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不買東西就不能逛街了嗎?

姚映雪都蒙了,還從沒有人這麼問過她呢。

“做什麼都要有理由嗎?”

姚映雪峨眉微蹙道。

“當然,”陳元:“世界這麼多,事情又繁雜,若不給自己做的事一個好理由,什麼都做,哪來的這麼多時間。”

聽起來還蠻有有道理的…

姚映雪想了想,說道:“逛街可以買東西,那是求實用的價值,也可以不買東西,隻是到處走走,這是求玩樂的價值,生活既需要實用,也需要玩樂,若無玩樂,豈不是太沒意思了?”

“陳公子,陪映雪去玩好不好嘛?”

姚映雪抬著頭,狡黠地看著陳元。

陳元身子都要酥了,搖頭笑道:“這是個好理由,好吧,走。”

說著帶姚映雪往長街上走去。

姚映雪喜滋滋地跟著陳元彙進人潮中。

長街兩側的小攤販,叫賣著各種小玩意,姚映雪在一個賣頭飾的小攤前面停下,攤主看了兩人一眼,並不熱情,任姚映雪自己挑選。

姚映雪最近雖然有些落魄,可一身衣裳首飾都是以前買下的,攤主一看就知道價錢不菲,這種富貴女人多半看不上他家的便宜貨,不過隨便瞧瞧罷了。

姚映雪從攤子上掇起一支帶蝴蝶的髮簪,戴在自己頭上,問道:“好看麼?”

陳元端詳一會兒,點頭道:“真好看,就是款式有點俗氣。”

姚映雪得意道:“好看就是好看,哪有什麼俗不俗氣,俗氣的是品味和搭配,而不是東西。”

“老闆,多少錢?”

攤主沒想到生意真能做成,有些驚喜,吹捧道:“姑娘真有品味,您要是喜歡,給我二十文就好。”

姚映雪把錢遞給攤主,讓他把東西包好,隨後交給陳元,陳元無奈,把東西接過來。

“走,去下一家!”

姚映雪似乎興致很高。

一路走走停停,陳元身上掛滿了包裹,裡面都是些首飾,手帕,胭脂,絲巾,汗巾。

陳元無奈道:“映雪姑娘這是打算開雜貨鋪?”

姚映雪橫他一眼,說道:“我要開雜貨鋪,肯定招陳公子來做掌櫃。”

“既不開雜貨鋪,”陳元道:“買這麼多東西,你用的完?”

“你不懂。”

姚映雪笑道:“對女兒家,這些東西總不嫌多,用不完,放在妝奩裡,每天看看也是好的。”

陳元無奈搖頭,他是真不懂。

閒逛一會兒,陳元問道:“此間事了,你打算去做什麼?”

姚映雪一邊四處打量著,隨口說道:“我想把那些女人送回去。”

轉頭見陳元神色有些驚訝,姚映雪道:“怎麼,你又要怪我不自量力了?”

陳元搖頭道:“你對我有偏見。”

“你對我纔是有偏見。”

姚映雪委屈道:“放心吧,我都計劃好了,下山途中,我一直和她們走在一起,這才得知,這些女人中有幾個十分清醒,知道自己回去後多半沒有活路,所以決定留下來,利用分給她們的錢,一起合夥做個小買賣,以後相依為命。”

“在路上我和她們說了,要送其他女人回家,她們都表示願意一起,與韓複公子一起的那位宋有彩姑娘也有所心動,隻要我再去遊說幾次,想必能說動她,到時候我們一起行事,彼此有照應,不會有問題的。”

這個安排的確妥當,宋有彩雖然修為不高,隻有七竅,可對於普通人已經是能形成碾壓的差距,有她跟隨,姚映雪應該不至於有什麼危險。

陳元點頭道:“映雪姑娘真有一副好心腸。”

“不是我心腸好,”姚映雪歎息道:“隻是有些事我看得多了。”

“自小就知道許多姐妹一心想著贖身,哪怕是給彆人去做妾,哪知道有些人偏利用這種心思,嘴上說的花團錦簇,其實隻是想把人騙到手,等把人接回家,最初的幾個月還有幾分恩愛樣,過後卻開始拳腳相加,幾年積攢下的賣身錢也被人搶走,更有甚者,甚至連命都保不住。”

“我見慣了許多青樓女子夢想著被人贖身,可贖身後卻又一門心思想逃回青樓,所以後來我建了春暉樓,就是為了給她們庇護,讓那些嫁人的能有個退路,讓她們的婆家想要欺辱她們時能有幾分顧忌。”

“山上的這些女人也是一樣,她們是被擄掠來的,過錯不在她們,可有些人不會想這些,等回到家裡,等待她們的還不知道是什麼,到時候她們後悔了,再想走可就難了,

所以我纔想著要送她們回去,至少在她們後悔的時候,能給她們一條退路。”

陳元聽得一陣無言,看向她的眼神中多了幾分敬重。

這姑娘雖然偶爾有些理想主義,但真的是很讓人欽佩。

“ www.kanshu.com等把她們全送回去,你還要做什麼?”

姚映雪道:“應該會繼續和範公子到處奔波吧,我父親還有些故交好友,在世人心中也還有幾分重量,藉著這些遺澤,我或許能做些事。”

陳元沉默一陣,搖頭道:“朝堂的事波譎雲詭,你又何必為此勞碌。”

政治就是個大染缸,所以人都抱著一個極良善的心願跳進去,可出來的時候已經一身黑。

“可是我還能做什麼呢?”

姚映雪柔弱道。

陳元道:“忘了告訴你,林浩已經死了,你的身契我偷偷拿了出來,你現在可以回去了,以後沒有人打攪你,安生過日子豈不是好?”

聽聞林浩已死,姚映雪渾身一震,震驚地看向陳元。

林浩死了,身契卻到了陳元手裡,再想到他在山上時候的神通無敵,姚映雪隱隱猜到了真相。

她癡癡地望向陳元,問道:“陳公子希望我回去嗎?”

陳元搖了搖頭:“我沒有意見,這要看映雪姑娘自己的想法。”

姚映雪失望的收回目光,繼續往前走去。

陳元心中歎息。

他不是感覺不到姚映雪的心意,事實上早在雲州府的時候,他就能感覺到姚映雪對他態度與眾不同,此次相逢,隻是更加明顯了,更加露骨了。

隻是他還沒掙脫思想中固有的一些前世觀念,這讓他不能不處處顯得猶豫,而且他也還不確定,他是不是已經下決心給自己加一副擔子,這世界還大著呢,多一個需要守護的人在身邊,豈不就被縛住了手腳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