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大周各地的城隍廟,格局一般無二,陳元早就熟悉到如自家庭院。

他帶著池明明穿過人群,徑直走向後院,最後在影壁前停下來。

池明明一路上都懵懵懂懂,心中猜測,難不成師父是想玩燈下黑的把戲,借城隍廟中人多眼雜來掩飾自己的意圖?

正想著,卻見影壁上有了動靜。

這影壁上有畫,畫的是城隍爺審冤魂,斷冤案的傳奇故事,不乏懲惡勸善的作用,也算是城隍廟的應有之義。

隻是此時那畫中之鬼卻好像活了過來,倏爾,一名鬼使跳了出來,驚得池明明暗中戒備。

她早知道城隍廟是陰陽通道,乃城隍爺的廟宇,可直到現在纔剛知道,原來城隍廟陰使出入陰陽兩界,竟然是這種方式。

真是長見識了!

陰使跳出來,見陳元竟然還帶著個人,不由得一怔,陽世人不入陰司,這是規矩,除了少數大神通者,誰也壞不得規矩。

不過陰使雖然位卑,可也知道,眼前這位爺身份特殊,自然無可無不可,祂也不敢多嘴,領了陳元二人就跳進影壁。

岱山府城隍鐘嶽,正帶著其下三司之長,以及下面中小鬼列隊迎接,見陳元身邊的池明明,也不由得愣住了,不知該怎麼處置纔好。

祂倒不是對陳元私自帶人進來有什麼不滿,隻是陳元身份特殊,而祂又不清楚池明明的身份,若是表現得過於熱絡,萬一暴露了陳先生身份卻是不好。

於是祂隻是淡淡說了聲:“來了?”

池明明一進到大殿,先是看到昏慘慘一片愁雲慘霧,隨後立即看到許多奇形怪狀的陰使面相凝重,直盯著她,不由得心中一凜。

她早就聽說,各地城隍廟的城隍都是頂級法相,而且,閻君的力量可以直接降臨城隍廟,要是這些鬼使心有惡意,他們師徒倆可不好脫身啊。

師父這是做什麼來了?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來了,借通道一用。”

鐘嶽道:“好說。”

頓了頓又道:“隻是通道不可擅借,陽世人不入陰司這是規矩,不可輕破,不知這位姑娘是?”

池明明不想師父為難,說道:“要不我就不進去了?”

反正她也不知道進去做什麼。

開始她還以為師父是要找地方傳她神通,現在看來,事情有些出乎她意料,如果師父真有要事去辦,她沒必要跟著去拖累他。

不過師父能去陰司,這倒真有些出乎她意料,自來隻有法身大神通者,被人認為超脫陰陽,不在凡塵,所以可入陰司,沒想到師父竟然也可以進去。

之前師父就說過,玉清門與陰司有些關係,現在看來,這關係不一般啊。

陳元搖搖頭,笑道:“鐘先生不用避諱,這位是我弟子,我正要帶她去見閻君大人,求一個兩界通行的令牌。”

此言一出,鐘嶽立即換上笑顏,其他感應,勾魂,報應三司長官,及其下眾小鬼,也都將臉上陰沉掃儘,一時間,大殿上氣氛竟出奇的活絡起來,不像是陰間,反倒像是陽世的市集。

池明明看得目瞪口呆,不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鐘嶽笑道:“原來是先生的弟子,我看她氣韻深厚,道意玄遠,果然是一代人傑之兆。”

“方纔不知姑娘身份,擔心暴露先生身份,不得已怠慢了姑娘,不要見怪。”

池明明還是滿頭霧水,可是隱隱明白,師父在陰司的身份非同凡響,她不敢托大,連忙道:“城隍爺言重了!”

鐘嶽道:“先生這邊請。”

說著帶陳元二人往後殿走去。

走進後殿,和雲州府城隍廟一樣,裡面有一塊漆黑的池子,陳元帶著池明明一縱身跳了下去。

等精神恢複後,池明明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個昏沉沉,霧濛濛的奇怪所在,這裡往上看,是無邊黑幕,看四周是遮蔽視線的煙塵,煙塵中靜靜佇立著許多門戶,她和師父就是從其中一扇門裡走出來的。

每扇門上都刻著地名,應該是大周各府的名字。

池明明心中一動,問道:“師父,你說的那個神通該不會是……”

陳元笑道:“沒錯,就是你想的那樣,隻要藉助城隍廟下通道,在大周各府騰挪隻在片刻之間。”

池明明哭笑不得。

怪不得這門神通不需要深厚的修為呢,說起來,這不就是抄近路嗎!

她心裡沒有絲毫輕視,這種近路可不是那麼好抄的,這裡面隱藏的東西,比一門穿梭青壤的神通可多多了。

池明明憂慮道:“師父,陰司畢竟有規矩,不許陽世人擅入,咱們這麼明目張膽地穿行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陳元笑道:“沒事,把規矩改改就好了,向閻君討一個兩界行走的牌子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算是個特例。”

陰司的所謂規矩,說到底不過是閻君的意誌罷了,閻君不想陽世人入陰司,那就有了這麼個規矩。

而對於陳元,祂恐怕巴不得他常常過來坐坐,一來可以用慶雲金燈給祂除除晦氣,另來也可以感受陳元道意,說不定能有所突破。

把規矩改改…

池明明張大嘴,怎麼也閉不上,心想你說改規矩就改規矩,陰司是你家開的?

咦?

難道師父是閻君私生子?

陳元哪裡知道她的心思,他召出金燈,照在她頭上,免得被幽冥氣浸染,隨後帶路往奈何橋走去。

奈何橋上的鬼魂比往日更多了,以前被帶下陰司的隻是些惡鬼冤魂,自從酆都城建立,那些心願瞭解後還因為各種原因不能消散的魂魄也被帶下來,經由陰司送往酆都城。

池明明頂著金燈,跟在陳元後面,沿著奈何橋往上走去,一路上好奇的四處打量,能進陰司,這可是彆人求不來的經曆,誰不好奇這個死後的世界呢。

一路上,眾陰使和鬼魂見到金燈光芒,如同見到解脫一切苦難的神靈,紛紛倒地跪拜,兩人絲毫不停留,很快穿過奈何橋,向最高處走去。

等路過森羅殿的時候,池明明略停下腳步,駭然地往下面看去,混濁的煙霧遮住了她的目光,可她還是清楚地聽到一陣陣哀嚎傳來,彷彿數千數萬人在遭受酷刑折磨。

陳元指點道:“那裡是地獄所在。”

池明明默默地點點頭,跟著陳元繼續往上走去,很快到了閻君面前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