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走進破廟,駕輕就熟地佈置好香案,陳元開始腳踏玄公步,口誦太極圖說。

沒過多久,他面前虛空中出現了一段翠竹。

翠竹隻有三節,其中前兩節凝實,第三節卻有些虛幻。

這是陳元的心神在現實中的具現。

具現心神無確定形象,隨各人選擇,隻要能讓人方便把握自己的心神就好。

陳元選擇的就是竹子,每一節就代表一層階梯,他現在已經登上兩重階梯,第一節竹子是根基中的根基,印刻的當然就是那篇太極圖說。

第二節竹子上印刻的則是《易經》中的“大哉乾元”篇。

如今第三節竹子也已經長出來了,正是印刻第三篇的時候。

第三篇文章他早已經想好。

九重階梯各自印刻什麼文章,在儒門是有所規定的,其宗旨是這九篇文章應該圍繞共同宗旨,這樣最後才能成為一個體係,成就圓滿法相。

陳元的路子是自己趟出來的,沒有前輩指導,隻能自己選擇印刻的文章。

於是他也就依照同宗旨的原則去選。

第一篇的太極圖說品級已經在那了,那是一篇包攬天地人物,直指道體的雄文,其他的當然也不能差。

於是他第二篇就選了易經。

至於第三篇,他決定印刻老子的那段:

“視之不見,名曰夷;聽之不聞,名曰希;搏之不得,名曰微。此三者,不可致詰,故混而為一。其上不皦,其下不昧,繩繩兮不可名,複歸於無物。是謂無狀之狀,無物之象,是謂惚恍。迎之不見其首,隨之不見其後。執今之道,以禦今之有。能知古始,是謂道紀。”

又是一篇直指大道的雄文。

這可以說是老子闡述大道最為透徹,在後世流傳也最為廣泛的文章了。

他這一陣子也看了不少這個世界的論道書,能像這般透徹的一本也沒有,連接近的都沒有。

隻有這等雄文才能與前兩篇匹配而不遜色,甚至還有所超越。

也隻有九篇這種等級的文章組合起來,助他登上九重階梯,他的法相纔會圓滿無缺。

陳元以精神禦氣,將文章顯化出來,最後字體閃爍,全部收攏到第三節翠竹上面。

翠竹立即由虛轉實。

陳元馬上見到,第四節竹子開始生長。

文章印刻完成,陳元感覺一身輕鬆,魔猿的影響終於又被壓製下去。

他也不回衙門,直接盤膝坐下,進入神庭中。

這半年中,神庭發生了很多變化,最顯眼的就是牆上密密麻麻地貼著各種圖畫,這是他斬殺妖魔後被魔猿攝入的神通。

其中有些沒有大用處,隻是被陳元隨意收藏而已。

另一個變化就是赤金槍。

赤金槍已經非常凝實,強悍上的獸紋栩栩如生,他甚至懷疑這杆槍隨時都能被他帶到外在世界。

當然這都是錯覺,隻有到法相境,纔可以做到法相外顯。

他現在雖然還不能法相外顯,可四個竅穴的赤金槍法相已經能發揮很大的作用。

他現在與人或妖魔對敵,舉手投足間,鋒銳之氣凜然,讓人難以抵禦。

陳元的注意在這些事物上隨意掃過,立即被魔猿吸引過去。

印刻第三篇文章後,魔猿的左腕上也出現了一條鐵鏈。

兩條鐵鏈加身,魔猿的躁動立即鎮壓下去。

短時間內,他又可以不用顧忌,能夠肆無忌憚地斬殺妖魔提升實力了。

四處檢視一遍,陳元退出神庭,回到除妖司的時候天還沒亮,他胡亂地和衣躺下睡了一會兒,等天亮後吃過早餐,來到值房。

他現在也是熬了半年的除妖司老人了。

當初的十個除妖司普通差人,到現在還活著的隻有四個,其他六個人都是陸續補充上來的新人。

老人自然有老人的待遇。

陳元自然地走到值房最裡面一張梨花木高桌上,立即有人給他上一杯茶。

他喝了一會兒茶,其他人也都陸續來到。

一陣爽朗的笑聲從門外傳來,隨即鄭小六大踏步走進來。

見到陳元,鄭小六眼前一亮,連忙坐到他身邊來,問道:“元哥,你昨天又是一個人出去乾活了?”

“我看了狀子,那妖魔挺凶啊!”

陳元將手中蓋碗輕輕放下,笑嗬嗬說道:“村民們沒什麼見識,隨口胡說罷了,就是隻稍有些靈性的猴子。”

事實上昨天那猴子還真不簡單,至少有二竅穴的實力,就算是兩個小隊長,如果單獨和那猴子對陣,也未必能討到好處。

如果不是殺了那隻猴子,陳元現在不會是四竅穴修為,外加氣海中還存著五口元氣。

隻不過那猴子的神通沒什麼意思。

縮身法,使人將體型縮小,以此來潛形匿跡。

鄭小六明顯不相信陳元的說辭,笑道:“元哥,你這運氣也太好了些,怎麼每次都能遇到這種剛產生靈性的畜牲。”

陳元笑而不語,沒有多加遮掩。

事實上這段時間他有意稍微顯露實力。

你一直在除妖司呆著,

還一直不死,實力卻沒有提升,這纔是最反常的事。

而且隨著其他人一起去除妖,要想完全不泄露實力,這是不可能的事。

因此他有意表現出差不多一竅穴的實力,以此來混淆彆人的視線,也方便自己日常中行事。

兩人說了一會兒話,肖平從外面走進來。

他看了眼梨木桌旁邊的兩個人,這是他這個小隊僅存的“老人”,也是他這個小隊的壓艙石。

“六子,今天跟我去辦案。”

肖平招呼道。

“好嘞,”鄭小六痛快地應下,問道:“今天是什麼案?”

肖平道:“之前的剝皮怪又出現了,縣衙把這個案子撥給咱們除妖司了。”

陳元不由得一怔。

他知道肖平所說的剝皮怪,UU看書 kanshu.com這正是之前王中成親自負責的那件案子,女子莫名失蹤,隨後臉皮被人剝掉,慘死當場。

他疑惑道:“這件案子不是縣衙負責嗎,而且本月沒再聽說有人遇害,怎麼轉給咱們了,確定是妖魔出手?”

肖平點點頭,說道:“沒錯,昨天又有人被害了,而且這次有人目睹了,行凶者不像人類。”

陳元心頭一沉,問道:“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?”

這個案子有種不祥氣氛,恐怕不是那麼好解決的。

這半年他和肖平打過不少交道,漸漸地也有了不少瞭解,知道這人雖然平日裡鮮言寡語,但為人很義氣,由他做小隊長,陳元可以省去不少麻煩。

他可不希望肖平出點什麼意外,到時候再來個新人,他平靜的薅羊毛生活可就又要起波瀾了。

肖平笑道:“什麼妖魔,值得你我兩個一起出手?”

陳元的實力他很清楚,至少有一竅的境界,在之前的一個案子中,陳元出手救過他的命,當時很是震驚了他一陣子。

從此以後,他對陳元就分外敬重,既敬救命之恩,又敬真本事。

“放心吧,我和六子先去探探情況,到時候再決定要不要增援。”

陳元點點頭,這確實是除妖司執行任務的正常程式。

肖平向外走去,剛到門檻,卻又反身說道:“對了,我和兩位隊長約好了,後天晚間去喝酒,到時候你也一起去。”

陳元眉頭微皺:“為什麼叫上我?”

肖平似笑非笑道:“因為你配得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