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灰袍身後隱隱顯出一條長蛇,身上生著肉翅,淩空盤旋,目光陰冷,盯著前面的妖道。

“原來是有客人,既然來了,也不打聲招呼,太失禮了!”

灰袍說著一掌探出。

陳元看到灰袍身後顯出怪蛇,立即意識到不好。

果然,灰袍一掌探出,陳元感覺到混沌中有一股恐怖的力量,循著他的目光疾速襲擊過來。

陳元心思急轉,忽然心中一動。

他手一翻,掌心多了一塊銀錁子,正是當初丁鋒交給陳媚孃的那塊。

陳元從銀錁子上捋出指向雲門山的因果線。

轉因嫁果!

混沌中的恐怖力量一時不查,順著陳元轉嫁來的因果,徑直奔向雲門山。

雲門山,朝天觀。

真武趙道玄正和李子厚喝茶,一邊商議朝天觀各種事務。

最近大周發生了許多變化,表面上似乎沒有引起什麼影響,實際上早就受到大人物的關注。

西川鬼門出現的所謂陳先生,自李子厚回來,趙道玄就在心裡記掛上了,他第一時間就想到那日他感應到的莫名道意。

必須要找到這個人,可無論他怎麼推算,卻怎麼也算不出半點蹤跡。

除了這位陳先生,雲光最近的動向也有點出乎他的意料,她竟然在絕境中找到了一點翻騰空間,看來大周姬姓的運數還沒有徹底敗光啊。

為這些事,朝天觀的兩位法身每天都要聚一聚,仔細思索和討論這些事究竟會有些什麼深遠影響,朝天觀又該怎麼預先佈置。

這天講完正事,兩個相處近百年的老兄弟自感慨時光不待,大道難期,趙道玄忽然眉頭一皺,看向身旁虛空,冷聲道:“不知死活!”

他感應道有一股力量,正從混沌中試圖降臨雲門山。

趙道玄不假思索,一掌印了過去。

這世間最為強絕的力量衝進混沌,立即把灰袍的力量攪散,之後力量不減,順著灰袍力量的開路浩浩蕩蕩反擊過去。

小屋中,灰袍感應到反擊過來的強橫力量,不由得變了臉色。

“走!”

灰袍提起妖道就向外衝去,眨眼間奔出十幾裡,回頭看時,小屋連同前面的真武大殿已經成了廢墟,隻有真武大帝神像巍然不動,似乎真有神靈護體一般。

灰袍臉色很難看,說道:“究竟是誰,這種高人不可能寂寂無名纔對!”

雲門山,朝天觀。

趙道玄看看自己掌心,有些疑惑道:“騰蛇?”

他在剛纔的力量中感受到一些熟悉的味道,似乎是騰蛇,可騰蛇怎麼會襲擊雲門山?

陳元一直隱於混沌中,旁觀著兩個法身的交手,見來自雲門山的力量輕而易舉擊潰灰袍,並且反擊回去,他不由得暗暗咋舌,怪不得人都道當世真武為世間第一,這般強橫的力量實在匪夷所思,恐怕也隻有深處陰司的閻君才能抗衡了,可閻君不能出陰司,所以還是真武強。

也就是說,這位實實在在陰陽兩界第一人。

不過這位第一人也夠冤種了,莫名其妙被他引火不說,還一掌毀了自家道場。

陳元不敢繼續窺伺,這種把戲偶爾用用還行,若是用得多了,被這些法身高人看破端倪,以後可就沒作用了。

陳元從靜定中醒過神來,心中盤算著。

這纔跟蹤妖道,收穫不可謂不大,見到了閻君教最高的道首不說,還知道了他藏身的地方。

灰袍老道被真武隔空打了這麼一下,恐怕不敢再在原地藏身了,他正好可以過去調查一下,說不定能有進一步的發現。

現在需要弄清楚的就是,那座真武道場究竟在哪裡。

這麼想著,陳元起身要走出房間,他對這個世界不太熟悉,池明明他們應該知道距此地千裡以內有哪些真武道場。

剛走到門邊,陳元忽然想起一件事,於是停住腳步,走到桌旁坐下。

他召喚出金箍棒,這根棒子實質乃是天地間精金之氣凝結而成,後又受他心神凝練,化為法相。

陳元心神一動,從金箍棒上抽出一縷金氣,隨後他從齊天大聖法相上拔下一根毫毛。

金氣包裹毫毛,最後化成一支髮簪。

陳元將髮簪收在懷裡,開門走了出去。

陪女人們出去買新衣,置辦東西的人都已經回來了。

池明明,範陽,韓複,沈瓊,張連,宋有彩,連姚映雪也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,幾個人正坐在大堂裡閒聊,面前的桌子上擺著桂花茶和香草酒,還有幾碟小菜,眾人一邊聊天,一邊喝酒,好不愜意。

“在聊什麼呢?”

陳元沿樓梯往下走,笑問道。

“東哥。”

眾人連忙站起來打招呼。

池明明笑道:“有彩妹妹正在猶豫,是陪映雪姑娘去送女人們回家,還是繼續去調查妖道。

“有彩妹妹,你還是和我們一起吧。”

張連不捨道:“咱們曆來一起行動,沒了你可不行。”

“是和我們一起,還是和你一起?”

沈瓊打趣道。

眾人都看得出張連對宋有彩有意思,不由得笑了起來,羞得張連滿臉通紅。

陳元說道:“妖道的事你們還是不要管了,uukanshu.com裡面有大人物,再深入下去,恐怕不是你們能承受的。”

池明明知道他剛纔是去卜算妖道去了,現在肯定知道了什麼,問道:“師父,究竟是什麼大人物,連調查都調查不得?”

陳元道:“清淨圓明體,萬劫不磨身。”

眾人悚然一驚,身上寒毛都豎起來了。

除了姚映雪,其他人都是修行者,自然明白這句話意味著什麼。

法身!

“閻君教背後竟然隱藏著這樣的大人物!”

韓複感歎道:“看來咱們的確不該再陷進去了。”

面對法身,退縮沒有任何不好意思的地方。

法身和法相不同,其神通越發玄妙不測起來,已經超脫了空間的約束,無處不有,無時不在,真正的人間之神,不入法身,任何人都隻能迴避。

不用再費心做選擇,宋有彩高興道:“韓大哥,張傻子,咱們一起陪映雪姑娘去送這些人回家吧,好不好?”

韓複笑道:“左右無事,我同意。”

沈瓊見韓複同意,她也就沒什麼意見,張連自然更加樂意,於是他們就這麼定下來。

“那明明姐呢?”

沈瓊問道。

池明明道:“天下無不散的宴席,我就不陪你們了,接下來我要花些時間提升修為了。”

她剛得了陳元送給她的經典,是時候好好體悟,將其融合進法相了,她的法相是自己領會出來的,沒有前人的經驗,必須拿更多時間來體悟,包括花時間創作出適合自己法相的手段,這樣對敵的時候纔不至於太受壓製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