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老騙子易了容,換上一身鮮明服飾,又運用看家的縮骨本領,把身高削減了兩寸,管保彆人再認不出他來。

隨即他又佝僂下身子,給步態加上幾分搖擺,儼然龍鐘老者,這纔開門走了出去。

此時天光正亮,時候還早,老騙子窮極無聊,思索片刻,想著自己這個員外身份許久不用,也該是去會會那些久不見的老友了。

想到這裡,他啟步向城中的風月茶館走去,這是城中一些老員外們鬥雞走狗,會友遛鳥常去的地方,如今正無聊,到那裡耍一耍,會幾個朋友也好。

不多時,老騙子到了茶館,剛進門,掌櫃的熱絡地迎了上來,笑道:“侯員外,你可許久不來了。”

“老咯!”

侯員外歎息道:“身子好一陣壞一陣,這幾天不太舒坦,懶得四處走動,這不,身子剛好了些,就來看看你們這些老朋友。”

掌櫃道:“這是哪裡話,誰還沒個三病五災,依我看,老員外身子骨還硬朗著呢,還能再活兩個甲子。”

“承你吉言!”

侯員外笑嗬嗬道。

“對了,”掌櫃道:“員外要請的客人已經到了。”

侯員外奇道:“掌櫃的說笑了,誰不知道我老侯最是吝嗇,從來隻有彆人請我,哪有我請客的份。”

掌櫃笑道:“我也好奇呢,隻是那兩位客人對員外的經曆如數家珍,隻說是員外的好友,由不得我不信。”

侯員外心中感覺不妙,問道:“客人在哪呢?”

“這不就在那嗎?”

掌櫃指指大堂角落的一張桌子。

侯員外急轉頭去看,心中巨震,三魂七魄走了一大半。

這不正是那對晦氣夫妻!

邪門了!

侯員外頭皮一陣發麻,顧不得思考這倆人如何識破他身份,轉頭就要往外跑,卻被陳元趕上來拉住,笑道:“老員外怎麼招呼不打就要走?”

侯員外硬著頭皮道:“這位小哥你認錯人了,我老侯不曾見過你這般人。”

“認錯人了?”

陳元湊上來悄聲道:“老員外是想說,我隻認得侯員外,認得卜卦的老騙子,坐街的老乞丐,卻不認得夜間跳梁的大盜嗎?”

“求高抬貴手,彆繼續說了!”

侯員外急忙扯著陳元的衣袖,往角落的桌子旁走去。

“我認栽了,我老侯究竟如何得罪兩位,竟然花這麼大力氣,把我查個底掉?”

陳元道:“你不用多想,我們沒有仇怨,也不曾調查你,我們找你,隻是想跟你打聽些事。”

事實上,隻要這老騙子在他身邊多待一陣子,說不定他自己就追溯到和真武道場相關的訊息,隻可惜他追了幾條因果線,沒找到他想知道的訊息,反而發現了許多莫名其妙的身份。

侯員外將信將疑道:“兩位就隻是想知道那塑神像的老王頭的事?”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沒錯。”

“這事也不是什麼機密。”

侯員外說道:“兩位若是多打聽打聽,總能知道。”

“一事不煩二主。”

陳元笑道:“老員外既然給開了頭,何妨順便結個尾呢。”

侯員外聽他口稱老員外,明白他不會拆穿自己的身份,心中略放鬆了些,說道:“也罷,隻是請二位務必保密,不要把我老侯供出去。”

見陳元點頭答應,侯員外道:“這事還要從李庵村的老王家說起。”

“這老王家是廣陽府首屈一指的匠人,不拘哪裡,凡要建寺立廟,想要供奉神像,都要請老王家的人親自操刀。”

“老王家世代從事此業,一身手藝近乎大道,他做出來的神像就是比彆處通靈,也因此,當初廣陽府要建真武道場,朝廷第一時間就把上一代的王虎招了去,讓他負責真武神像的塑造。”

“當時朝廷與他有約,在真武神像立好之前,王虎不得離開,也不得與外界通訊,王家人想著這是朝廷的工事,隻要遵旨就好,因此沒有多想,答應下來,誰知道九個月後,約定了期限到了,王虎卻沒能活著回來。”

“仙錄司給的說法是,王虎在做事的時候不慎失了腳,從架子上跌下來摔死了。”

“王家人檢查了王虎的傷勢,見與仙錄司的說法相符,而且仙錄司並未虧待王家,不僅按約定付了工錢,而且給了大筆撫卹錢,於是也就沒有糾纏。”

陳元疑問道:“那你之前所說冤魂托夢,

家屬喊冤之事?”

“你彆急啊,我還沒說到呢。”

侯員外喝口茶潤潤嘴,繼續說道:“事情本來就這麼了結了,誰知道後面竟然又生波折,你道是怎麼回事?”

他孃的,UU看書 uukanshu.com你在這說書呢!

陳元無奈捧場道:“那王虎的魂魄回來喊冤了?”

“聰明,正是如此!”

侯員外讚歎一聲,繼續道:“那王虎停靈家中,頭七還沒過,某夜全家人正在守靈,忽然昏沉沉睡了過去,隨即隻覺一陣陣發寒,於是醒了過來…”

“等一下!”

池明明在旁邊聽了半天,此時終於忍不住道:“這些事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,什麼昏沉沉,一陣發寒,倒像是你親曆的事一般。”

侯員外被打斷話頭,心中有些不悅,說道:“做我們這一行的就講究個訊息靈通,哪村哪店,發生過什麼事都要瞭解,若不然給人卜算的時候,如何取信於人,這些事都是我親自打聽清楚的,你到底聽不聽?”

“聽,聽,你繼續。”

池明明連忙道。

“上一回說到王家人於睡夢中被寒意驚醒。”

侯員外喝口茶繼續說道:“這王家如今就還剩下五個人,王虎的髮妻,他兒子王小虎,王小虎的妻子,王小虎的兒子王小強,此外就是王小虎還有一個未婚配的妹妹王鳳潔。”

“當時除了王小強年紀小在屋裡睡覺,其餘四人都見到眼前棺材板忽然被掀開,王虎直直地從中坐了起來,這王虎脖子被摔斷,頭耷拉在胸前,勉強轉過去死死盯著幾個人。”

“這四個人被嚇得一時間氣都喘不上來,要不說呢,到底是夫妻情深,那王虎的髮妻最先回過神來,就問那王虎究竟有什麼未了的心事,儘管說出來,家人也好及時替他了結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