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聽說要分開,韓複和沈瓊等人全都傷感起來。

四人都是初出江湖,池明明是他們遇到的第一個大前輩,修為高,而且名動江湖,早就被四人引以為榜樣。

他們都是些武道世家的子弟,彼此長輩都是故交,因此幾人纔會結伴遊曆,一方面增長見聞,提升境界,一方面也是在江湖中打出名頭,提振家族名望,結果離家後遇到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閻君教妖道屠村煉魂,四人差點當場被殺,幸虧池明明出現,救了四人性命。

之後他們就和池明明一同闖蕩江湖,如今已經近一年光景,這一年裡,無論在修行上,還是在江湖經驗方面,他們都得池明明教益甚多,雙方的關係在師友之間更近於師。

如今乍然分彆,宋有彩和沈瓊這倆情感豐富的,已經要哭出來。

池明明能感受到他們的心情,笑道:“何必作此扭捏之態,江湖兒女,江湖聚,江湖散,隻要不死,後會有期,你們幾個以後自己多保重。”

四人重重地點頭,已經有幾分哽咽之態。

在客棧休整一晚,第二天大清早範陽先離開了,他知道在岱山府有幾個知名的才子,有心交往,而且想勸他們和他同舉大事,因此急急地前去拜會,臨行前與姚映雪和韓複,宋有彩等人約好,半月後,五人把女人們送回家,大家去濟州省的首府濟陽府相會。

中午的時候,所有人都整頓好行禮,在客棧外面相會,池明明早就給租好馬車,近十輛馬車在客棧外面排成一長串,引得集市上的人紛紛圍觀。

等女人們都從客棧走出來,人群中更是爆發出一陣竊語聲。

這些女人經過昨天的沐浴梳洗,又換上新衣裳,一個個容光煥發,早就不比昨日,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注意,四十幾位妙齡女子突然紮堆出現,任誰都難以移開目光。

女人們走出大門,見陳元和池明明正在外面等候,全都收斂了笑容,鄭重地拜了下去。

她們都知道是誰把她們解救出來,對於這等天人一般的人物,她們無以為報,隻能在心裡默默祈請天地神祇,保佑他們平平安安。

陳元擺擺手,讓她們各自登車,隨後走到姚映雪面前,從懷裡去出一支簪子遞給她。

這簪子似乎黃金打造,卻有異彩流光,看上去十分珍貴。

姚映雪眼睛一亮,問道:“這是?”

陳元道:“你這一路,不知還有多少艱險,把這支簪子戴在身上,以後遇到危難,把簪子握在手中,默唸我名號,會有用的。”

姚映雪眼中生出光彩,笑道:“公子以前不是最怕麻煩,怎麼卻關心起映雪的安危?”

陳元搖搖頭:“此一時也,彼一時也。”

此一時,彼一時。

姚映雪在心中唸了幾遍,歡喜地接過簪子,戴在自己頭上,問道:“好看嗎?”

陳元點頭道:“好看,而且不俗氣。”

姚映雪嗔怪地看了他一眼,轉身和宋有彩等人上了車,向陳元招招手告彆,馬車緩緩啟動。

“師父什麼都好,就是在感情上,實在太不果決。”

眼看著馬車消失在長街儘頭,池明明歎息道。

“你不懂,”陳元笑道:“感情這東西,似有非有,雲遮霧罩的時候最好,一旦落實了,就不好了,有的東西就該給它放在天上,而不要把它拉到地下。”

池明明無奈地搖搖頭,心想師父倒是有些歪理,隻是不知道騙得了自己的心否。

“好了,把人都送走了。”

陳元道:“咱們也該散了,接下來你要去哪?”

池明明笑道:“我當然是跟著師父。”

陳元奇道:“你不是要去提升修為,不去閉關,卻跟著我做什麼?”

“正是要提升修為,所以纔要跟著師父。”

池明明道:“師父交給我的經文,我已經看過來,其中義理淵深似海,弟子難以參透,還要多向師父請教纔是。”

陳元點頭道:“也好,我正要去調查閻君教的道首,有你在身邊,做事的時候也有個幫手。”

池明明奇道:“師父不是說其中涉及法身嗎,難道師父有把握應對法身?”

“我哪有那能耐。”

陳元失笑道:“不過那位大人物剛被更大的人物打了一掌,恐怕不敢再在原處停留,咱們正好去探查探查。”

池明明聽得不甚明白,什麼大人物,更大的人物之類,

不過既然法身已經不在了,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,有師父在,法身以下,全不用避諱。

“不過,”陳元又道:“你不能再用現在的面貌出現,我估計你已經成了閻君教關注的重點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咱們過去調查,你一現身恐怕就要被人發現。”

“我先把變化神通傳你,過後你變化了相貌,再去,順便咱們玉清門片刻間縱橫萬裡的神通也是時候傳你了。”

池明明眼瞪得滾圓,這…這麼突然嗎?

她忐忑道:“師父,徒兒法相還沒過死關,能運轉這門神通?”

想要運轉神通,是有境界要求的,比如仙門五雷法,雖然九竅的時候就能用出來,可要想臨敵對戰,應用自如,至少要進入法相才行。

而師父所說的這門縱橫萬裡的神通,怎麼都像是法身專屬的神通,她一個還沒過死關的小修士也配得上這種高等級法門嗎?

陳元強忍著笑,一本正經道:“勉強夠用了,跟我來吧。”

說著帶池明明走出集市,往岱山府城隍廟的方向奔去。

池明明精神振奮地跟在陳元後面。

一路上,陳元先把變化相貌的神通傳給了池明明。

這門神通本是天賦,但是所謂天賦也不過是元氣運行的結果而已,他從中把運行法門解析了出來。

這門神通的法門並不複雜,這一路上,池明明已經能熟練掌握,很新奇地變化了幾個相貌,她已經能自如運用,以後也不用擔心她被閻君教的人輕易發現。

師徒兩人隻用了半個時辰,就趕到了岱山府城隍廟。

眼看著城隍廟在湧動的人群,鼎盛的香火,池明明滿心的疑惑。

師父不是要去傳她神通嗎,神通總要在僻靜的所在纔好傳授,怎麼反來了這人多眼雜的城隍廟?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