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回到房間,陳元抬起右手,法眼觀照下,小指上一條極細極玄妙的絲線在輕輕搖盪,其中一頭伸展出房間,遠遠地不知指向何方。

正是妖道逃走的時候,陳元從他身上截下的因果線。

他倒要看看這妖道會跑到哪去!

他專門用勾魂鎖鏈去對付妖道,就是為了引起對方警覺,到時候他必定會向上面反應,而他也就有機會瞭解這個神秘教派的底細了。

陳元法眼淡漠地看著因果線,很快順著因果線看到了妖道的情形。

他正在全力地奔跑,雖然法相被陳元奪走,可沒有法相的法相高人,實力依舊可怕,狂奔起來,風呼剌剌直響。

大概奔跑了兩刻鐘,前面有連綿起伏的一片宏偉建築出現在眼前,妖道像是看到希望,又加快了速度向著那邊跑去。

陳元心中暗自計算,這妖道自從離開了臥虎寨,到現在差不多有四個時辰了,以妖道的速度,十二時辰跑出去怕不是有近千裡。

方圓千裡以內,哪裡有這般宏偉的建築,竟然不被人注意到?

陳元的視線繼續跟隨妖道,很快他心中納悶起來。

那片建築並不像他想象中那樣深處荒山,人跡罕至,反而熙熙攘攘,到處都是遊客,這些遊客男女老少都有,看上去都是普通人,而非閻君教的教徒。

難不成閻君教竟然是隱於市的類型,那這裡到底是何處?

在離那片建築還有段距離的地方,妖道聽了下來,他整理好渾身的衣服,邁起八字步,悠悠然向那邊走去,遠遠地傳來一聲悠揚的鐘聲。

鐘聲?

陳元心中一動,寺廟還是道觀?

很快他就有答案了,妖道走到那片建築大門外,抬頭往門額上看去,隻見上面四個大字:真武道場。

陳元眼神一凝,這可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。

嚴清發願要在大周各地建九九八十一座真武道場,這事他早聽說過,沒想到竟然以這種方式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真武道場。

閻君教竟然藏身在這裡,他們也太大膽了吧!

所謂真武道場,可不單單是一座破道觀,再加上幾尊神像而已,既然能稱為道場,那裡面就必定有真神,這裡是真武道場,裡面的真神就隻能是真武!

但凡道場中有什麼動靜,讓雲門山那位感應到了,他可以迅速法身降臨。

這幫閻君教徒是瘋了嗎,敢在老虎面前打窩?

陳元心中驚疑,但並沒有放鬆注意力,繼續跟在妖道後面,見他進了正門,輕車熟路地往裡面走,一路上也沒有人阻攔,反而經常見道場中的修士與他打招呼,顯然他在這裡是個熟客。

妖道走進真武大殿,對著真武神像恭敬地拜了三拜,隨後穿過大殿,到了後面的一個小房子裡。

房中坐著個身穿灰色道袍,高顴骨,凹腮,渾身枯瘦的老道,正是陳元先後兩次打過交道的法相的正主。

他早就聽池明明說過,所有閻君教法相都是同一副模樣,看來這個老道就是那法相的源頭。

妖道走進小屋,灰袍老道睜開綠油油的眼睛看看他,問道:“你的法相沒了,誰乾的?”

妖道撲通跪下去,磕了三個響頭,嚎叫道:“老祖宗,弟子差事辦砸了,弟子這條命不足惜,隻是為了給老祖宗把訊息傳回來,弟子這才苟活下來。”

灰袍老道冷哼一聲,說道:“是否饒你性命,我自有主張,哪裡要你在這裝慘,快說!”

妖道說道:“啟稟老祖宗,奪去弟子法相的那人,用的是魂書裡的勾魂索!”

灰袍老道眉毛一顫,問道:“當真?!”

“當真!”妖道說道:“隻不過那人說他的叫什麼生死簿,判官筆。”

此言一出,灰袍心中如同響起隆隆雷聲,他之前一直在心中醞釀,卻始終不能破殼而出的東西忽然明朗起來,可惜竟然是被他人說出這兩個名字,這就算是被人站了先手了。

難道有人在和他打同樣的主意?

不應該啊,要想打這個主意,可不能靜悄悄的,不做出些事業,怎麼走到那個位置?

“你可知那人身份?”

灰袍道。

妖道搖頭:“回老祖宗,弟子不知,不過有個人應該知道。”

“誰!”

妖道說道:“池明明,那人就是與池明明裡應外合,重傷了弟子。”

“池明明?”

灰袍道:“望月湖出來的那個?”

見妖道點頭,灰袍道:“早就聽說她晉升法相受阻,被秋水齋剝離了玄女道意,結果反而修成一種神女法相,還當她自己開了新路,看來是背後有高人。”

“老祖宗!”

妖道忽然鄭重道:“

弟子這就去把那池明明抓來,供老祖宗盤問,弟子願以此將功贖罪!”

灰袍瞥了他一眼,笑道:“行了,彆和我耍滑頭,你現在的狀態能不能贏池明明還難說,怎麼捉她?”

“放心吧,我不是不念舊情的人,你雖然辦砸了事,可過不在你,UU看書 kanshu.com這是有人在暗中盯上咱們了。”

“接下來你就去南邊伏妖城吧。”

“伏妖城,老祖宗要弟子去那邊可是有什麼差事?”

妖道問道。

灰袍道:“雲光那賤婢在西川收服了不少伏妖城官兵的心,如今大周正在十萬大山用兵,她打定主意要去伏妖城,想趁熱打鐵,收穫伏妖城的支援,你去那裡替我盯著,無論大事小事都給我注意到,時機到了,會有人找你。”

伏妖城是人類深入十萬大山第一城,大周特設平波將軍鎮守此處,帥十萬大軍,在十萬大山外圍戒備妖魔。

這十萬大軍,以及統帥大軍的平波將軍向來不參與各種朝堂爭鬥,之前在西川省鬼門,雲光公主的表現讓軍中將士全都佩服,而且她畢竟是公主,這些官兵再不介入朝堂爭鬥,總也是大周的官兵,是皇家的臣民。

本就是公主,又贏得了將士的敬佩,這種情感很快就變成愛戴,所以雲光公主決定搬去伏妖城,和那裡的將士共同深入大山,這種經曆能讓她迅速和這些人打成一片,到時候她也能有更多倚仗。

妖道聽聞囑咐,答應一聲,躬身就要退出房間。

“且慢!”

灰袍皺起眉頭,疑惑地看著妖道,總覺得他身上有些不和諧的地方,剛纔跪在地上還好,一旦站起來有所動作,立即發現他一行一動,與周圍天地有些縫隙,彷彿他人雖在此處,但他的“存在”的一部分被人擷取,留在了彆處,以至於他身上有些欠缺的地方,讓他看上去總有些不和諧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