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即便性格灑落如池明明,知道陳元要帶她去見閻君,心中也是忐忑不安。

閻君是陰陽兩界最頂尖的人物,整個仙門隻有朝天觀的那位有這等境界,另外兩宗宗主都隻有二品法身境,比這位最頂尖的人物還要差一等級。

比起朝天觀的真武,閻君給人的感覺又自不同,祂是亡靈世界的主宰,而且亙古存在,無人知得祂何時出世,這就給了閻君更多了幾分陰森的威懾。

陳元帶著池明明來到那座其高不見頂的山前,停下腳步。

池明明悄悄地四處打量,見四野無人,向陳元問道:“師父,等會兒見到閻君大人,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?”

陳元笑道:“做自己就好,不用特意表現什麼。”

“彆啊,”池明明忐忑道:“徒兒為人行事粗疏,若果說了什麼話惹得閻君大人不高興了,祂不肯給徒兒兩界通行之令牌也就罷了,萬一因此惡了師父與陰司的關係,那豈不是徒兒的罪過。”

陳元道:“你得罪了閻君,如何就惡了我的關係,到時候就留你在陰司做個小吏贖罪,與我無關。”

呃…

池明明一時真不知師父是玩笑,還是認真說話。

“嗬嗬。”

一陣笑聲輕輕傳來,像是一縷風一樣。

池明明先是一驚,慌忙四處轉身檢視,卻不見一個人影。

“小姑娘彆被你師父嚇住,我沒這麼可怕,哪裡就動輒降罪。”

池明明知是閻君來了,卻又不知閻君蹤影何在,隻得賭個運氣,隨意找了個方向,盈盈下拜道:“晚輩池明明,見過閻君尊神。”

噗嗤。

陳元忍俊不禁,伸腿輕輕踢她一下,指指高山道:“閻君在那呢。”

池明明這才知道自己猜錯了方向,俏臉一紅,重新行禮道:“閻君教尊神贖罪。”

閻君道:“無妨,我與你師父是忘年之交,而且你師父於陰司有大恩,你是他的弟子,也就是我的晚輩,不必拘束,把陰司就當自己家一樣。”

把陰司當自己的家…怎麼聽上去不像好話?

池明明心中嘀咕,但很快就被忘年之交四個字給驚住了。

往年之交,這說明師父和閻君是完全平等的關係,原來師父這麼厲害嗎?

她往日裡已經儘量把師父往高了去想,可還是沒想到會到這個地步。

忽然她心中一動。

與閻君為好友,於陰司有大恩…

她忽然想起一個人來,一個最近在江湖中傳得沸沸揚揚,可誰也不知其身份的人。

難道師父就是那人?

池明明瞪大了眼睛。

陳元道:“閻君尊神,此次前來是有事相求…”

“不必說了。”

閻君笑著打斷他的話道:“你們剛纔的話我都聽到了。”

閻君話音剛落,就見二人身前虛空中亮起縷縷毫光,很快光芒收斂,原地出現了一塊似玉非玉地黑色令牌。

令牌徑直飛到池明明身前。

池明明詢問著看向陳元,見他點頭了,這才接過令牌。

“有此令牌,下至九層地獄,上至森羅殿,通行無阻。”

閻君道。

池明明心神一陣激盪,連忙道:“謝閻君尊神,謝師父!”

討來了令牌,在徒弟面前狠狠出了把風頭,陳元心中也很滿意,說道:“多謝尊神成全,若無事,我二人先行告退。”

閻君道:“有一事還請先生注意,聽說嚴清已經令手下暗衛調查整個大周所有陳姓之人,先生還是要早做準備。”

這倒出乎陳元意料之外。

主要是這事也太不靠譜了吧,天下多少姓陳的,他查得過來嗎,就算查的過來,這個過程要得罪多少人,嚴清未免也太拚了吧。

陳元點點頭,向閻君道謝後,帶著池明明沿原路返回,很快又來到下面的廣場上,他在眾多門戶上巡視一會兒,終於找到同樣廣陽府的門戶。

昨晚他就向池明明和範陽,韓複等人打聽過,那座真武道場很可能就在岱山府隔壁的廣陽府。

帶著池明明穿過門戶,二人來到廣陽府城隍廟,與城隍寒暄一陣,二人走出城隍廟。

重新來到人間,池明明隻覺渾身一陣輕鬆。

陰司的氣氛,以及無所不在的幽冥氣,再加上閻君的威嚴,讓池明明感覺自己心頭像是壓了座大山,半點不得輕鬆,隻能亦步亦趨地跟在師父後面。

如今離了陰司,她的精神立即活泛起來。

她滿帶驚異地看向陳元,感歎道:“師父,原來你就是那個陳先生?”

陳元奇道:“你也聽說了陳先生?”

池明明誇張道:“UU看書 www.kanshu.com什麼叫我也聽說了,整個大周朝野有誰沒聽說,我還知道,大週上下,各山門,世家,幫派,陸陸續續都專門設立機構,就是為了尋找這位陳先生。”

她笑著上下打量了陳元半晌,說道:“師父,你現在可是金鑄身子,我要是把你的訊息說出去,下半輩子可就不用愁咯。”

“那敢情好,”陳元道:“什麼時候沒錢花了,你就去賣訊息,收穫咱倆平分,也不枉了師徒情分。”

兩人一路上說說笑笑,嘻嘻哈哈,向廣陽府外的真武道場走去。

走到真武道場外面,看著攢攢簇簇地人群,連綿恢宏的建築,兩人一時間傻眼了。

“師父,咱們怎麼調查啊?”

池明明問道。

陳元也不知道,他隻想著灰袍道人既然在此停留過,必定能留下些細節供他追尋。

誰知道這所謂的真武道場竟然這麼大一片,二人遠遠地飛身看去,這一片建築恐怕有幾百間房子,各種巍峨的神殿,不計其數的道人,以及更多的遊客,這上哪查去啊。

二人在山門前站了片刻工夫,早有測字算卦驅邪攘災的江湖人湊了上來。

“兩位客官有禮了,我看二位在這門前佇立良久,面有猶疑之色,可是有什麼心事,不妨過來讓貧道給你測算測算,貧道精通各種相法。”

八字鬍,瘦面頰,道士裝束的術士看了兩人一眼,說道:“尤擅長測算姻緣。”

兩人無奈地對視一眼,連忙擺脫了術士,跟著人群,一起走進這座真武道場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