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快看!”

姚映雪歡呼一聲。

陳元手臂被牽住,姚映雪扯著他飛跑到旁邊一個賣點心的攤子前面。

“陳公子,我要這個!”

姚映雪指著裡面一種捏成小老鼠樣子的小點心,歡喜地叫道。

那你買啊…

陳元眉頭一挑,老實地付了錢,接過攤主包好的小點心,遞給姚映雪。

姚映雪從裡面捏出一隻放在嘴裡,滿意地笑出來。

陳元奇道:“映雪姑娘身家钜富,這種小點心想買多少買不到,還這般饞嘴?”

姚映雪道:“你不懂,這種點心自己買的不好吃,要彆人買纔好吃。”

陳元笑出聲來,說道:“這是什麼道理?”

姚映雪吃了兩個,不捨得再吃,把點心重新包好,抱在懷裡,說道:“家父初到京城做京官的時候,職位不高,俸祿不豐,再加上京城花銷大,有段時間真是分外艱難,平日裡緊衣縮食不說,連房子被風吹破都捨不得修繕,結果老鼠就順著破洞跑了進來,有天晚上,我還在熟睡,就有老鼠爬上床榻,在我耳朵上咬了一口。”

說著她撩起耳邊秀髮,把一隻瑩潤的耳朵露出來讓陳元看,果然上面還有隱約可見的傷痕。

陳元心道,總算沒得鼠疫,不幸中的萬幸了。

“從那以後我就不敢睡覺了,”姚映雪繼續道:“總擔心會有老鼠把我吃掉,整晚整晚的哭。”

“後來家父就帶我買了這種小點心,告訴我說,吃掉這種老鼠小點心,以後家裡的老鼠就都怕我了,會躲著我哩,哪裡還敢咬我,當時我可高興了。”

陳元不自覺笑出來,這位姚大人他雖然沒見過,甚至都沒聽過,可從姚映雪的描述,他竟然如見其面,如聞其聲。

“那這個法子奏效了嗎?”

陳元問道。

姚映雪搖搖頭,說道:“沒奏效,反而因為我睡前常吃點心,床榻上落得到處都是,竟然引得老鼠紛紛光顧。”

噗嗤!

陳元忍俊不禁,笑道:“那後來怎麼辦了?”

姚映雪道:“後來家父惱怒,當著我的面,親自將家裡掃蕩一空,把老鼠都捉出來溺死,我這才知道,這些老鼠一旦從陰溝角落裡趕出來,其實也沒什麼可怕的,後來就能睡好覺了。”

陳元點了點頭,心想這姑娘性格裡的一點理想成分,總算是其來有自。

姚映雪繼續道:“不過,這小點心雖然沒作用,我卻從那時起就喜歡上它,建了春暉樓之後,我自己也買過些,可總覺得差了點味道,今天陳公子替我買下,才終於補足了裡面的缺陷。”

說完,她目光盈盈地看向陳元。

陳元不動聲色地把頭轉向一邊,姚映雪幽幽歎了口氣。

此後兩人似乎都減了幾分興致,閒走了一會兒,找去了池明明等人定下的客棧。

這時山上下來的女人們都已經被安頓好,各自回房休息,隻有幾個隨著池明明外出去成衣店置買新衣。

陳元和姚映雪剛走進客棧,裡面等候著的一個女人臉色一喜,向姚映雪奔過來,等跑到近前,卻忽然見到陳元,臉色不由得一白,轉身跑到一邊去了。

我有這麼可怕嗎?

陳元正心中納悶,卻忽然覺得這個女人有些面熟,腦海中靈光一閃,立即認出她來。

這女人就是他剛進秀房時,正被山賊欺辱的兩個女人中的一個,當時她赤著身子,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淩虐,如今見到陳元,想起當時情景,頓時難堪起來。

女人沒跑多遠,姚映雪追了上去,她先是安慰她一番,隨後交代她許多話,卻轉身回來,把陳元拿在手裡的諸多首飾,胭脂,絲巾,汗巾等物取過來交給女人,讓她代為轉交其他人。

陳元這才明白,原來這是買給其他女人的禮物。

姚映雪反身回來,見陳元正盯著她看,解釋道:“禮物雖小,總算是一份心意,這些女人剛脫離險境,正自惶恐難耐,能收到一份小禮物,也可以安心一些。”

陳元點了點頭,笑道:“我明白,和映雪姑娘相比,我倒有些汗顏了。”

姚映雪道:“若沒有陳公子救助,我還有這些女人,以後還不知道什麼下場呢,我隻是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,陳公子纔是做大事的人呢。”

陳元笑笑,引著姚映雪在客棧大堂角落的一張桌子邊坐下來,隨即叫來跑堂的夥計,隨意點了些吃的,下山的這些人都是從昨晚開始就沒進食,如今已經是中午,早就饑腸轆轆。

陳元胡亂扒了些飯,

卻發現姚映雪久不動筷子,抬頭看去,原來她已經倚靠在後面牆壁上,迷迷糊糊地睡過去,手裡還抱著方纔的老鼠小點心。

她被捉去山寨已經四天了,這四天裡她沒睡過一天好覺,精神早就疲憊不堪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隻是一直強撐著而已,如今得以放鬆,身邊又是她認為可以依靠的人,立即覺得難以支撐下去。

陳元輕手輕腳地把她抱起來,沿樓梯走上二樓。

整家客棧已經被池明明等人包了下來,反正用的臥虎寨的錢,他們也不心疼。

陳元把姚映雪送進她自己的房間,輕輕放在床上,正要將點心取走,卻見姚映雪雙手緊緊握住點心袋子,委屈道:“彆搶我的小點心!”

陳元抬頭看去,見她雙眼緊閉,峨眉蹙起,彷彿正在做什麼保衛小點心的惡夢。

他感到有趣,湊上去,說道:“好好,我不搶,那你分我一些。”

姚映雪半夢半醒間似乎有些猶豫,最後迷迷糊糊說道:“那好吧,分你一半。”

陳元伸手去拿,這次順利把袋子取出來了。

繡鞋脫掉,被子蓋好,陳元退出房間。

“這位會是師孃嗎?”

池明明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門外,揶揄道。

陳元沒好氣道:“小孩子彆管大人事。”

池明明笑道:“若論年齡,咱們還不知道誰大些呢。”

陳元不想接茬,說道:“我先回房去了,山上放走的那個妖道不知下落如何,我要去檢視檢視。”

聽他說起妖道,池明明立即認真起來,說道:“好,那我在外面給師父護法。”

她還以為陳元是有什麼占卜的神通,這種神通一般都需要十分寧靜的環境,不能有人打擾,所以通常需要有個護法在左右護持。

陳元沒有說破,點點頭走進自己的房間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