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大堂上審訊很快就結束了,男子被帶下去收押。

鄭小六交了差,走出縣衙。

剛走到拴馬的棚子,就見陳元正在那等他。

鄭小六笑道:“元哥,你沒走?”

陳元道:“事情辦完了,想回來看看案子怎麼樣,結果審訊已經結束了。”

鄭小六搖頭道:“嗐,沒什麼可看的,就是一個蠢蛋。”

“那蠢蛋祖上傳下來本有間壽材鋪子,家境也算不錯,可惜他為人爛賭,他老爹死後,鋪子交到他手上,很快就被他敗光了家產,還欠了一屁股債。”

“結果有天來了個老道士說是他爹的朋友,老道士給他一條赤尾魚,還教給他一個養魚的法子,說是按照那個法子養魚,就可以轉運,牌桌上戰無不勝。”

“那傻子就真聽了這鬼話,一直養著那條魚,結果那魚越養越大,最後連家裡都裝不下了,不得已,他隻好選擇把那條魚放掉,後來就惹出了那些事。”

“村子裡報了案,他擔心那條魚被捉住後,縣衙會查到他頭上,竟然又把魚收回家裡,你說這人腦子是不是有病。”

的確腦子不太好。

陳元啞然失笑。

不過其中一個點倒是讓他有些介意,那就是把魚交給男人的所謂老道士。

這不像是什麼易與之輩,他自稱與男人的父親有交情這事也不能當真,看上去竟像是專門引誘男人養妖的。

隻是不知道他的目的如何,又是何方神聖。

陳元沒有多想,和鄭小六一起回到除妖司。

晚間,他又進了神庭,魔猿腳下果然多了一幅畫,畫上是一條赤黑紋理交錯的怪魚。

這次他得到的神通叫“斂息術”。

可以讓人在水下長久停留。

這倒罷了,它的另一個功能是隱藏人的氣息,讓彆人沒法窺探到自身境界。

這卻是陳元急需要的東西。

他現在還處在一竅穴倒還不急迫,等境界提升了,他的氣息會無法抑製的散發出來,讓人無法忽視他的實力,到時候他就沒法隱藏了。

現在有了斂息術,問題就都解決了。

陳元滿意地從神庭退出來,修煉了一陣子,把體內殘留的一星半點妖物精元徹底榨乾,這才睡去。

接下來的半年陳元過得很平靜,每日裡除了執行任務,就是修煉。

這半年王中成沒有針對他。

倒不是王中成忽然良心發現,而是平陽縣出了大案,讓王中成忙得焦頭爛額,以至於顧不上他了。

從半年前開始,平陽縣接連有女子失蹤,等被找到後,這些女子臉上都是一片血肉模糊,倒像是被人把麪皮整個揭了去。

最開始遇害的都是些普通百姓家的女兒,王中成尚且不放在心上,隻令手下衙役四處查訪。

到後面,竟然連縣裡幾家有身份的鄉紳家的小姐也遭毒手。

這些鄉紳都是讀書人,誰沒幾個當官的同窗好友呢,王中成頓時壓力大了起來,不得已隻好自己親自介入調查。

這種時候,他哪裡還有心思注意小小的陳元。

他沒有關注陳元,陳元卻每天都在關注著他。

從縣衙回來的第二天,陳元就開始打探王中成的行蹤。

他掌握了王中成從自家府邸往返縣衙的路徑,也知道了他每天去縣衙的時間。

這些資訊大多是他之前做捕快的時候就知道的。

於是他隻要不用處理案子,每天都會找準時間,在王中成必經的路上等他。

那條路上有家茶館,他就遮掩了面容,遠遠地注視著他。

在彆人看來,他隻是個沉默的茶客,一邊喝茶一邊發呆。

實際上他正把五行琉璃盞擺在桌上,通過燈光注視著王中成的因果線,然後把那些因果線條,與他手中一隻逐漸雕成的小人偶聯絡起來。

這半年他的實力已經達到四竅,距離發動因果殺的界限已經很接近了。

琉璃盞可以承受超過他實力一個竅穴的反噬。

隻要再打通一個竅穴,他就可以咒殺王中成,徹底解決這個威脅,從此安安穩穩地苟在除妖司,有案子就去妖魔身上薅些羊毛,不亦樂乎。

唯一的難題在於,他現在已經不能輕易提升實力了。

每次吸收妖物精元,魔猿都會強盛一分,到現在,神庭中那根鎖鏈已經近乎極限了。

也就是說,他的儒術境界遠遜於武道境界,有點壓不住魔猿了。

不過這一點他倒也不太擔心,他直覺到這個問題應該很快就能解決了。

這半年來,他有空了就會去拜訪林源,向他請教儒術修行的問題,直到一個月前,林源收到府裡大儒來信,邀他去商議大事。

陳元聽林源說起,

似乎是天下又出現一位神秘的天才,建立了新的道統,引得天下所有教門和世家紛紛尋找。

這種層次的事距離他實在太過遙遠,陳元隻是聽了一耳朵,並沒放在心上,每日隻加緊修煉。

築基後,儒術修行其實就是通過讀書明理,默坐澄心來培養浩然氣。

尤其是讀那些與修士相合的經典,修士以什麼經典築基,就讀相關的書,效果最是明顯。

陳元沒告訴林源說他已經築基成功, www.uukanshu.com隻說自己與《義衡經》不相應,反而是那些有關天地大道的書最讓他感覺親切。

於是林源四處走訪,把能尋到的儒門論述天道的書,都尋來給他閱讀。

陳元每天誦讀,體內浩然氣增長很快,浩然氣每增長一分,他都能感覺到,混沌中的那個身影也更清晰一分,同時琉璃盞的燈光也明亮一分。

把林源尋來的書讀完後,陳元又發現一個更好的方法,把他能記住的前世儒道經典在心中反覆唸誦,效果要比讀這個世界的儒門書籍都強的多。

於是他開始改為每天回想前世所學,慢慢地,能記起來的內容竟然越來越多了。

他本想把這些內容都記錄在冊,以備記誦,結果發現,前世那些經典文章竟然無法落於紙上,勉強書寫,文義連貫的一段話寫成之後,紙張會立即崩解。

不得已,陳元隻好打消這個念頭,仍舊每天在心裡默唸,境界竟然瘋漲起來。

上個月他就到了第二重階梯。

今天他隱隱感覺,自己體內的浩然氣已經十分充盈,是時候登上第三個階梯,印刻第三篇文章了。

登上第三階梯,他的儒術就又能壓製住魔猿。

從這裡也能看出來,混沌中半隱半現的那尊法相,的確比魔猿要高至少一個層次,這樣才能越級去壓製魔猿。

隻是不知道那尊法相究竟是什麼,隻有到登上九層階梯,法相徹底顯現的時候才能知道了。

夜色已深,陳元跳出院子,往城外破廟奔去。