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池明明心裡很是懷疑。

江湖騙子這四個字很容易誤導人,讓人產生對這類人的輕視,以為他們都沒什麼真本事,自己很容易就能戳穿他們,而這種心態恰恰就落入他們的網中。

騙術一門,實在博大精深,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全然不要理會。

不過現在二人也的確沒什麼頭緒,師父既然想去會會那騙子,自己少不得隻好陪他走一遭,想來以她慣走江湖的經驗,倒也沒那麼容易落入對方網羅。

池明明問道:“師父可知那人下落?”

陳元笑道:“跟我來就是了。”

真武道場距離廣陽府隻有二十裡路程,二人似慢實快地走著,隻用了盞茶工夫就進了城。

城中有名的獅子樓外,一個老乞丐正坐在對面街角曬太陽,時而從衣服裡捉幾隻虱子出來,放嘴裡咬一咬。

乞丐身前放著隻破碗,裡面隻有兩三個銅錢,顯見收成不好,就這幾個銅板還是他自己放的,拿空碗去乞討,老爺們一看,八成會想,得,反正也沒彆人可憐這老乞丐,我乾嘛多事,所以乞討的人,碗中照例要自己墊墊底。

不過,這老乞丐也不指望能有什麼收成,不過是閒著無聊,與其在家裡躺屍,不如到街上來坐著。

真武道場那邊是去不得了,這也怪他,好死不死地和人家說那些有的沒的做什麼,這下子被主事官記掛上了,若還去道場外胡混,多半會被針對。

不過他也不是特彆擔心,那些老爺們心高的狠,那會長久記著他這等小人物,過個十天半月,就算把他放到老爺們面前,也沒人認識他了。

就暫且做幾天乞丐吧,算是溫習舊營生,不能荒廢了技藝。

正這麼想著,老乞丐視線的餘光忽然瞥見有兩個人走過來,他連忙端起破碗,就要賣弄他的十八般嚎法,猛一抬頭,心中大驚。

晦氣,這不是道場外那對狗男女嗎,怎的跑到城裡來了?

他怒從心頭起,自恃易容本領高超,對方必然認不出他來,猛地撲過去,嚎叫道:“求老爺大發慈悲,救濟救濟,小人已經幾日沒吃飯了,家中還有老母幼子,萬望老爺慈憐,賞賜些吧!”

陳元心中好笑,說道:“仙長怎麼這般忘性大,晚生不是才供奉了二兩銀子,怎麼就花光了?”

老乞丐心中一凜,連忙低頭縮身,嘶啞著嗓子說道:“老爺這是說的哪裡話,什麼二兩銀子,老爺不想賞賜也就罷了,怎麼還訛錢了呢?”

陳元冷笑道:“看來仙長是不想承認了,那好,你就和皮休大人說去吧,晚生已經將仙長訕謗真武道場的話告訴了皮休大人,大人著我來將仙長帶去真武道場,算是將功贖罪,你就和我走一趟吧。”

說著伸手去抓老乞丐的手腕。

老乞丐見他抓過來,身子一矮,使個身法,滑溜溜從陳元腋下穿過,就要逃走,結果沒走幾步,就覺得自己頸項一緊,竟然被捏住脖子。

老乞丐心中發寒,忙道:“饒命,饒命!”

“小人有眼無珠,竟然看錯了大爺,既然同是江湖中人,何必打打殺殺。”

陳元把他放開,笑道:“仙長收了我二兩銀子,卻不把話講透,就這麼走了,未免有些失禮,晚生這次來找仙長,就是想聽聽後面的事,那戶人家因何去道場鬨事,所謂的道場殺人滅口,又是因為什麼?”

老乞丐笑道:“原來是為的這個,你早說嘛,這有什麼大不了的。”

說著他低頭看看自己破衣爛衫,說道:“讓兩位見笑了,若是不嫌棄,兩位不妨隨我去寒舍小坐,也容我換身衣裳,咱們再詳談,這大街上人多嘴雜,不是說話的好地方。”

陳元和池明明對視一眼,點點頭,說道:“那就叨擾了。”

於是二人隨著老乞丐往家走去。

老乞丐家就住在廣陽府的貧民區,一個小院,兩間破房,院中房中都沒什麼傢俱設施,不像是常住的樣子。

陳元暗中猜測,這老騙子未必是廣陽府土著,多半是四處遊蕩,走到哪吃到哪的行腳。

“寒舍簡陋,兩位不要見怪。”

老乞丐說道:“兩位先小坐一會兒,我去換身衣裳。”

把陳元二人安排在外間客廳,老乞丐進去換衣服去了。

兩人在外面坐了盞茶工夫,老乞丐還沒出來,池明明疑惑道:“怎麼去了這麼久?”

陳元笑了笑:“進去看看吧,未必還能找到人。”

池明明連忙推門走進內間,

果然裡面再沒半個人影。

屋內依舊簡陋,隻有一張板床,一個櫃子,一張桌子並兩把椅子,此外再無餘物,窗戶是在裡面插著的,看來老騙子不可能是從這裡出去的,而且,如果有人從院子裡出走, uukanshu.com他二人不可能發現不了。

池明明在屋裡巡視一遍,走到櫃子旁邊,把櫃子挪開,果見下面竟然有個洞,這洞勉強隻容孩童通過,所以才能被櫃子掩住,看來那老騙子必然有縮身的法門。

她看向跟進來的陳元,打趣道:“師父,弟子修為淺薄,五感闇弱,沒能察覺也就罷了,師父怎麼也沒聽到屋裡動靜呢?”

陳元道:“不讓他掙紮一番,他想來不會服氣,走吧,再去將他捉來就是。”

“師父威武!”

池明明誇張道。

密道外,老騙子出來後,立即沒命奔跑起來。

他纔不想和這兩個人說什麼道場往事,本來這些事或許沒什麼要緊,若是兩個尋常香客,說了也就說了,可是這兩個人明顯不是凡人,而是修行的高手,至少是遠強於他的高手。

這等人在打聽真武道場的秘辛,那問題可就大了,他要是敢亂說什麼,一不小心可能就會捲進什麼殺頭的大事中去。

還是有多遠就躲多遠吧。

老騙子加快腳步,很快走到貧民區另一家民居前面,他四處瞧瞧,見沒人跟上來,心中鬆了口氣,縱身從牆上跳進去。

跳進院子,進了正房,他坐在桌邊,將一副乞丐裝束卸下,還是那個八字鬍,瘦削臉的樣子。

想一想,他拿起剃刀,把自己的八字鬍剃掉,隨後打開一個小盒子,從裡面取出一副長鬚,給自己貼上,儼然民間老員外的樣子。

他滿意地點點頭,換上一身綾羅綢緞,大搖大擺出了門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