛,所以你瞞不過我,至於彆人,你的手藝足夠了,不用疑慮。”

侯員外將信將疑,拱拱手離開茶館。

池明明看著侯員外背影消失在門外,這才問道:“師父,這事和咱們要查的有關係嗎?”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不知道,反正也沒有彆的線索,先去看看吧。”

“去李庵村?”

“不,”陳元笑道:“城隍廟。”

如果老侯說得不錯,那王虎應該是因冤而死,成了鬼祟,說不定已經被陰司捉了去,運氣好的話,他直接從陰司把冤魂提出來,有什麼隱情,一問也就知道了。

陳元和池明明不停腳,立即轉去了城隍廟。

廣陽府城隍見二人去而複歸,問道:“陳先生事都辦完了?”

“還遠著呢,”陳元道:“正要請城隍大人幫忙。”

城隍忙道:“先生有事吩咐就是,

說什麼幫忙。”

陳元於是將王虎家事講了出來。

城隍聽後,喚來感應司長,命拿出簿冊,查詢當日情形,果然有這麼一條記錄。

城隍看著記錄想了一陣子,恍然道:“我想起來了,還真有這麼回事, uukanshu.com那是去年九月半夜,感應司報有陰魂成形,我立即派勾魂使前去勾魂,等二位使者到後,卻並沒發現有什麼陰魂,隻當陰魂已經自然消散,也就回來了。”

自然消散了?

陳元暗道可惜,一般說來,陰魂一旦形成,尤其是冤魂,很難自動消散,要不然天地也不需要專門設一個勾魂司,隻是凡事總有意外,這次就讓他遇到了,也沒什麼辦法。

不得已,二人辭了城隍,出了城隍廟,在廟門口找個香客問路後,徑直向李庵村走去。

到了李庵村,二人這才發現,村子裡家家戶戶都是能工巧匠,滿院子都是木雕石像,殘渣碎屑,空氣中都是叮叮噹噹的響聲。

村口一戶敞開的院子裡,一個男人正在做工,陳元走上前去,問道:“老兄,跟你打聽一下,王小虎家怎麼走?”

男人抬頭看了他一眼,沒有做聲,繼續低頭乾活。

從屋裡走出來一個婆娘,問道:“你找王家做什麼,有活要做?”

陳元點了點頭。

婆娘道:“有活去王家做什麼,乾脆留下我家算了,工錢便宜,做工也不差他分毫。”

陳元笑道:“可是聽說王家世代為匠人,在方圓幾百裡都是有名的。”

“那是以前了,現在不行咯,”婆娘叉著腰,撇著嘴說道:“大虎死後,小虎就變成了貓,客人要是聽勸,還是把活交給我們家的實惠。”

見陳元還要打聽王小虎家,婆娘不屑道:“犟驢吃不到回頭草,去吧去吧,村後面那家就是!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